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KKK之家♥ » ♂♂文文发布会♂♂ » [DB狗血剧场]月蚀·第二十五章·乳香木(15)【222楼更新15!大篇幅小激情感动完结!】
« 1 2345» Pages: ( 1/27 total )
本页主题: [DB狗血剧场]月蚀·第二十五章·乳香木(15)【222楼更新15!大篇幅小激情感动完结!】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柳和曦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天使
精华: 4
发帖: 1040
威望: 494 点
现金: 121653 老鼠夹
贡献值: 80 点
在线时间:1401(小时)
注册时间:2006-08-30
最后登录:2015-11-06

[DB狗血剧场]月蚀·第二十五章·乳香木(15)【222楼更新15!大篇幅小激情感动完结!】

月蚀


第二十五章·乳香木


(1)

  “长野博!律师会面!”

  看守粗犷的嗓音和开动门锁的声响将长野博从沉思中惊醒。他抬起视线,淡淡地扫了一眼难得打开的房门,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来,跟着看守穿过一道道铁门,来到了看守所的会面室。不出意料的是他看到了身穿西装的藤木直人,而出乎意料的则是跟在藤木身边的另一个身影,竟然是一身正装的二宫和也。

  长野立刻就明白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于是他让自己镇定自若地走进会面室,没有表现出丝毫异样,用一贯的淡然态度对藤木打了个招呼:“又要麻烦您了、藤木律师。”

  藤木微微一笑:“您客气了,这是我的工作。今天我带了助手一起来,因为涉及到许多文件方面的内容。”

  二宫随即在藤木的示意下对着长野简单地行了个礼。长野略作回应。藤木又对看守说:“我要求和我的当事人单独谈谈。”看守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转身走出了会面室。从法律上来说,藤木作为辩护律师,确实有权要求和当事人单独谈话。何况,这间看守所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个陌生的地方。只不过在很多时候,彼此双方只是表现得似乎是在公事公办而已。

  看守离开之后,二宫立刻对着长野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九十度鞠躬礼,用肃然而低沉的声音说道:“您辛苦了、长野先生!光一先生要我代为向您转达歉意和问候。”

  长野原本平静如水的脸上泛起了一如既往的美丽笑容,轻声道:“呵!让光一惦记了,真是过意不去呢。不过二宫,很少见你这样一身装扮,看起来还真像个实习律师的样子呢!”

  “长野先生见笑了。您这几天还好吗?”

  “在这种地方谈不上好不好的。”长野苦笑了一下,“只是不知道这个案子到底会是个什么走向,还是不免有些担心啊!”

  “咱们坐下来谈吧。”藤木说,“虽说这里的看守我能搞定,不过,还是要抓紧时间!”

  长野和二宫双双点头、不再寒暄,三个人围着桌子坐了下来。长野看着二宫问藤木:“这样带他进来没关系吧?”

  “放心吧!不是说了么?这里的看守我能搞定的!”藤木胸有成竹地回答。

  长野点了点头:“那我就放心了。虽然我在这里什么都不知道,但还是能感觉出这次的事情似乎蛮棘手的,警方似乎没有轻易罢手的打算。”

  藤木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你的预感一点都没错、长野先生。这次的案子,地检和警视厅都有人在盯着,确实相当棘手。不过你放心,我们都在全力以赴!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这件事仅只局限于‘金融违规’的范畴!”

  长野郑重地点了点头:“这非常重要。我想不用我来强调,藤木先生你、还有二宫你们,大家都是非常清楚这一点的。”

  二宫也点了点头:“您说的一点都没错。光一先生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他让我转告您,眼下也只能委屈您了,但请您相信、我们一定会设法尽快让您从这件案子里脱身!”

  长野摇了摇头:“那还是其次的。我个人是无所谓,无非就是坐几年牢。我担心的是,这件案子会不会是被人盯上了、想要借此……”

  他用凝重的目光看看藤木,又看看二宫:“二宫,光一让你来,不会仅仅只是让你转达几句‘不必担心’之类的话。他是让你来为我‘解惑’的。所以、告诉我,光一是不是已经查出来了、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宫一瞬间面色微变。

