♥新KKK之家♥ » ♂♂文文发布会♂♂ » 【KT,架空】千年倒影之补天劫(69楼更新第十二回!本文完结!18周年おめでとう!)
«12 3 4567» Pages: ( 3/10 total )
本页主题: 【KT,架空】千年倒影之补天劫(69楼更新第十二回!本文完结!18周年おめでとう!)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寒塘渡鹤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783
威望: 281 点
现金: 70484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7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2-11
最后登录:2017-01-10

哈哈,刺猬!天雷?难道是来找二人麻烦的?还没开始甜不会就要来虐了吧?
顶端 Posted: 2015-03-31 16:04 | 20 楼
fanfanorange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22
威望: 50 点
现金: 2741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2(小时)
注册时间:2014-04-21
最后登录:2016-02-23

MA的代表動物很可愛呢
真的如小剛所想, 只要想像一下, 他們五隻在一起, 真的很喜感呢
哈哈. 期待, 期待~~
顶端 Posted: 2015-04-01 13:15 | 21 楼
堂本家の微微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51
威望: 126 点
现金: 58570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741(小时)
注册时间:2012-01-06
最后登录:2017-09-19

兔子,刺猬,那只领头的小白喵,想想真的很喜感
期待,更新
有这样相方真是件幸福の事
顶端 Posted: 2015-04-01 15:21 | 22 楼
小雨初晴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25
威望: 9 点
现金: 502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7(小时)
注册时间:2015-03-22
最后登录:2015-09-24

从微博追过来的,很久以前就看过灵猫系列,没想到居然还有新的故事,真的很喜欢MA,兔子、刺猬、猴子、田园犬意外的很符合他们各自的性格啊,还有带队的白猫。期待下文。
顶端 Posted: 2015-04-02 20:43 | 23 楼
大笨象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028
威望: 420 点
现金: 7790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8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5-12-16

啊啊啊啊啊啊,居然这个系列再开,抱住柳大大!!!超级喜欢这个系列啊!!!但是“妖”实在太虐了,幸好现代甜了回来    
总之!!!!
(☆▽☆)期待
(☆▽☆)期待
(☆▽☆)期待
(☆▽☆)期待
(☆▽☆)期待
(☆▽☆)期待
(☆▽☆)期待
(☆▽☆)期待
(☆▽☆)期待
(☆▽☆)期待
一如既往,就那样十年了~~

顶端 Posted: 2015-04-03 23:07 | 24 楼
长白.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51
威望: 14 点
现金: 7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2(小时)
注册时间:2012-08-18
最后登录:2017-09-05

默默蹲新问,脑补了一下一只喵带着不同种小动物的样子感觉被萌到了
顶端 Posted: 2015-04-05 15:00 | 25 楼
miko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06
威望: 318 点
现金: 55136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999(小时)
注册时间:2005-08-12
最后登录:2017-01-05

简直是太高兴了!!
很喜欢妖猫这个系列,以为再也看不全了,但是现在又看到大大重新整理和续写简直是高兴得跳起来!!
高兴的去看全文去
顶端 Posted: 2015-04-06 23:01 | 26 楼
柳和曦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天使
精华: 4
发帖: 1040
威望: 494 点
现金: 121653 老鼠夹
贡献值: 80 点
在线时间:1401(小时)
注册时间:2006-08-30
最后登录:2015-11-06

3

        天雷一事,刚记得从前在灵虚观修道之时,曾从古书上见过,亦曾听师父喜多川道长提及。天雷乃是上天震怒,专以击杀世间妖孽秽物。而对苦修多年的妖物精怪来说,天雷亦是他们命中注定的劫数,是为“天劫”。即便似光一这般修行千年、距离仙班仅有一步之遥,只要一日未曾升仙登天,便是一日的妖孽精怪。倘若遇上天劫,遭遇天雷轰顶,轻则损失数百上千年的妖力修为,重则当场魂飞魄散。

        听光一提及“天雷”,刚急忙问道:“那你是说,町田乃是遇上了天劫?”

