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KKK之家♥ » ♂♂文文发布会♂♂ » 【KT】战国恋物语 更新至第六十章,全文完!(小剧场更新在432楼)
«123 4 5678» Pages: ( 4/45 total )
本页主题: 【KT】战国恋物语 更新至第六十章,全文完!(小剧场更新在432楼)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dd1029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106
威望: 394 点
现金: 78166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650(小时)
注册时间:2010-06-07
最后登录:2017-04-11

好奇隐居的是中居桑还是244,按24 的年纪不用隐居吧

奈良,终于要去请star出山了!!
顶端 Posted: 2012-12-13 00:44 | 30 楼
寒塘渡鹤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783
威望: 281 点
现金: 70484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7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2-11
最后登录:2017-01-10

是不是遇见了244,隐居的应该不是他吧。小象竟然这样骗老板,话说老板真的是好糊弄!竟然相信你!
顶端 Posted: 2012-12-13 09:56 | 31 楼
大笨象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028
威望: 420 点
现金: 7790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8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5-12-16

第六章
一条绿野青葱的乡间小道上,一辆豪华的马车在缓缓地前进着,坐在车前驾驶着马车的车夫以及他旁边的人不停地朝四处张望,好像在紧张地寻找着什么。
“怎么走了这么久还不见啊?会不会走错路了?”车夫一边轻轻缓缓地晃动着缰绳,一边看着周围的景色说道。
“应该不会吧!我们大皇子府的情报可是一流的,应该不会错吧!”车夫旁边的人虽然如此说道,但是眉头却不由得皱得紧紧的。
就在二人四处张望的时候,一个灰褐色的身影忽然从草丛中窜了出来,站立在小路中间,挡住了马车的去路。
“哇~~”车夫冷不防被忽然窜出来的影子吓了一跳,连忙拉住缰绳,马儿收到惊吓,踢了几下马蹄,嘶叫了一声,才停了下来,马车也因此被晃了好几下。
这时,从马车里面传出一声低沉的闷哼,坐在车头的二人听了,心里暗暗叫了一声“糟糕”,神色也随即紧张起来。
“秋山,町田,发生什么事了?”
光一明显生气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令秋山和町田更是紧张了,他们看了一眼挡在路中央的那个家伙,正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着他们,不由得又无奈又气恼。
“没事!殿下!只不过是一头鹿忽然闯了出来,马儿受了惊罢了!”秋山连忙解释道。
话音才落,便看见光一纤长的手指掀开了车帘,半个身子探了出来。明显是被吵醒的光一,柔软的长发有一些凌乱,脸色也阴沉得可怕,半眯着眼看着挡在路中间那一头鹿,却不发一言。
明显感觉到主子全身上下散发出的不满气息,秋山和町田都不禁吓出了一身汗。他们的大皇子殿下虽然脾气不算好,但很少乱发脾气,不过起床气却很重,如果有人在他睡觉的时候打扰他,铁定没有好下场!
即使看不到光一的表情,秋山也知道现在光一的脸色肯定很难看,默默地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后,秋山一边跳下马车,一边说道:“殿下,我现在就去把它赶跑!”说罢,连忙走到那头鹿的面前想要吓跑它。谁知道那头鹿仿似完全不怕人似的,还顺势一口咬住秋山的衣袖不放。秋山不禁吓了一跳,连忙用力拉扯着,想要将自己的衣服从鹿口下救回来。
“喂!放手!你快放手啊!”秋山一边大声叫喊着,一边用力扯回自己的袖子。不料那头鹿却是越咬越紧。秋山急了,回头看一眼光一,却发现他的脸色更加难看了。秋山心里暗暗叫苦,小鹿啊~小鹿,你识趣的话就快点跑吧,惹怒我秋山不要紧,一旦惹恼了那位主子,到时你肯定变烧鹿了。
町田见状,连忙说道:“我也去帮忙!”才想跳下马车,却听到光一说道:“不用赶了!”
秋山和町田听了,疑惑地看向光一,却在下一刻听到光一咬牙沉声道:“给我宰了它!今晚我们火烤鹿肉!”说罢,便不耐烦地甩下帘子,坐回马车里面去了。
秋山和町田听了,面面相觑,看了一眼马车,又看了一眼那头鹿。人他们都杀过了,畜牲野兽也狩猎过不少,可是面对着这样一头虽然行径恶劣,但是却眨着一双无辜大眼睛的小鹿,不知为何,他们却无法痛下杀手。
正在犹豫的时候,又听到光一不满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还不快点动手!”
“系!”
这下子秋山和町田不得不动手了,即使他们再如何不忍心,光一的命令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违抗的。秋山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咬了咬牙,对着鹿头就要刺下去。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把软糯糯的呵斥声,虽然没什么凌厉的气势,但是语气中充满了愤怒和正气,把武将出身的秋山和町田都生生吓了一跳。未等二人反应过来,那头一直咬着秋山衣袖不放的鹿在听到那个声音之后,却马上松了口,奔向了那个人。