  长野被从“近畿会”总部带走调查的次日,警方便正式批准了对他的逮捕,同时宣布立案,并公开宣布由警视厅搜查二课和东京地检特搜部联合调查。藤木今天是第二次到看守所进行律师会面。当时得到消息之后,他立刻赶到警署与警方进行了初步交涉。而在三天前首次在看守所进行律师会面时,他已将调查所得的情报及时告知了长野。长野对于有人匿名写信给地检特搜部的王牌检察官、证据确凿地检举“新世纪投资顾问有限公司”金融违规这件事同样感到十分惊讶,同时也有着深深的不解。被捕几天来,羁押中的长野也一直在反复思索有关事件起因的所有可能性,却总是无法自圆其说。因而当他看到二宫与藤木一同出现时,直觉便告诉他,堂本光一应该是找出了什么结论,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安排。然而看到二宫竟然在自己的追问下变了脸色,长野不由地心中一沉。

  “怎么?难道是很糟糕的情况吗?连二宫你、竟然都忍不住变了脸色……”

  “抱歉、我失态了。”二宫垂下头回答道,“不过,长野先生您说的没错,这对我们、对光一先生本人来说,都实在是一个堪称糟糕到极点的事实。我实在是很不愿意,经由我的口中来告诉您事实真相……”

  长野皱眉:“有这么严重吗?所以、光一才特意叫你来,而不是让藤木律师转述?”

  一旁的藤木微微摇头,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这件事实在是太严重了!我不是你们的人,不好乱说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二宫?不要再兜圈子了,直说吧!”

  “是,那么我就照实说了。”二宫深吸一口气,“正如我们大家猜想,寄出那封匿名检举信的人,一定是与我们有直接利益冲突的对手。然而情报本身的详尽程度却又令人匪夷所思而且不寒而栗。除非是来源于我们内部,否则不可能有如此精准的情报。”

  “没错。可是、这不可能!”

  “光一先生也认为不可能。然而在前天的‘尊龙会’新会长继任仪式上,‘尊龙会’的新任会长却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告诉了光一先生情报的来源。”

  “什么?泷泽告诉光一?这件事本来不就是泷泽那小子搞出来的吗?”长野难以置信地看着二宫,“我可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了!”

  “因为他是有目的的。”二宫冷静地直视着长野,“泷泽告诉光一先生说——情报的来源,是刚先生!”

  “什么!?”长野简直惊讶地要跳起来了。藤木劝阻他:“你听二宫君说完。我一开始听到的时候比你还惊讶呢!”

  “二宫你快说!到底怎么回事!”长野忍不住连连催促。

  “请您耐心地听我说完。”二宫继续说道,“仪式结束之后回到总部,光一先生就召集我们所有的高层干部开会。因为大家当时几乎都在场,所以一时间议论纷纷。但大家都表示泷泽这么说一定是别有居心、刚先生不可能会做对光一先生不利的事。光一先生便稳定了一下大家的情绪,表示会给大家一个交代,便散了会。不过,我被留了下来,继续进行一些相关工作。我能感觉得出来,虽然大家对刚先生的信任令光一先生颇感安慰,不过光一先生的心情却明显不太好。到了晚上,刚先生回来了,光一先生和坂本先生就跟刚先生谈了谈。我一开始先是被要求回避,后来过了大约一小时,我又被重新叫进会议室,光一先生要我调查一下刚先生一直在使用的那台笔记本电脑。我就是在那台电脑的硬盘上,发现有一小部分曾经被删除的数据,在大约一个月前又被重新修复了。而那些数据在被修复之后,又再度遭到删除。光一先生便要我将那些数据复原。结果……”

  二宫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沉默地注视着长野。长野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是无法遮掩的赤裸裸的震惊。

  “……结果、恢复那些数据所得到的资料就是被寄到东京地检的那些吗……?”长野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过度震惊的声音,“从……刚君的笔记本电脑里……?”

  “是的。”二宫给出了一个冷静而肯定的回答。

  会面室中一阵沉默。二宫的脸上波澜不惊,藤木一脸无可奈何。长野沉默许久,才喃喃地说了一句:“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啊……!”

  “没有人在开玩笑,但这一切却都像是在跟我们大家开玩笑!”藤木摇了摇头,“反正,你只要知道你刚才所听到的都是事实就可以了。其余的事,我们现在谁也理不出个头绪来。”

  “刚君怎么说?”长野又问,“二宫你知道吗?”