        “不、并非如此。”光一解释道,“对于修行的精怪而言,天劫是有‘命中注定’的。每个人……我是说每个妖,何时遭遇天劫皆有其定数,且通常为一百年或两百年才有一次。町田上一次天劫是在二十年前,是我帮他化解的,断然不会在此时再度遇上。何况即便是他的天劫,又与整个九华山有何相干?”

        “如此说来,不是天劫?那又是怎么一回事?”

        光一轻叹一口气:“这我也说不清。还是等他醒来再议。对了,刚,天色不早,我们又从蜀地大老远赶来,你也累了吧?我去找些吃的给你。”

        “光一你不必麻烦,我不饿……”

        “不行!大半天未进饮食,你早该饿了!再说天气如此寒冷,饿着肚子,你会受不了的。你又不似我,不吃不喝也无妨。还是听我的,容我出去寻觅些食物。你留在此处,帮我照看一下町田,可好?”

        刚听了光一说的有道理,便点头答道:“如此也好。你去吧,我会好好照看他。”

        光一应了一声,道:“我会速去速回。虽说九华山是我的地盘,你还是当心些。”

        “嗯,我晓得,你尽管放心。”

        光一又点一点头,才恋恋不舍转身,一出山洞便不见了影子。没了交谈之人,山洞之中顿时安静下来。偌大一个山洞,一片黑乎乎的,刚心里不免有点小小胆怯。查看一番那只兀自昏迷的兔子町田,见他呼吸平稳,该是已无大碍,他便走出山洞,在附近捡拾树枝,打算生起火来,一来是为取暖,二来待光一寻了食物回来,也好料理烤制。

        刚早年在灵虚观时,本以素食为主。后来离开师门,虽仍做道士打扮,却已不在饮食上有所顾忌。漂泊天涯,居无定所,本就无法维持素食规矩,何况光一也不许他再吃素,总说他过于消瘦,逼着他多吃东西。但光一自己却对饮食一事毫无兴致。十年下来,刚的身形比早年圆润不少,光一却还是那副纤细的身段。

        洞口附近确有不少枯枝荒草,但全都湿漉漉的饱含水汽,有些甚至还披着一层白霜,根本不堪使用。捡拾了半晌,虽搜集来不少,却显然都派不上用场。无奈,刚只有姑且将这些潮湿的树枝抱回洞中,堆在那块石台旁,等光一回来再作打算。

        再看石台上,那只黄毛兔子依然昏睡不醒。刚抬手摸摸它的毛发,手感柔软温暖,呼吸也平稳安详,已无先前那番濒死呻吟的痛苦之感。看来光一确实救了他性命。十年来每每遇上危难之时,光一总说自己乃是妖孽之身、救不了“人”。然而今日,他却救了这同为妖孽的兔子。而平日对医术小有心得的自己,却断然不知该如何挽救一只生命垂危的兔子。刚从未像今日这般,深切感觉光一身上的妖孽之气,与凡人俗世的距离,竟是如此遥远。

        实则他很想问问光一、“你的天劫,又是如何?”两人虽在一起十年,亲密无间,相濡以沫,但光一从未对他提及自己的天劫。刚本来对此事也是一知半解,也就不曾问过。方才光一那样一说,刚耳中在听,心中却难免分神,想起了光一自身,既是修行千年,自然也该有数次天劫。不知他的每次天劫,都是如何躲过的?是否有人相助?是否吃过苦头?是否每次都能化险为夷?一旦思及,这些疑问便如鲠在喉,让他怎样都无法不在意。

        天色渐暗,山洞中已是漆黑一片。刚无法引燃那堆湿漉漉的柴火,只好把兔子塞在胸口道袍里,彼此取暖。过了大约一炷香工夫,只听洞口处传来轻响,光一的声音伴随一阵冷风响了起来。

        “刚,我回来了,你在何处?这洞里怎么这么暗……”

        “我在这里!”刚急忙迎上去,嘴里抱怨道:“谁叫你也不生火取暖,就急匆匆走了?这山上树枝柴禾潮湿得很,根本无法点燃。”

        “……一时着急,忘记了。”

        借助洞外淡淡月光,只见光一脸上神情尴尬,一只手上抓着一只鸡。刚笑着走近他,踮起脚尖亲了亲他的脸颊,只觉得光一脸上冰冷,周身带着寒气。

        “你身上为何如此冰冷?去了何处?”刚皱眉。

        “只在山中罢了。整个九华山,仿佛进入了隆冬腊月,山上一片死寂,连个飞禽走兽都找不到。”光一把手上的鸡拿给刚看,“没奈何,我只得去临近村落抓了只鸡、拿了几个馒头,这才回来得晚了!”