那头鹿奔到那个人身旁后,不断地用头蹭着那个人,还伸长脖子朝着那个人“嗷嗷”地叫着,一副撒娇的模样。那个人见状,笑眯眯地弯着腰,一边用手抚摸着那头鹿,一边低下头噘着嘴和那头鹿接吻,还不时发出“fufufu”的笑声。
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柔和地照耀在那个人的身上,笑得如月牙弯弯的双眸如一潭清澈明亮的碧波,长长的睫毛如羽扇般颤动,圆润的脸颊随着软软的笑声鼓得圆圆的,小巧的嘴唇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两只可爱的小虎牙。
一瞬间,秋山和町田都以为自己看见了堕入人间的精灵,竟然完全看呆了。
当坐在马车里面的光一听到外面传来一声陌生的叫喊后,便完全没有了动静,不禁感到疑惑,再次不耐烦地掀开车帘探出头来,正想发怒的时候,却同样在一瞬间整个人呆住了。
苍苍树木,高耸入云的丛林里,三个呆掉的人怔怔地看着前面的一人一鹿在嬉戏接吻,幽静的林间只有那人清脆的笑声在风中回荡。
许多年后,每当光一回想起这一幕,都忍不住抱怨身边的那个人,问他其实是不是鹿精灵幻化的,说一定是在他们初初相见的时候对他施了咒,要不然为何会如此死心眼地爱着他,爱得那么刻骨铭心,爱得那么痛彻心扉。
最先回过神来的还是光一,他定睛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那个人,又看了一眼还呆愣着的秋山和町田,不悦地说道:“你们在干什么?”
听到光一的声音,秋山和町田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转过身面向光一,小小声地说道:“殿下···那个···”
秋山一边看着光一冷峻的神色,一边用手指了指了那个人的方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样的场面。
光一看了一眼那人的方向,不满地皱了皱眉,随即跳下马车,修长合身的衣袍随着动作晃动起来,金线绣成的长靴踏在落叶满铺的小路上,发出“沙沙”的响声,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容让周围本来柔和的空气在一瞬间变得冰冷。
他冷冷地看着挡在路中央旁若无人玩得不亦乐乎的一人一鹿,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却还是强忍着内心的怒气,压着声音说道:“喂!你们挡着本大爷的道了,还不快滚开!”
岂料,那人听了,大大的眼睛朝上翻了翻,一脸的不屑和鄙视。然后轻轻地拍了拍小鹿的头,小鹿仿似明白一般,点点头,然后跃进草丛中消失不见了。那人这才缓缓站起来,转过身,斜着眼上下打量了光一一番,然后嘴角微微上扬,双手环胸,笑意盈盈,却用带着点嘲讽的语气说道:“好笑!这条路哪里刻着你的名字了?凭什么说我挡住你的路了?”语毕,还别开头,不屑地哼了一声。
秋山和町田听了,几乎惊得合不上嘴了,还从来没有人敢用这样的神情语气和自家主子说话呢。他俩定定地站着,悄悄用眼角余光憋了一眼光一,果然见光一整张脸都黑了,不由得暗暗打了一个冷颤。阿弥陀佛,小哥~你可要自求多福啊~
光一听了,不由得眯起双眼,细细地打量起眼前这个人,即使鼓着脸孔生气的摸样,却完全没有杀伤力可言,不过倒是挺伶牙俐齿的嘛~光一冷笑一声,道:“这条路又没有刻着任何名字,你又怎么知道这条路就不是本大爷的?”
“哼~一看就知道你们不是本地人了?”那人双手叉腰,自信满满地说道。
“哦~何以见得?”光一听了,却饶有兴致地挑眉问道。
“哼!鹿在奈良是犹如神明一般的存在,奈良人是不会杀鹿的!”那人睁着圆滚滚的大眼睛说道。
“哼!畜生就是畜生,岂能和神明相提并论!”光一反唇相讥说道。
“你···”那人似乎被光一的话激怒了,气呼呼地瞪着光一,鼓着嘴说道:“它只不过是挡着你的道罢了,你竟然就狠下杀心,难怪···”那人顿了顿,细细地打量了一眼光一,道:“难怪年纪轻轻就头发稀疏!再过不了几年,肯定是个秃老头!”
······
······
······
一阵冷风吹过,周围鸦雀无声。
在场的秋山和町田当场石化,全身僵硬不动地立在原地,连大气也不敢再喘一下。他们在心里默默替那人祈祷:小哥~那可是我们殿下的禁忌啊!!!你这下死定了!!!
光一的脸色明显一沉,目光慢慢锐利起来,直视着眼前的人。忽然,凌空跃起,眨眼间便来到那人的眼前,在那人反应过来之前,一只手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
“咳咳!!!你···你干什么?放···放手!”那人被光一用力地掐住脖子,一脸难受地挣扎着,想要推开光一,可是任凭他怎样用力,光一都纹丝不动地站着,目光冷冷地注视着他。
似乎察觉挣扎也是徒然,那人干脆放弃了挣扎,神色凛然,毫不畏惧地看向光一,却不发一言。
两人就那样对看着,一个丝毫不愿意手软,一个不轻易示弱。两人就这样对持了好一会儿之后,光一却忽然缓缓松开了手,一甩衣袖,哼了一声后,转身说道:“秋山、町田,我们走!”
直到听到光一的声音响起,秋山和町田才回过神来,愣愣地看着黑着脸踏上马车的主子,又疑惑地看了一眼因为重新得到呼吸而蹲在地上猛地咳嗽的小哥后,连忙跳上马车,驱车离去。
那人蹲在地上,看着绝尘而去的马车,嘟着嘴抱怨道:“什么跟什么嘛~混蛋~咳咳~”然后皱着脸,拿起身旁的篮子,跨在肩上,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
那个时候,背道而驰的两人还不知道,这一天的相遇,却从此将二人的命运紧紧连在一起。