  “刚先生承认了。”二宫用平淡冷静的声音回答道,“我听说,刚先生对光一先生和坂本先生承认,那些资料是他从樱井翔那里得到的。樱井在临死之前,利用网络邮件的定时发送功能,将那些资料发到了刚先生的信箱里。刚先生就是因此才得知有关‘新世纪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的一些情况的。”

  “樱井翔……新世纪投资顾问有限公司……”长野思索着,随即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吗?所以,年初的时候刚君才会突然和光一闹翻、搬出总部?那些资料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一直在刚君的手里?”

  “恐怕是这样的……”

  “那资料又是怎么到了泷泽手上的?”长野苦笑一下,“你可别告诉我是刚君背叛了光一啊!”

  “那当然也是不可能的。然而正如刚先生自己所说,他的笔记本电脑在最近一年中并没有送修或者被盗,也没有长时间借用给他人的记录。因而我们推测,很有可能是在刚先生滞留香港期间,他放在奈良家中的电脑被人接触过。”

  “是吗……”

  “总之,无论过程如何,目前已经是这样的局面了,我们也只能接受现状。”二宫继续说道,“这是光一先生的立场。光一先生希望长野先生在了解实情的基础上,尽量不要迁怒于刚先生。刚先生并不是故意的。”

  长野大笑:“我当然知道!光一这么说,未免太不相信我了,我可是要生气的啊!——你就这么回去告诉光一。”

  “是。”

  “不过,”长野敛起笑意,“虽说大家也都知道刚君不是有意的,但会社里的议论恐怕还是少不了吧?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

  二宫略为迟疑了一下:“总的来说、还算可以。光一先生下了命令,禁止传播这件事的相关消息,也禁止随意议论。可是,消息多多少少,总是会流露出去的……”

  长野摇了摇头,轻叹一口气:“没办法。这么大的事,要让大家不议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我想,刚君和光一他们两个,心里一定都很难受吧。好不容易重新走到一起了,真不希望看到这件事令他们之间再度产生裂痕。”

  二宫和藤木双双无言。长野所说的,也正是他们两人心中不约而同的希望。但谁都不知道,如此脆弱的希望是不是有些过于美好和理想了。

  藤木又和长野谈了一些有关案子本身的情况,便结束了这次会面,带着二宫离开了看守所。发动引擎驶出停车场之后,藤木才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今天总算是一切顺利!老实说,我还是有点紧张的。”

  “辛苦您了,藤木律师!”二宫一边开车一边郑重地向藤木道谢。

  “尽力而为。”藤木笑笑,“也多亏了有你的协助、二宫君。这次和你搭档做事,我才了解光一在遇到一些复杂细致的问题时为什么总是愿意交给你去处理了。不仅仅是因为你精通一些电脑技能的缘故啊!”

  “您过奖了。”

  “不过话说回来,长野先生刚才说的没错,你们会社里的舆论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啊?我看光一脸色一直都那么差,像是心情很不好的样子啊。而这两天我到你们总部去,也都完全没有看到刚君……”

  “这该怎么说呢……”二宫轻叹一声,“光一先生虽然反复强调不是刚先生的错,但对刚先生心怀芥蒂的人还是有的,私下里、也有些议论。包括干部当中,反应强烈的也不是没有。刚先生这几天都在避免出现在公开场合,听说每天都早出晚归的,尽量减少在总部出现的机会。而光一先生也绝口不提刚先生的事。老实说,总部里的气氛确实有些糟糕,尤其是一下子少了长野先生,大家都感到很不安,但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至于最关键的刚先生与光一先生之间的状况,就更不是我所能了解到的了……”

  藤木边听边缓缓点头:“变成这样也是没办法的……不过、可真是用心险恶啊!那位已故的樱井君。人都快要死了,临死之前还埋下这么一颗核弹级别的种子。看到事情终于如愿地发展到这个地步,他躺在坟墓里都能笑出声来吧!”

  二宫咬了咬牙,沉默着没有回应。

  “对了,听说光一把福山雅治接到了大仓医院是吗?”

  “是的。这件事,光一先生也在昨天的临时干部会议上进行了说明。”

  “哦?光一把这件事也公开了啊?”

  “……总要给大家一个交代,让大家明白为什么泷泽会掌握到刚先生手中握有资料这个情报。否则,事情的前后发展出现了逻辑上说不通的空白,会社内部的舆论将会对刚先生更加不利。”

  “嗯、有道理。果然是光一啊!”