        刚一阵愕然:“你……偷了人家的鸡和馒头?”

        “才不是偷!”光一翻个白眼,“我有留下银两。实在是山上寻不见野味,没法子嘛!”

        刚一阵无语。光一早已大步走进洞中:“别理会那许多,赶紧生火做饭。你早饿了吧?我这就准备!”

        “……好吧。”反正这也不是头一遭了。比起同情莫名其妙被强行买走了鸡的农户,刚更为心疼光一付出的银两。他虽教会了光一该如何按照俗世规矩过活,但总教不会他“等价买卖”。光一付给人家的银两,每次总多出数倍。好在以他的本事也从不缺银两,久而久之,刚也放弃了教导。

        这功夫,光一早用法术引燃了刚搜集来的那堆柴火,又到洞外料理那只鸡。刚便用树枝石块垒了个简易灶台,等光一拿回拔毛开膛后清洗干净的鸡,便将鸡架在灶台上灼烤,馒头也掰开来烘干。山洞中也跟着暖和不少。

        忙碌过后静下心来,光一才想起兔子町田。扭头看看平台上空无一物,急忙问道:“刚,町田呢?哪里去了?”

        “哦……”刚也把自己怀里还窝了只兔子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急忙从怀中掏出兔头,道:“我都忘了……在这里!下午我觉得寒冷,便……”

        话还没说完,光一伸手一把抓住兔子耳朵扯了出来,怒道:“你怎能将他放在怀里!?”

        刚愣了一下,以为光一是担心町田的伤势。念及町田重伤未愈,而自己却将他塞入怀中,呼吸不畅,确是自己考虑不周,便诚恳道歉:“抱歉、光一,是我没有多加考虑。町田本就有伤在身……”

        没想到光一却打断了他,愤愤道:“就算他现在显出了原形,可他也还是修炼成精的妖怪啊!你怎能将其他男人放在胸口!?”

        “……”

        “以后可要记得!就算是兔子,他也是只雄兔子!”

        “……光一,被你这样说,町田太可怜了吧……”

        “规矩还是要讲的,这不是你告诉我的么?总之能被你放在胸口的妖怪,就只有我一个!再让我看见其它,一概格杀勿论!”

        “……”

        说着,光一将町田塞进了自己胸口。刚又是一阵无语。

        ——敢情放在你胸口就可以?

        “町田好歹也是你朋友吧……”

        “那是两回事!”光一霸道地说,“记住了么?要真是只兔子,我也不计较,但绝不能是可以变成人的兔子!”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这……”

        “什么?”

        刚一笑,将后半截话吞了回去,伸手拿下一块已经烘烤得香脆的馒头,掰作两半,递了一半给光一。

        “鸡肉还需再烤一会,先吃点馒头。”

        光一接过来,气鼓鼓地咬了一口,“哎呀”一声叫出来。刚“噗嗤”一笑。

        “烫到你那猫舌头了吧?急什么?慢慢吃。”

        猫舌头吃不了烫的东西。光一苦着脸,吐出半截小舌头,“嘶嘶”地吹气,幽怨地看着刚:“你故意的?”

        “怎么会?你真是疑心病!”

        “哼……”

        知道被小小地戏弄了一下,光一默不作声地闷了一会,好容易等馒头凉下来,才慢慢开始吃。那边,刚已经吃完了半个馒头,正在翻弄烤鸡。

        “刚……”光一幽幽开口。

        “嗯?”

        “你……不回道观去看看么?”

        刚身形一滞,手上动作停了下来,沉默片刻,低声答道:“不了。”

        “你的师父师兄,你不想念么?平素见你发梦,倒总是梦见他们……”

        “……还是不了。”刚扭头看着光一,淡淡一笑:“十年前好不容易得了师父他老人家的默许,准我跟你下山。倘若回去见了,他回心转意不许我再离开,岂不麻烦?师父他老人家的性子,原本便十分随意,拿捏不准的。”

        “是么……”

        “好了、光一,莫要想那许多了。鸡肉已烤熟,快来帮忙于我!”