-----------------
嗯。。。没有二胡半遮面。。。tsuyo就那样自然又平凡地出现了。。。
一如既往,就那样十年了~~

顶端 Posted: 2012-12-13 21:20 | 32 楼
zglz0629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837
威望: 360 点
现金: 74352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871(小时)
注册时间:2010-09-13
最后登录:2017-11-29

小象桑~~昨天忘记留言了!对不起对不起!
话说刚是不是那个谋士的弟子什么的,然后因为谋士隐居不肯出来,让刚跟着光一走
看来两人要好好相处还有一段路程阿~哈哈哈!!
顶端 Posted: 2012-12-13 21:46 | 33 楼
cokio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17
威望: 86 点
现金: 5498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96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28
最后登录:2017-03-07

小刚终于出现了 第一次见面光一就得罪小刚了
顶端 Posted: 2012-12-13 22:01 | 34 楼
crystalw0701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99
威望: 61 点
现金: 5639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957(小时)
注册时间:2012-02-17
最后登录:2018-02-14

好吧~终于等到男主之一出场了!!
没有二胡有小鹿的chuchu~~
WB请戳http://weibo.com/u/2704437584
顶端 Posted: 2012-12-13 22:46 | 35 楼
dd1029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106
威望: 394 点
现金: 78166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650(小时)
注册时间:2010-06-07
最后登录:2017-04-11

光王你第一次和刚对话,开口就是“滚开”!244小恶魔一定会记仇的
不过244和小鹿chuchu还真可爱,比抱二胡上场可爱多了
想去复习244和别的生物chuchu的视频。。。应该有和小健的,还有和鹿桑的, 当然还有和他们家老头的最著名的6次


- 路人挡道就动武,这就是东山所担心的高傲和戾气了 - 碰到刚大爷就有人制他咯


[ 此贴被dd1029在2012-12-14 01:46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12-12-14 01:38 | 36 楼
寒塘渡鹤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783
威望: 281 点
现金: 70484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7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2-11
最后登录:2017-01-10

后面肯定会被报复的,我替kochan捏把冷汗!小象啥时候更新?
顶端 Posted: 2012-12-16 15:56 | 37 楼
大笨象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028
威望: 420 点
现金: 7790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8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5-12-16

偶尔也回复一下:

to  zglz0629:非常感激姑娘的留言不过,呜呜~~你居然猜中了~~o(>_<)o ~~

to  cokio:fufufu~~这一次的设定两人是冤家,后面还有很多“得罪”呢

to  crystalw0701:这个镜头完全是受正直那里的影响啊,和小鹿在一起的刚,感觉真的很像神明、天使的化身。给人很纯净的感觉。

to  dd1029:244的chuchu实在太多了,在con上的飞吻就够多了不过,也只有我们51能够享受244的kiss六连发吧

to  寒塘渡鹤:这两天出外了,所以都没时间更新呢。fufufu~所以这一章写多一点。请继续支持!
一如既往,就那样十年了~~

顶端 Posted: 2012-12-16 20:21 | 38 楼
大笨象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028
威望: 420 点
现金: 7790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8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5-12-16