  “而且福山先生在大仓医院将能够接受到最好的治疗和最全面的安全保护,这对他本人也不是什么坏事。”略略停顿片刻,二宫又问:“藤木律师您认识福山先生吗?”

  “嗯……不能算是认识、可也不能算是不认识吧。”藤木回答道,“他在检察官时代,我倒是和他打过几次交道。检察官和律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算是对立的吧,尤其是像我这样的律师。不过,比起木村,福山这个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所以跟他做对手的话,会没有那么累。”

  “您指的‘可能性’是……?”

  藤木微微一笑:“理解我这种律师的立场的可能性啊。”

  “原来是这样……”

  “不过,我以前就听说福山和木村的交情挺不错的。所以在我看来,也许有必要,和这位小说家福山先生谈一谈……”

  “……如果您想去的话,我可以先请光一先生和医院方面打个招呼。”

  “啊、不,我不是说要现在去。现在咱们还是马上回我的事务所,再与警视厅方面交涉一下。还有刚才和长野先生确认过的事,也必须尽快落实才行。不好意思、二宫君,今天恐怕还是要你整天都陪着我了。”

  “这是应该的。我的任务原本就是全方位地协助您处理这件案子,您对我这么客气会令我感到惶恐的。”

  “好吧、那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咱们赶紧回事务所吧、二宫君!”

  “是!”

  二宫提高了车速,车子平稳而快速地行驶在东京街道上。今天是周五,是工作周的最后一天,却因为一连串接踵而来的变故,而使得这个工作周显得无比漫长。暂时中止交谈的两人各自整理着脑中凌乱的线索,沉默地朝着藤木位于赤坂的律师事务所驶去。

=============================================
貌似好像不能进行格式编辑……也不能发表情图案……不开心。。。。。

本文在朝着“完结”的方向加速前进咩哈哈哈哈!!!!!!!!!!!!!!!!!!