        “……嗯。”


=======================================

虽然这个故事我不想写得很长……但貌似还是啰嗦了起来……

这篇里面,应该还是会涉及一些少女暗恋光一的情节,我会努力写得让大家能够接受~
欢迎光临晋江个人专栏!原创耽美《蔚蓝色的杀意》连载进行中!
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470275
顶端 Posted: 2015-04-08 15:13 | 27 楼
寒塘渡鹤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783
威望: 281 点
现金: 70484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7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2-11
最后登录:2017-01-10

    “以后可要记得!就算是兔子,他也是只雄兔子!”
  “总之能被你放在胸口的妖怪,就只有我一个!再让我看见其它,一概格杀勿论!”醋性也太强了,可怜的少女。
一点也不啰嗦,越长越好啊!
顶端 Posted: 2015-04-08 15:45 | 28 楼
柳和曦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天使
精华: 4
发帖: 1040
威望: 494 点
现金: 121653 老鼠夹
贡献值: 80 点
在线时间:1401(小时)
注册时间:2006-08-30
最后登录:2015-11-06

4

        这一夜,刚睡得颇有些不安稳。山中寒冷,更兼心中担忧,不知九华山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刚迟迟难以入睡。借着山洞中熊熊篝火,只见光一的睡颜忽明忽暗,端正的五官宁静安详,倒似十分安稳。即便睡梦之中,他也不忘维系自身妖力,在两人周围布下一道结界,既能抵御寒冷,又可保护安全。十年来四海为家,光一始终如此。

        刚不由想起当年。十年之前,自己还是个十六岁的青涩少年,便与这千年修行的灵猫妖怪相识相知、相恋相许。当年也不知为何,打一见了光一,他便有种“命里注定”之感。光一说自己寻寻觅觅,找了他千年之久。其实刚心里隐隐约约,也有种说不清的感觉,似乎光一也是自己在冥冥之中寻觅等待的那人,不管错过几生几世,不管自己几度轮回,灵魂深处那些永远不会被想起的记忆之中,似乎始终存在着光一的影子。

        所以当年,无论师父如何反对,哪怕被逐出师门,和敬爱的师父、亲爱的师兄们就此生离,他依然义无反顾。十年来跟光一在一起,他更是从没有一时半刻后悔过。此生的全部,全部的前生,似乎都在等待今生今世,与他相逢相恋的这一刻。

        光一,你到底是我的什么人?我到底是你的什么人?我们之间的渊源,真的如同你认为的那样,仅仅是千年之前的一面之缘吗?

        “睡不着么?”

        光一低沉的嗓音骤然响起。刚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险些惊叫出声。好容易遏制住尖叫的冲动,只见光一睁开深邃的眼眸,眼角上扬,眼含笑意。刚顿时明白他是故意惊吓自己,不由嗔怒,反问:“你也没睡不是?”

        “你一直在看我,叫我怎么睡得着?”光一眼中笑意更深,“既然你我都睡不着,不如我们……”

        刚一惊,急忙拽紧自己的衣领,一脸戒备:“你想做什么?可别乱来!还有町田在呢!”

        “我跟你开玩笑呢。看把你吓得!我有那么可怕么?”

        刚脸上一红,羞涩地别开视线。光一笑着揉了揉他的鼻子。

        “我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不过你先前看了我那么长时间,都在想些什么?”

        “……想你我当年初次在九华山上相见的情形。”

        光一神情微愕。刚笑着补充:“久别重逢,故地重游,难免想起来啊。你别多心。”

        “嗯,我知道……可是你,真的不用回去见见你师父师兄吗?十年来,你从未提过一句想回九华山,我总觉得……”

        “总觉得什么?”

        “总、总觉得……”光一别过脸去,“对你不住。”

        “你怎么会有这等想法?你有什么对不住我的?”刚惊讶道。

        “当年毕竟是我,拐你离开九华山的……”

        刚忽然大笑。这回轮到到光一遭受惊吓,埋怨道:“你做什么呀、刚?这深更半夜的……”

        “我笑你真是笨蛋啊、光一!这都多少年了,你怎么还有这种想法?”