第七章
当光一从马车上走下来,看着面前那座亮着灯的山间小屋时,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在奈良山中寻寻觅觅两天后,终于找到他了!
想到许久不见的老师,光一心中不禁有些许激动,朝着屋子的方向大踏步地走了过去,岂料才走到院子阑珊外,脚下忽然一空,“噗通”一声,光一整个人跌了下去。
“殿下!!!”跟在后面的秋山和町田见状,不由得大惊失色,大叫一声,连忙跑过去,只见光一整个人趴在深深的洞内,四脚朝地,从洞口处掉下去的泥土撒了他一身。从未曾见过主子如此狼狈的二人,不由得再次失声叫喊起来:“殿下!殿下!你没事吧?”
此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还伴随着一声软软的叫喊:“是谁?发生什么事了?”
幽暗的洞内,光一一动不动地躺着,但是全身上下渐渐散发出来的气息正显示着危险的信号。想他堂本光一英明一世,竟然栽在一个如此低级的陷阱里,传了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究竟是哪个混蛋设了这样一个陷阱在门口的???光一面无表情,但是内心早已是火烧三丈了。他强忍着怒气,正想爬起来的时候,却听到一个异常熟悉的声音从上方缓缓传来,他抬眼看了上去,只见一张异常熟悉又欠扁的圆脸果然就出现在了眼前。
那一刻,光一真的相信了这个世上确实有孽缘存在!