祝大家看con愉快~

阿姨今年不能去了。。。。。。。。。。。。。。。。。

T——————————————————————————————————————T

明天也会更。

有con的日子都会更~

~~~~~~~~~~~~~~~~~~~~~~~~~~~~~~~~~~~~~~~~~~~~~~~~~~


[ 此贴被柳和曦在2014-02-14 11:11重新编辑 ]
欢迎光临晋江个人专栏!原创耽美《蔚蓝色的杀意》连载进行中!
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470275
顶端 Posted: 2013-12-22 15:06 | [楼 主]
北冥妖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
威望: 97 点
现金: 53886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2(小时)
注册时间:2006-12-24
最后登录:2015-03-19

沙发~~~~~~~~~~~~~~~~~~~~~~~~~~~~~~~~~~~~~~~~~~

哦哟……
终于看到了要完结的苗头!大炸弹也终于爆炸了!但是我相信KK既然达成了要努力一起走下去的共识,一定会排除万难相互理解解决一切问题,走向幸福!!!

PS,我觉得这一篇也算是主线了吧。。。
有CON的日子都更什么的太美好了~~~
顶端 Posted: 2013-12-22 15:14 | 1 楼
kiki714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886
威望: 348 点
现金: 70138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282(小时)
注册时间:2004-08-01
最后登录:2018-06-30

太好了在今天看到這個的更新,又看到要邁向完結也很開心,在con的日子都會更
真的太好了,希望光一和剛快點芥蒂去除,好好在一起解決問題

con都不能參加,希望可以順順利利的完成,能有很多的粉紅
顶端 Posted: 2013-12-22 16:55 | 2 楼
db樱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36
威望: 69 点
现金: 5708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39(小时)
注册时间:2012-03-30
最后登录:2018-05-09

终于要到结局了,既然决定了两个人一直在一起,就没什么解决不了的困难吧!
还是要请柳大手下留情,快点解决问题就lovelove的在一起吧^o^!!
二位爷永远的大Fan
顶端 Posted: 2013-12-22 18:43 | 3 楼
pipi0106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11
威望: 29 点
现金: 5431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32(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24
最后登录:2016-09-10

謝謝柳大的更新,讓我能慰藉一下沒能去看con的低情緒.辛苦您了!期待更新.
顶端 Posted: 2013-12-22 20:21 | 4 楼
百日草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54
威望: 129 点
现金: 59372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055(小时)
注册时间:2007-12-25
最后登录:2016-08-17

\^O^/更新了!柳大不要下手太狠,小虐怡情
旁人如何看,我不管。
笑也好,看不起也罢,
我只是不想失去他。
顶端 Posted: 2013-12-22 21:08 | 5 楼
nanke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13
威望: 135 点
现金: 59174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200(小时)
注册时间:2011-12-05
最后登录:2015-02-24

这次场刊场限都很美貌呢而且看repo也很欢乐还二安了
谢谢柳大开新章庆祝,嘛,希望刚能顺利度过这次“信任危机”吧o>_<o~
顶端 Posted: 2013-12-23 04:17 | 6 楼
奈良妖精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8
威望: 12 点
现金: 52114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48(小时)
注册时间:2012-08-06
最后登录:2015-05-26

等更新!又期待完结又觉着完结了太寂寞。。。
等问题解决lovelove
顶端 Posted: 2013-12-23 08:23 | 7 楼
柳和曦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天使
精华: 4
发帖: 1040
威望: 494 点
现金: 121653 老鼠夹
贡献值: 80 点
在线时间:1401(小时)
注册时间:2006-08-30
最后登录:2015-11-06

(2)

  “好了、相叶君,可以起来了。”

  听到扩音器中传来的大仓忠义略显低沉的嗓音,相叶雅纪呼了一口气睁开眼睛,从脑CT检查台上坐了起来。