        “可是你……”

        “好了好了,既然你这么诚恳,我明天就回去道观,拜见一下师父和师兄好了!”

        “哎?”光一脸上顿时神情复杂。

        “怎么?看你那表情,是不欲我去?”刚翻个白眼,“你这人就是口是心非,麻烦得很!你到底想不想我去见他们?”

        “我……”光一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我希望你能开心就好。我知道你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对师门感恩颇深。十年来因着我的缘故,害你和他们不能相见,你心里当然是想念的。我自然希望你能和他们见上一面,聊慰相思。只要……只要你还能回到我身边……”

        “傻瓜。”刚轻轻捏了捏光一的鼻子,柔声说,“我不回来,还能去何处?你啊,对我就这么没信心么?”

        “不是!当然不是,我只是……”

        “只是对自己没信心?”

        光一愈发尴尬,脸颊微微涨红。刚就着两人面对面躺在一起的姿势,凑上前去,轻轻吻了光一的嘴唇。

        “你放心吧,我哪里都不会去的。不管去哪里,我都要跟光一在一起。”

        “刚……”

        “所以,别再一个人胡思乱想了。有什么事,就说出来,我们一起分担、一起想办法,好么、光一?”

        光一凝视着他,不知道有没有明白他真正的用意,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因为很晚才入睡,也因为昨天颇有些劳累,两人都睡得很熟。然而睡梦之中,刚却逐渐感觉十分拥挤,像是有什么东西紧紧挤在身边,让他倍感不适,终于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却被眼前所见结结实实吓了一跳。还是那个山洞,还是那座石台,外面早已天光大亮,躺在自己面前的也还是光一那张见惯了的俊美脸孔,双目紧闭,呼吸平稳。然而光一怀抱之中,却赫然抱着一个从未谋面的青年男子!那男子年纪看似与光一相差无几,一头棕黄色的长发,松散地在脑后挽了个发髻,蜷缩在光一怀中,一只手还紧紧揪着光一的衣襟,一副酣睡正熟的模样。

        刚“呼”地一下坐起身来,顿时就清醒了。不过他并未急于声张,只是盯着好似恋人一般抱在一起熟睡的两人,头脑已从最初的惊吓之中冷静下来。回想起来,昨晚入睡之前,的的确确,这个陌生的青年并不存在。怎么忽然一个晚上,就多了这么一个大活人出来?而这山洞里除了自己和光一之外唯一的活物,便是那只被光一抱在怀里取暖的兔子町田。想必这个忽然冒出来的青年,十有八九,便是这么一回事了。

        想到这里,刚便冷静下来。不过眼见那两人睡梦之中如此亲密,心里到底还是不舒服。探过头去看看光一怀抱里,果然不见了兔子的踪影,于是便咳嗽一声,重重推了光一一巴掌,故意大声嚷道:“喂!光一!起来了,天亮了!”

        山洞之中,声响格外响亮。光一和那黄色头发的青年骤然遭受惊扰,不约而同皱起眉头。刚手下不留情,又使劲推搡光一,叫他起来。光一终于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眉头紧蹙,用鼻音浓重的声音小声抱怨:“干什么、刚……”

        “还说干什么,你自己起来看看吧。”刚翻了个白眼。

        光一懵懂了一阵,终于察觉到身边似乎有些异样。而那黄发青年也跟着醒了过来,自行坐起身来,看了看刚,又看看光一,愣了一下,抬手揉了揉眼睛,瞪大了双眼瞅着光一。光一看了他一会儿,因为睡眠不足而变得迟钝的脑袋才反应过来,低声说了句:“啊、町田,你醒了?”

        “光、光一君……?”青年声音发抖,身体也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真、真的是你?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嗯,是我啊。我回来了。”

        光一边说边坐起。没想到才刚起身,町田猛然抱着他的腰放声大哭。

        “光一君!光一君!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我还以为……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场面顿时变得微妙起来。刚本来还想假装吃醋捉弄一下光一,见这个名叫町田的青年是真的伤心,心里那点恶作剧的念头早就打消了,也不再说什么,默默起身站在一旁。光一也被町田弄得措手不及,抱着他的肩膀好一顿安抚,青年才止住哭泣,逐渐平静下来。

        “你也吃了不少苦头吧,町田?先前捡到你时,见你气若游丝、现出原形,我也以为不成了的。还好,总算是救回来了。你现在觉得身体没事了吧?”