简单却摆设得异常花巧有心思的木屋内,两支烛光散发着昏黄的光线。屋子中央,一张四方木桌边,围坐着三个人。其中一人鼓着圆圆的脸腮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人,而那个人则是一脸阴沉地回瞪着他。而在他们中间的那个人,则是低着头,捂着嘴,肩膀一抖一抖的,似是在强忍着笑意。
“哈哈哈~~不行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哈哈~”中间那个人最后发出一阵爆笑声,一边捂着自己起伏的胸口,一边拍打着桌子,毫无形象地大笑起来。
“中居老师!”知道眼前的人爆笑的原因,光一不禁觉得一阵窘困,因而带着点抱怨的语气说道,说罢,再次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个罪魁祸首。
对面的‘罪魁祸首’却完全没有悔过的意思,反而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回瞪着光一。
中居见状,一边忍着笑意,一边说道:“你们两个实在太有趣了~~哈哈~光一啊~你知道吗?因为最近山里有野猪出没,所以刚才在门口挖了一个陷阱用来捕捉野猪的。不过因为他那个陷阱挖得太不像样了,所以一个月过去,连一只野鸡都没上当。但是···哈哈···想不到野猪捉不到,倒是捉到了一个大皇子,哈哈~~不得了,笑死我了~”中居几乎笑得前仰后翻,喘不过气来。
此话一出,不但是光一,就连被中居称为“刚”的男子都不由得涨红了脸,二人不约而同地朝中居发出一道凌厉的目光。站在光一身后的秋山和町田听了,也忍不住发出了一点笑声,结果也被光一一道凌厉的目光吓得立刻捂住了嘴。
中居好不容易止住笑意,还夸张地抹了抹眼角泛出的泪光,道:“实在太好笑了,好久没有笑得这么畅快淋漓了~”但是才说罢,不由得又想起光一从那个洞里爬出来的狼狈样,忍不住又大笑了起来。
“中居老师,你还笑!”光一气呼呼地说道,但是毕竟面对的是自己的授业恩师,所以神情语气并不似平日那样的凌厉,反而多了一份孩子气。
“好~好~我不笑了,不笑了~”中居挥挥手说道,但是下一刻,又道:“这个笑料足够我笑三年了~哈哈~”
光一抽搐着嘴角,咬牙切齿地看着中居,却是敢怒不敢言。
“扑哧~”
就在这时,耳边却传来一声轻笑声,光一循声看过去,却看见刚手握成拳头捂在嘴边偷笑,脸颊的肉都堆得高高的,光一不禁又是一阵怒气由心生,狠狠地瞪着刚道:“你笑什么?不许笑!”哼~中居老师我不敢说,难道你这个毫无来头的小鬼我还怕你不成!
“怎么?近畿国法可没有规定不许人笑啊,就算你是皇子殿下,也没有权利禁止人笑!哈·哈”刚嘟着嘴反驳道,说罢还张大嘴故意大笑两声。
“你···”光一瞪大眼睛怒视着刚,他完全料不到刚竟敢反驳自己,因而一时之间被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今天怎么就那么倒霉,不但在山上迷了路,走了大半天才走出来,终于找到老师家的时候竟然又无端端掉进一个陷阱里,现在居然还被这个小鬼头给气得说不出话来。
看着光一憋着气却又无法发作的样子,刚朝光一抛去一个胜利者的得意神色。
秋山和町田对于这一幕吃惊不已,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主子如此挫败的情景,心里不由得开始暗暗佩服这位有姿色有胆色的小哥了。
“好了~好了~别再吵了!”中居适时地出声阻止争锋相对的二人,然后收敛起笑容,面向光一说道:“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光一你千里迢迢来找我,到底所为何事?”
听到中居如此说,光一决定暂时不和刚吵,恢复一脸正经的神情,面对中居正色道:“老师,还记得当年在清心湖说过的话吗?”
中居微微侧头,看着光一,似是在思考他的话。
“老师说过,我一定会成为天下的王者!”光一定定地看着中居,一字一句地说道。
中居依然默默地看着光一,没有说话。
光一危襟正坐,神情恭敬,但是眉宇间却展露出十足的霸气,道:“光一恳请老师出山,助我完成霸业!”
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小小的木屋内响起,却重重地敲击着每一个人的神经,木屋顿时陷入一片寂静之中,就连呼吸声都细不可闻,只有呼呼的山风刮过窗子,发出飒飒的风声。
“哈哈~~哎呀~肚子忽然饿了,刚,快去弄晚饭~”中居忽然大笑起来,划破一屋的寂静。
光一抬起头看着中居,虽然早有预料他会拒绝,但是想不到会被他直接无视。早在来的途中,光一就有了和中居长期作战的心理准备,所以他继续说道:“老师,请跟我一起下山吧!”
中居停止了笑声,忽然一脸忧郁的表情,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光一,你也知道,当年我离开朝廷,就不会再回去了!”
“老师,光一明白!可是当今世上,只有老师能够助我!现在近畿和神威国边境的纷争越来越多了,神威的野心也越来越明显,再加上近藤国左右逢源的态度,近畿的危机是越来越大了。所以,我希望老师能够随军出征,助我平定敌国,解近畿困境!”光一说道。
中居再次沉默不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似是在等待着他的回复。可是,等了好久都不见他出声,光一正想再次说话的时候,中居却又大声地嚷嚷起来:“啊~啊~肚子真的好饿了~光一,你们走了那么远的路,也饿了吧~还是先吃饭吧~”说罢,便对刚说道:“刚,还不快去煮饭~”