  “总算结束了!每次做这种检查,就算深信自己没有问题,也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感到紧张呢!”

  身穿白大褂的大仓忠义笑了笑,推开检查室的门,将相叶带了出来。

  “到我办公室坐坐吧?你的报告应该很快就能出来。”

  “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说起来还真是很久没跟医生你见面了呢!”

  大仓笑了:“那不是一件好事吗?”

  “嘿嘿!说得也是呢!”

  对于相叶来说,像这样到大仓医院来进行检查,确实已经时隔许久。仔细推算起来的话,大概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到医院来过了。这确实是一件值得高兴的好事。毕竟,不需要到医院检查,就代表着拥有健康正常的身体状态。任何人都不会对医院产生什么留恋。

  而相叶今天之所以会来医院,一方面是因为确实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行过常规复查了,另一方面,也是他感到自己最近有些神经衰弱的迹象,睡眠不好、心浮气躁,感觉做什么事都静不下心来,处于一种非常烦躁的状态。他暗地里担心自己应该已经治愈的病症是不是出现了复发的征兆,但是又不愿意对二宫说、不想让他为自己担心,便决定一个人到医院来检查一下。刚好,二宫最近因为要协助藤木直人处理长野博的案子,每天都早出晚归,两个人几乎没什么时间在一起,因此二宫对于相叶的烦恼几乎毫无察觉。相叶便联系了大仓忠义,利用周末的时间进行一次全面的脑部检查。

  闲聊了一阵之后,助理医师送来了相叶的报告单。大仓仔细地看过之后,抬起头来对略显紧张的相叶说:“放心吧。检查结果告诉我,你的身体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所有的指标都是正常的。而且,也没有旧病复发的征兆。”

  “太好了!”相叶终于打从心底松了一口气,随即又眉头一拧:“那我这几天老是觉得很烦躁,又是怎么回事呢?”

  “会头疼吗?”

  “头倒是不怎么会疼……”

  “像以前那样发作起来会昏倒的疼痛,自从上次出院之后,就完全没有出现过对吗?”

  相叶点了点头:“没错。自从上次出院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过像以前那种头疼得甚至会昏倒的情况了。”

  “那就跟你以前的病情完全没有关系。”大仓用温和亲切的口吻说,“你之前的病,原本就是精神层面上的,是由于精神上的强烈刺激和巨大创伤导致了神经系统的自我封闭和自我保护。随着导致精神创伤产生的根源彻底消失,你也就自然而然地痊愈了,而且几乎不太可能会复发。”

  “是吗?听医生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相叶笑了笑,“老实说,我这几天真的很担心是不是旧病复发呢……”

  “你这段时间应该是很累吧?”大仓随意地问道。

  相叶迟疑了一下,点头承认:“虽说也谈不上特别劳累,不过最近事情很多倒是真的。”

  “嗯。”大仓点了点头,“恐怕你在精神上也有很大的压力吧。再加上原本就有过病史,精神压力造成的影响会更加明显。我看你目前的情况还用不着吃药,多注意休息、调剂心情,失眠、头疼等症状就会自然消失的。如果实在不行,你再打电话给我,我帮你开点镇定神经的药。你觉得怎么样?”

  “行!就按医生你说的办好了!”

  “这样你就能放心了吧?”

  完成了诊断的大仓笑眯眯地将检查报告递给相叶。相叶却没有收下。

  “医生,这报告还是放在你这里就好,我不带回去了。”

  “哦?觉得没必要吗?”

  “也不是啦……”相叶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不想让Nino知道我到医院来过的事。要是被他知道,又该胡乱担心了,很麻烦的呀!”

  大仓哑然失笑:“是吗。那我明白了。报告就放在我这里好了,我也不会告诉二宫君你来做过检查的事。你放心吧!”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医生!”相叶发自肺腑地真心道谢。

  大仓浅笑。以前相叶的记忆尚未恢复、定期来医院进行诊断和治疗时,几乎每次都是由二宫和也陪同。二宫那幅如临大敌的样子比当事人相叶自己还要紧张得多,作为主治医师的大仓再清楚不过了。想来对于现在已经恢复了记忆、走出过去阴影的相叶来说,再被那样紧张地对待、小心翼翼地关切,他自己从心理上也不愿意接受吧。

  相叶又和大仓聊了一会儿,便开口告辞。没想到两人刚刚起身准备离开办公室,大仓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响了。大仓示意相叶稍等自己一下,拿起了电话听筒。一边听一边点头、回答了一句“明白了”、放下电话之后,他扭头对相叶说:“光一先生来了,马上就该到这间办公室了。”

  “哎!!??”相叶瞪大了眼睛大叫,“光一先生怎么会突然到这里来!?”

  大仓忍不住一笑:“怎么?他不能来找我喝杯咖啡吗?”

  “呃……不是……”

  “再说,现在正在我们这里住院治疗的,不是对你们来说很重要的一位相关人士吗?”大仓微笑着看着相叶,“我想,相叶君你的精神紧张和疲劳,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最近你们会社里的事吧?”

  相叶的神情不由地黯淡下来:“还真是被医生你给说中了!看来我刻意不想在你面前提起似乎一点意义都没有。医生你知道的,恐怕比我还要多一些吧?”