        町田点点头,啜泣道:“多谢你、光一君。多亏你救了我!现在已没事了……”

        “那就好。”光一抬头看见刚,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刚笑了笑,轻轻摇头。光一的表情顿时显得轻松不少。

        “来、町田,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刚、堂本刚。刚,这便是我昔年在九华山的好友之一、町田慎吾。”

        刚和町田相互对视一眼,各自鞠了个躬。町田看刚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好奇、又带着几分羡慕,清澈的眼睛令刚印象深刻。

        “好了、町田,我一直在等你醒来。快告诉我,这九华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你会受如此重伤?秋山、米花、屋良他们,又在何处?”光一急急追问。

        町田闻言垂下头,语带哽咽,低声道:“我也不明白……我们都不明白……”

        “到底发生了何事?”

        町田轻轻摇头:“不知道。天气……是突然变冷的。光一君你也知道,重阳前后的九华山,远远不是降雪时节。然而重阳节的那一天,却忽然天降大雪,连下了七日七夜,山上奇冷无比,许多飞禽走兽、还有道行不够的一些小妖怪,全都冻饿而死。”

        光一脸色骤变:“怎会如此反常?那雪后来停了?”

        “嗯,七日之后,雪虽然停了,但天候异常却并未就此好转。九华山依旧冰天雪地,宛若极北荒蛮之地。我等在山上勉强度日,本以为是今年天候异常,但有一次秋山下山去寻觅食物,回来告诉我们,说就在山脚之下,气候便是完全正常的!仅仅是这山上,酷似寒冬。”

        这一下,不仅是光一,就连刚也吃惊不小。两人对视一眼,光一不解道:“这是什么道理?单单这九华山上,寒冷异常,又是为了什么缘故?”

        刚也摇头:“我也算是在九华山上长大,从未听过如此异常的天候变化。”

        光一追问:“那后来呢?”

        “后来,日子越来越难熬,我们几个开始四处查找原因,但始终不得要领。出了九华地界,便一切正常;一入山林,便如隆冬腊月。眼看着山中不少一道修行的同伴都支撑不住,纷纷逃离,我们几个便商量着,也打算离开此处。然而就在昨日,我等正商量着择日离去,一道雷火从天而降,我们四人无一幸免,被炸飞了开来。我似乎依稀瞥见秋山与米花跌下了悬崖,屋良不知去向。而我自己,也重重摔在地上不省人事。我只记得被天雷击中那一刻,我似乎在心中暗暗唤了一声光一君的名字……”

        “那声呼唤,我听见了。”光一眉头紧蹙,凝视着町田,“所以我才回来。抱歉、町田,我都不知道,九华山发生了这等变故。为何你们不设法联络于我?”

        町田偷偷瞄了一眼刚,低头道:“因为……不想打搅……再说我们也没想到,事情会如此严重……”

        “没错,此事当真严重,必须尽快设法解决!”光一一脸凝重,“再迟,恐怕这九华山上所有稍具修为的生灵,都会被屠戮殆尽、一个不留了!”


==================================================
看来今年的活动真的很丰富呢……希望到年末的团伙周期也能活动多多就好了

此文回帖不多呢,大概是写得不萌?
其实我也不知道咋回事,这篇的基调好像萌不起来……
可能是一开始就把灾难摆在了面前的缘故?

本文预定是个中篇,而且是典型的“事件型”中篇。我会尽量挖掘萌点的!
欢迎光临晋江个人专栏!原创耽美《蔚蓝色的杀意》连载进行中!
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470275
顶端 Posted: 2015-04-28 17:14 | 29 楼
«12 3 4567» Pages: ( 3/10 total )
♥新KKK之家♥ » ♂♂文文发布会♂♂

Total 0.013865(s) query 4, Time now is:02-20 16:3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5.3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