“老师!”见中居再次逃避,光一的声音不禁有点阴沉。
中居听了,却站了起来,一边伸了个懒腰一边说道:“哎呀~好累啊~先去洗澡~刚,吃饭再叫我!光一,你们就自便吧!”说罢,便挥挥手,向着屋内走去。
“老师,我不会放弃的!”光一站起来,对着中居离开的背影坚定地说道。
中居的身影才闪进屋内,便一手撑在墙上一副十分苦恼的样子,喃喃自语道:“遭了~遭了~光一那小子劝不动我肯定不会罢休的~我得想个办法让他放弃~开什么玩笑~好不容过上了清净的日子,才不要再趟那趟浑水呢~哎呀~应该怎么样打发他才好呢?”中居一边皱着眉晃着头苦思着,一边走回自己的房间。
吃完晚饭后,光一几次想堵住中居,可是都被他溜了。百无聊赖地在中居小小的木屋里走着,却忽然听到一阵清脆的笑声伴着夜风吹进耳膜,有点痒痒的。光一循声走了过去,来到院子的时候,却看见秋山和町田,还有刚正在院子里晾衣服。
“原来刚先生也姓堂本吗?那真是太巧了~我们殿下也是姓堂本啊!堂本这个姓氏很少见的,刚先生该不会是我们殿下外公家的亲戚吧?”秋山的大嗓门响起,远远也能听到了。
当听到秋山的话时,光一不由得微微一惊。原来这家伙也姓堂本吗?哼~看来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孽缘了。
“外公家的亲戚?”刚皱眉问道,乌黑的眸子在夜色中彷如晶亮的星光。
“哦~刚先生有所不知了。因为近畿立国之时,曾得到皇后外家堂本一族的鼎力相助,所以为了感激他们,便让大皇子跟随母亲姓氏。其他两位皇子亦是如此。”秋山一边说道,一边帮刚将衣服搭上竹竿。
“哦~原来如此~”刚点点头,心里却对这些政治斗争感到厌恶:恐怕感激只是借口,为进一步稳固外戚的力量才是真的。
“对了~刚先生也是中居大人的学生吗?”町田好奇地问道。
“嗯~是啊~不过与其说是学生,不如说是他的仆人更加贴切了!”刚嘟着嘴说道,说话的声音总是软软糯糯的。
“呵呵~那么说,刚先生和我们家殿下是同门师兄弟了~中居先生被誉为天下第一智多星,博古通今,我们殿下自小就尊他为师。可是十年前,中居先生厌倦了宫廷生活,所以辞官隐世了~那之后我们都没有再见过他了!后来听说他来了奈良隐居。刚先生是那时候拜他为师的吗?”秋山好奇地问道。
“嗯~大概也是那个时候吧~我自小是个孤儿,原本是在山脚的东大寺长大的,后来遇到师傅,他便收我为徒。不过,我才不稀罕和你家主子是同门师兄弟呢!我巴不得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刚噘着嘴说道。
后面的光一听了,不由得扯了扯嘴角。本皇子也不见得稀罕和你是同门师兄弟呢!
“刚先生,你别看我们家殿下总是冷冰冰的样子,但是其实他并不是那么冷冰冰的人~就好像我和秋山虽然是下人,但是他对我们都很好的!”町田连忙为自己主子解释。
“就算你们再怎样说他的好也是没用的,因为从他出现那一刻开始,给我的都是坏·印·象!”刚一边说着,一边将最后一件衣服拧干,晾上竹竿。哟是~~终于完成了~
光一在后面听了,心里暗暗冷哼一声:切!你还不是由出现那一刻开始就没给过我好印象!
秋山和町田听了,无奈地笑了笑。虽然很想为主子辩解,但是看来完全不起作用呢~这两个人的误会可不浅啊!
刚拍拍手掌,拿起地上的木盘,然后笑眯眯地转身对秋山和町田说道:“不过你们两个一看就知道是好人,和那家伙完全不同~”
秋山和町田面面相觑,唯有干笑两声,三人嬉笑着转身向着屋子走去。
看着三人消失在走廊的背影,光一才在黑暗中现身,不由得对着那个方向冷嘲一声,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此刻在心中翻滚的那股吃味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天灰灰亮的时候,整个奈良山还处于一片寂静之中。忽然,却从半山腰传出一阵焦急的叫喊声。
“殿下~殿下~出事了!中居大人晕倒了!”秋山慌张地拍打着光一的房门,焦急地叫喊着。
好一会儿之后,光一才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脸色阴沉地打开门,还未来得及出声,便又听到秋山急急地说道:“殿下!中居大人晕倒了!”
深知光一脾性的秋山,趁光一还没有发火之前连忙说道。
光一一听,本来还在迷糊的脑袋瞬间清醒了,皱着眉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属下醒来本来是想去茅厕的,谁知道却发现中居大人晕倒在茅厕门前,属下已经通知刚先生了,他正在中居大人的房内。”秋山说道。
光一听了,连忙向着中居的房间走去,后面的秋山看着那一头东倒西歪的发丝,本来想开声提醒,但是想到现在这个时候还是中居大人比较重要,所以最后想想还是什么都没说跟了上去。
光一来到中居的房内,看见刚正用热毛巾帮中居擦汗,而中居正全身乏力,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不时从嘴里发出一声虚弱的呻吟。
“老师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光一来到刚身后问道。
“我也不知道,师傅现在全身冰冷,不断地冒冷汗,他以前没试过这样的!”刚担忧地说道。
“请大夫了吗?”光一看了一眼中居,不禁也很是担心。
“町田下山去请了!”秋山连忙答道,“不过刚先生说,大夫要到镇里才有,这里是半山腰,去镇里的话一来一回也要明天早上才能回。所以就请町田到不远处的东大寺去请住持过来。”