  大仓摇了摇头:“我只知道一些对于治疗病人来说绝对必要的信息、以及光一先生认为告诉我也没关系的事。但我至少知道,这件事情无论是对光一先生也好、对你们这些下面的人也好,都是一个十分巨大的冲击。所以你今天来找我,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相叶君你的神经,原本就比其他人要来得敏感纤细啊!”

  相叶黯然无语。

  泷泽秀明在继任仪式结束后说的那些话,是当着光一本人以及“近畿会”几乎全体高层干部的面说的,相叶自然也在场。当时,他和其他人一样,对于这种明显带有挑拨意味的发言感到不齿,并且理所当然地认为泷泽是在胡说八道诬陷堂本刚。“刚先生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来!?”——这是相叶和大部分干部的共同认知。在回来之后的临时会议上,他也和大家一样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和观点。然而会议结束后,当他依然带着愤愤不平的口吻与二宫谈论这件事的时候,他才发现二宫的看法和自己并不完全一致。

  “我不认为泷泽只是毫无根据地随口乱说。就凭刚先生和光一先生之间的关系,这种程度的挑拨根本不会产生任何效果,泷泽不会不明白如此简单的事实。所以,泷泽既然能说出那样的话来,就代表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当时相叶对二宫的话根本不以为然,并且对于他事实上是在怀疑堂本刚感到十分生气。后来他才明白,其实堂本光一的思考方式和二宫如出一辙。光一本人同样认为泷泽如此有把握的断言绝不会是空穴来风。那天晚上二宫凌晨才到家,回家之后告诉一直在等他的相叶说,上午要在总部紧急开会、说明昨天那件事。在相叶的反复追问下,二宫才将晚上的经过简略地告诉了他,告诉他说堂本刚承认了自己手上确实有资料,而经过技术层面上的调查,那些资料从堂本刚的笔记本电脑中被泄露出去的可能性也是完全存在的,从而在事实上将整个链条衔接了起来。相叶当时的感觉,说是犹如晴天霹雳是一点都不过分的。

  “为什么!?为什么刚先生会有那些资料?他怎么能接触到我们的内部核心资料呢?这完全不可能啊!!怎么可能是刚先生呢!?刚先生和光一先生明明是那么互相喜欢着的!我绝对不相信刚先生会背叛光一先生!!”

  面对他情绪激动的追问,二宫也只能无可奈何地回答:“抱歉、雅纪。你的疑问,其实也是我的疑问。”

  相叶一夜未眠,带着这些反复思索而无果的疑问。二宫也几乎没怎么睡,相叶不知道他是受到了自己的影响,还是他本身也满腹心事的缘故。次日早上九点,他们果然接到了总部打来的电话,召集干部们十点半到总部召开紧急会议。光一在这次紧急会议上宣布了事情的初步调查结果,告诉他们说资料确实是从堂本刚手中泄露出去的,但事情本身并不是堂本刚本人的责任。而他所掌握的这份资料的来源,则是早在一年前死去的樱井翔。是樱井翔在临死之前将当时从“近畿会”的主机电脑中窃走的资料发送到堂本刚的电子信箱中,资料随即在堂本刚的电脑里沉睡了整整一年,直到无意中被泷泽获知消息而设法窃取。

  实话实说,当听到“樱井翔”这个久违的名字再度出现时,相叶受到的冲击是更为强烈的。和其他的同僚们一样,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的根源竟然出自于一个已经死去整整一年的人。一年前播下的恶意的种子,在一年后绽放出了残忍的花朵。只要设身处地地去想一想临死之前的樱井翔的心情,相叶就感到一种不寒而栗的毛骨悚然,从头顶一直贯穿到脚底。

  震惊之后是恐惧,恐惧于樱井翔直至生命终点依然不肯放弃的处心积虑,恐惧于时隔一年之后再度感受到的超越时空的阴影的存在。而恐惧之后,则是一种深深的愧疚。对会社、对光一、更是对堂本刚。他觉得自己和二宫在这件事上是有责任的。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两个,樱井翔也许不会这么穷追猛打吧?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当时在别墅里没有阻止他,堂本刚也不会平白无故地被牵扯进这场恶意的游戏当中吧?

  ——当时、不应该同情他的!当时直接在大家面前杀了他就好了!不要给他最后的时间就好了!……

  相叶无法阻止自己这种后悔的想法。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当时之所以没有给受伤的樱井最后一击、让他还能有时间发送邮件、引爆别墅,归根到底,是因为自己内心深处对樱井翔曾经的爱恋,始终没有因为他对自己的伤害而彻底消失。

  结果到头来,自己这份无法彻底斩断的心情依然被利用了。樱井翔并没有因为自己迷惑而有所悔悟,反而利用生命中这最后的十几分钟,布置了一颗即使在他自己死后也能随时被触发的核弹。

  精神上的负荷大概也是由此而来。相叶无法将自己内心的这份煎熬说出口,甚至连对二宫,他也感到难以启齿。然而他敏锐的直觉告诉他,二宫内心的真实想法,其实并不比自己轻松多少。他和自己一样,同样对于始作俑者是樱井翔这件事,打从心底地感到愧疚和悔恨。

  而且更加令相叶感到吃惊的,是在中下层组员之间迅速传播开来的流言。光一并没有严格禁止会社中对此事的议论,二宫说是因为光一自己也明白,如此重大的事态是不可能全面封锁言论的,那样反而会对会社中的人心凝聚产生负面影响。然而即便如此,风生水起的流言和议论依然令相叶感到震惊。当他听到连自己的部下都在议论“检举长野先生的资料文件是从刚先生手中泄露出去的!”“刚先生偷偷握有能够左右咱们‘近畿会’生死的核心机密资料、却连对光一先生都一直瞒着!”这种话题的时候,他感到自己再也无法忍受了。他决定必须去做点什么!哪怕在这件事上自己其实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然而突然之间在医院里遇到光一,却是相叶始料未及的。就算是想马上跑掉,时间上也来不及了,他只能硬着头皮和大仓一道在办公室里等待光一的到来。果然,走进办公室的光一看到相叶在场,也不由地露出了意料之外的表情。