“住持?他懂医术吗?”光一用怀疑的语气问道。
“虽然不算精通,但是也略懂。半夜三更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就算去到镇上找大夫,人家也未必愿意上山。先叫住持来看看,实在还不行,那就将师傅送到镇上去!”光一本来只是单纯地问一问,但是听在此刻心急如焚的刚的耳里,却变成了质疑,于是,刚回答的语气自然也不太好了。
似乎听出了刚语气的不耐烦,光一虽然有点疑惑,但是目前也没心思再和刚顶嘴了,所以便在一旁静静地坐下。
不久后,町田领着住持回来了。刚和光一连忙站起来,让出位置给他。住持走到床边替中居把了一会儿脉后,看了中居一眼,转身对众人说道:“你们先出去外面等着吧。我替中居先生把完脉后再出去找你们。”
光一和刚听了,互相看了一眼,都觉得有点怪异,可是也没有多想,点点头便走了出门。
众人在大厅里等候,刚因为担心中居的病情,所以一改平日里活泼的本性,抿着嘴不发一言;而光一本来就不是多言的人,所以同样一直沉着脸没有说话。站在他们身后的秋山和町田看着沉默不语的二人,更是不敢随便出声。因此,聚集了四个人的厅内,寂静得没有一丝声音。
不久后,住持从中居房内退了出来。光一和刚连忙站起来,走到住持跟前,刚首先问道:“住持,我师傅怎么样了?”
“中居先生他···咳咳···患的是热毒。”住持神色有点犹豫地说道。
“热毒?可是师傅他全身乏力,冒冷汗,这完全不像是热毒的表现啊?”刚疑惑地问道。
“哦!他···他患的并不是普通的热毒,这种热毒是由于···长期在山间生活,吸入的瘴气比较多,再加上平时不怎么注意饮食,长久积聚而成的。所以,这段时间,他必须好好休息,好好调理身子,特别是···不能长途跋涉,不适宜过于操劳。”住持的眼睛完全不敢看向光一和刚,一边说着,额头上还冒出了不少汗。
“可是我也一直在这里生活,怎么我没事?而且我一直很注意控制师傅的饮食。”刚疑惑地喃喃道。
住持听了,神色变得有点慌张,不自觉地用手抹了抹脸颊的汗水,说道:“中居先生毕竟年纪也大了,身体当然不如年轻的。总之,中居先生必须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不然落下病根就麻烦了。小刚,东大寺有备有一些药材,我抓一些给你,你按时煲给中居先生喝吧!”
“哦!好的!”刚还在疑惑中居的病况,听到住持这样说,连忙答道。说罢,有点不好意思地看向秋山和町田。
秋山和町田见状,立刻说道:“刚先生请放心,我们会随大师去拿药的,煎药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
刚听了,感激地说道:“那拜托你们了!”
住持走后,刚尽管还有点疑惑,不过比较担心中居的状况,所以连忙转身走了进去。而光一由始至终都只是默默地看着住持,待他走后,又若有所思地朝中居房里看了一眼,这才缓缓走了进去。
“真是的,明明住在同一个地方,我吃什么你吃什么,怎么就患了热毒呢?”
光一才走去,便看见刚一边抱怨一边却细心地帮中居盖好被子。光一深深地看了一眼中居,走到他床前。
光一才走到床前,中居便缓缓睁开了眼睛,神色甚是虚弱的样子,他看了一眼光一后,声若游丝地说道:“光一,抱歉了!看来现在即使我想随你出征也不行了!”中居说罢,还捂着嘴难受地咳了两声。
光一见状,眼神闪过一丝狐疑,然后一脸平静地走到中居床前坐下,道:“老师,其他先不要想,现在还是先好好养病吧!”
“唉~我这副已是老骨头了,即使好了恐怕也没法随你出兵作战了。咳咳···不如,你还是另选他人吧?”中居一边忍着咳嗽一边说道。
光一听了,暗暗皱了皱眉,然后淡淡地说道:“你知道的,其他人我信不过!”
中居听了,眼珠子转了转,然后目光转向光一,道:“如果你真的信不过其他人,那···就让小刚替我去吧!”
“什么?”
此话一出,光一和刚都吃了一惊。二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对方,目光相接的一瞬间,光一是一脸质疑的神情看着刚,刚则是一脸的厌恶表情。
“不要!”二人同时脱口而出地说道,还一同别开了头,摆明不愿意和对方合作。
“连个陷阱都装得那么差劲,还指望他做我的军师?到时岂不是要全军覆没?!”对于中居的提议,光一充满了质疑,于是毫不客气地说道。
刚听了,不由得一把火,怒气冲冲地站起来,冲着光一说道:“那到底谁蠢钝如猪,竟然跌进那么差劲的陷阱里?而且还摔个四脚朝地?”
“你!”光一听了,气呼呼地瞪着刚,却又说不出一句话来。那个陷阱事件简直是他人生的污点!
躺在床上的中居听了二人的对话,忽然捂着嘴发出奇怪的声音。光一和刚连忙回头看,却见中居肩膀一抖一抖的,似是在强忍着什么。中居见二人都在看他,连忙装模作样地咳嗽起来,而神情也更加虚弱,断断续续地说道:“光一啊~小刚也是我的徒弟,我这一生所学的都倾囊相授给他了。而且小刚资质绝不比你差,他心思敏锐,聪明机智,绝对是军师的最佳人选。”中居说着,又转向刚那边,说道:“小刚啊~师傅这一生没什么心愿,不过光一是我的学生,倘若能够看见他得成霸业,我这生于愿足矣。难道你连师傅这小小的心愿都不愿意帮我完成吗?而且,你不是一直很想出去外面的世界见识一下,历练一下吗?这正是大好的机会啊~”中居说完,神色极度难受的样子,不断用手捂着自己的心口,艰难地呼吸着:“如果···如果你们都不答应的话···为师就算现在死···也死不瞑目了~”
光一和刚再次不约而同地向中居抛去一道凌厉的目光。
臭老头!你根本是在装病来糊弄我们的吧?!!!