  “早、早上好!光一先生!”

  “相叶,你怎么也在啊?”

  “十、十分抱歉!我不知道您突然来访,失礼了!!”

  “这倒没什么。不过,”光一打量了他一下,“你为什么到医院来了?身体不舒服吗?”

  “不不不!我没有不舒服!只是有一点头疼罢了!大仓医生说没有什么关系!”

  光一露出了有些微妙的表情。有点头疼,那其实还是身体不舒服吧。不过他也看出了相叶的紧张,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转而说道:“你在的话也无所谓。我刚好有点空就顺便过来了,也没跟大仓打招呼。”

  “没关系。你是超级VIP,我这里随时欢迎。”大仓微笑着回答,“不过你今天过来,却不是来找我聊天的吧?”

  “当然不是。抱歉、大仓,随随便便就把人塞到你这里来,给你添了麻烦了。”

  “说什么麻烦啊!你把人塞到我这里、还不是家常便饭的事么?”大仓笑着回答,“你放心吧,病人现在状况稳定,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是吗,那就好。”

  那天晚上尽管生气,但从堂本刚口中得知福山雅治的境况的同时,光一便决定要承担起应该承担的责任。他安排秋山纯和町田慎吾,在次日早上一大早开车前往中居正广的住所接走福山,直接将他送进大仓医院接受治疗。医院方面经过综合会诊后确认,福山除了一些皮外伤,主要的问题在于被迫使用药物所造成的药物依赖性,以及给神经系统带来的侵蚀和伤害。这种药物依赖性并不能算是毒瘾,和毒品吸食者不完全相同,但又十分近似,是使用一种致幻、致混乱的神经性药物所造成的后遗症,对身体机能和神经系统都造成了一定的伤害。不过医院方面认为,万幸在于这种伤害是可以治愈的,需要大约两至三个月左右的住院治疗。大仓医院原本在神经科方面就有着雄厚的实力,因而光一决定放心地将福山的治疗拜托给他们。只不过,这些结论尚未对福山本人进行说明,会社里焦头烂额的现状也让光一无法抽身来医院探望他。光一今天就是趁着周末早上的时间、专门为此而来的。

  “不过,治疗方案虽然对他进行了一部分说明,但是没有告知他所需的具体时间。他的工作、还有其他一些方面的事务,我们也都还没有跟他进行过沟通。”大仓继续说,“除了我们难以掌握谈话的分寸、从而不便出面之外,他刚入院的时候状况不好、没有体力、不适合进行长时间的交谈和复杂深入的思考,这也是原因的一方面。”

  “是吗?那现在呢?”

  “今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这两天的紧急治疗缓解了他的症状,现在他的精神状态和身体指标都安定多了。你可以和他系统地谈一谈相关问题。对我们医院来说,也需要更加具体地了解病人自身的一些情况。”

  光一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怎么样?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还是你需要和他单独谈?”

  光一略微想了想,回答道:“也好,那就麻烦你跟我一起吧。有些专业方面的问题,恐怕还是需要你这个医生对他进行说明。”

  大仓点了点头:“好。”

  “相叶,”光一又说,“你也一起来吧。”

  “啊?我……我吗?”正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提出离开的相叶骤然听到光一的吩咐,不免感到有些吃惊。

  光一点了点头:“我正在考虑要把福山这件事交给谁来负责,既然凑巧被你遇上了,那就交给你吧!”

  “是……是!!”

  “那我们一起去吧。”大仓说,“福山先生住在顶楼的单人病房。按照光一的要求,安排的都是最好的。”

  光一点了点头表示满意。三人依次走出办公室,大仓带上了办公室的门。走进电梯按下楼层键之后,在安静上升的电梯空间里,大仓突然想了起来。

  “哎呀、我忘记了。光一先生,刚先生现在有可能还在福山先生的病房里呢!要打电话去护士站确认一下吗?”


============================================
嘿嘿嘿~

真的只是“小虐怡情”啦……

所以、这次的“解决方式”可能比较……比较中二。。。。。。。。。


[ 此贴被柳和曦在2014-01-02 13:54重新编辑 ]
欢迎光临晋江个人专栏!原创耽美《蔚蓝色的杀意》连载进行中!
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470275
顶端 Posted: 2013-12-23 14:30 | 8 楼
littlemomo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72
威望: 89 点
现金: 55101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74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7-05
最后登录:2015-08-11

沙了个发,反正看到的时候是沙发~大家都惦记着纸门内外的俩呢,阿姨的节奏是病房再见?嘛,中二病也要恋爱啊
顶端 Posted: 2013-12-23 14:39 | 9 楼
« 1 2345» Pages: ( 1/27 total )
♥新KKK之家♥ » ♂♂文文发布会♂♂

Total 0.013698(s) query 4, Time now is:02-20 16:3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5.3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