见二人沉默不语,中居再度难受地在床上打了个滚,道:“你们···你们两个实在太狠心了···为师已经病入膏盲了,竟然也不顺一顺我的心意,我真是瞎了眼才收了你们两个没良心的徒弟啊~”说罢,中居还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光一和刚见状,再次不约而同地抽搐了一下嘴角,心音同时响起:臭老头!你还真会装!
中居暗暗瞄了一眼二人的神色,继续声音哽咽地说道:“哎呀~我真是可怜啊~一辈子才收了两个徒弟,可是两个都不为我着想,我真是太可怜了~~你们两个小子也不想一想,是谁教你们读书写字?是谁教你们人生道理?是谁看着你们长大?是谁···”
“够了!够了!我怕了你了!”再也忍受不了中居嚎啕大哭般的控诉,刚捂着耳朵打断他。尽管基本已经可以确认中居是在装病,但是听到他说那样的话,心里还是觉得不忍。而且刚对于出去见识外面的世界,历练一下人生也是很有兴趣的。只不过···如果不是眼前这个人的话···就更好了!= =
光一朝见刚一副极不情愿的模样看着自己,同样一副不甘愿的别过头。
刚看了一眼光一,然后没好气地说道:“让我考虑一下吧!”说罢,便转身走了出去。
中居见状,心里暗喜,却依旧眨着一双泛泪的大眼睛看着光一,眼里满是期待。光一被中居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却不肯就此作罢,于是并没有做声。
中居见了,于是再次拍着胸口,正准备加多几份苦情戏,不料还没有开口,便听到光一不甘不愿的声音说道:“随便吧!”
光一气呼呼地丢下这样一句,便甩袖而出。
看着光一离开的背影,中居捂着嘴笑倒在床上,“哈哈~我就知道你们会心软的!姜还是老的辣啊~不枉我吃了一大包泻药来装病!不过,住持那老家伙给的是什么药啊?那么厉害!害我差点以为要死在茅厕了!”
离开中居的房间走到外面,光一便看见刚一个人站在走廊上看着天空发呆。本来一看到他便本能地想转身走开。可是,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看了眼刚的背影后,便走到他身旁。
对于光一的出现,刚有点吃惊,神情虽说不上不悦,但是明显一副不想看见他的模样。
刚的反应,光一自然看见,不过他不是来和刚争吵的,所以还是心平气和地对他说道:“老师的棋艺如何,想必你很清楚吧?!”
听到光一的问话,刚不禁甚是诧异,不解为何他忽然如此问。
“那不知道你这个徒弟的棋艺又如何呢?”光一缓缓转过头,双眼直视着刚,明显挑衅的语气问道。
“哈?”刚先是一惊,随即明白了光一这样问的意思。他是想要测试自己的实力。的确,没有哪个人那么笨,没有考验过一个人便随便用,即使自己是中居极力举荐的人。哼~看来这家伙还算有点脑子嘛~
“你想怎么样?”刚双手环胸,挑眉问道。
“有没有兴趣比试一场?”光一说道。
“比试?和你吗?”
“哦~你不敢?”
“哼~谁不敢了!比就比!”
光一看着刚叉着腰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不禁觉得有点好笑。不由得想起初初见他之时,在青葱的林间,金色的阳光下,他彷如精灵般的笑颜,和现在这个总是和他争锋相对、唇舌相讥的人简直差天共地。当时的自己一定是没睡醒眼花了才会看错的,不然怎么会那么大的差别。
刚那里知道光一此刻的心思,他转身走回厅内,拿出一盘棋摆在桌子上,自信满满地对光一说道:“尽管放马过来吧!”
“哼~口气不小嘛~”光一轻哼一声,跨步走了进去。
金黄色灯光笼罩的木屋内,夜风轻轻吹送,刮起窗台的帘子,帘子随风摆动,飞扬在空中,投射在墙上的影子犹如黑夜舞姬般扭动。
光一坐在刚的对面,手上捏着一粒白棋,久久没有落下。窗帘飞动的黑影恰好遮挡着他的面容,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坐在他对面的刚,神色平静,似是在等待着他的下一步,放在膝盖上的两只手却不自觉地握紧了。
不知道就这样过了多久,最后光一缓缓将白棋握紧于掌心,看了一眼刚后,站起来说道:“今晚准备好一切!我们明天就出发!”说罢,便转身进房了。
直到光一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眼前,刚才缓缓松了一口气,看着面前的棋局,暗暗叫道:好险!
刚握了握拳,像是给自己鼓励一般,脸上露出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的兴奋神色。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对于代替师傅跟随光一出征其实是充满了期待的。
刚渐渐从兴奋中清醒过来,他站起来,再次走到走廊外,看着无边无际的星空。对于即将踏上的征途,人生另外的开始,心中既充满了兴奋,也有着不安,还有不舍。以后,可能再也不能这样看着奈良的天空了吧,还有山间的小鹿,以及···中居师傅。
刚默默地转身,看着中居的房间,久久未能移开眼睛。
一如既往,就那样十年了~~

顶端 Posted: 2012-12-16 20:22 | 39 楼
«123 4 5678» Pages: ( 4/45 total )
♥新KKK之家♥ » ♂♂文文发布会♂♂

Total 0.042062(s) query 4, Time now is:12-10 20:1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5.3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