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KKK之家♥ » ♂♂文文发布会♂♂ » 【KT】战国恋物语 更新至第六十章,全文完!(小剧场更新在432楼)
«12 3 4567» Pages: ( 3/45 total )
本页主题: 【KT】战国恋物语 更新至第六十章,全文完!(小剧场更新在432楼)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大笨象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028
威望: 420 点
现金: 7790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8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5-12-16

Quote:
引用第17楼zglz0629于2012-12-09 16:50发表的  :
小象桑更新了~~<----称呼不感觉别扭咩?
光一好有王者风范,好帅~
希望TAKKI能和光一联手,但是希望不要有人挑拨两人关系,或者发生什么让兄弟反目成仇的事
光一应该也是个明君吧~FUFU~~
我们的star24什么时候出现阿,好心急,扭动之~~~~
.......



呵呵,尽管叫我小象桑~~~这个称呼好可爱~~~就像我本人,扭动~~~(51乱入:丑死了,肥女人!!!)
一如既往,就那样十年了~~

顶端 Posted: 2012-12-11 20:57 | 20 楼
大笨象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028
威望: 420 点
现金: 7790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8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5-12-16

Quote:
引用第18楼cokio于2012-12-10 00:01发表的  :
都第三章了刚怎么还没有出现啊,刚这次在文里的身份有是什么?谋士?



亲,讨厌~~o(>_<)o ~~为什么你要猜中~~o(>_<)o ~~
不过,我才不会告诉你你猜中了什么╭(╯^╰)╮
一如既往,就那样十年了~~

顶端 Posted: 2012-12-11 20:58 | 21 楼
大笨象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028
威望: 420 点
现金: 7790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8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5-12-16

Quote:
引用第19楼dd1029于2012-12-10 00:20发表的  :
希望244能犹抱琵琶...还是...抱吉他出场(不过因为是古文所以抱的是二胡?)

刚是来帮助光王子的吗?还是一开始是敌对的?

下一章呼唤24


抱二胡出场这个主意不错啊不过,姑娘要失望了,下一章还是没有24/(ㄒoㄒ)/~~
我自己也觉得自己好啰嗦了,为什么还不让24出来
一如既往,就那样十年了~~

顶端 Posted: 2012-12-11 21:00 | 22 楼
大笨象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028
威望: 420 点
现金: 7790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8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5-12-16

第四章
皓月高悬,月色如华,如一片碎银落于地面。金色琉璃堆砌而成的凉亭内,一个白色的身影正休闲地品着酒,在他的身旁立着一个瘦削的人。
“想不到,深田恭子居然能够为我们送上这么一份大礼,也不枉她潜藏在锦织身边这么多年。我想锦织怎么也想不到,他最宠爱的姬妾会是我们的内线。”城岛微笑着说道,随即又不解地问道:“大皇子,我们手上既然已经握有可以指证锦织这些年来的罪状的证据,为什么还不向皇上告发他?”
“恭子偷出来的那两本账本记录了锦织这些年来贪赃枉法、搜刮民脂民膏的所有收入,数目众多,简直令人发指。单凭这些,城岛你认为父皇会如何处置他?”光一一边将酒杯送到嘴边酌了一小口,一边淡淡地问道。
“呃···”被光一这样一问,城岛不禁有点愕然,道:“这···难道还不足以判处死刑吗?按照国法,这的确是要判处死刑的!即使皇上想徇私帮他,但是证据确凿,锦织无法抵赖,皇上也难以偏帮吧?而且,皇上不是也暗中派人调查买卖官职事件吗?”
“你也知道说暗中调查了,那就是说朝中除了少数人之外,根本无人知晓这件事,父皇要将这件事压下去,也不是不可以。”光一将酒杯放下,然后缓缓站了起来,背着双手,面向一池的荷塘月色,依旧用不冷不热的语调说道:“虽然父皇表面上对朝政好像爱理不理的样子,但是其实内心还是很通透的。别忘了,怎么他也是一代英雄,是这片江山的创始者,所以不可能不知道锦织的所作所为,之所以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因为那还在他的忍耐范围内。毕竟锦织和他一起长大,在战场上一同出生入死,那份情谊父皇一直记在心上。所以即使我们将这两本账本公诸于众,恐怕锦织也只是被罢免官职、锒铛入狱罢了。那···可不是我想要的!”说到后面,光一的语气忽然变得冰冷起来。
城岛听到光一的话,猛然一震,道:“大皇子的意思是···”
“现在赤城忽然发生叛变,父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那儿了,所以即使现在状告那只老狐狸,恐怕也得不到我想要的结果。我好不容易才从锦织手中得到这两本账本,可得让它好好发挥功效才是。我和锦织明争暗斗那么多年了,因为碍于父皇的情面,每次我都会给他三分薄面,可是那只老狐狸,却一直处处与我作对,还三番四次想置我于死地,所以,我必须要伺机行动,我要他一旦失败就再也爬不起来!”光一沉声说道。
“原来如此!殿下考虑果然周全!”城岛点头说道,“不过,真没想到,赤城居然会发生叛变。今早朝上,锦织王爷一直对赤西王咄咄相逼,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了?”
“当年赤西继承他父亲的爵位时,锦织就一直以赤西年轻为由反对的,他当时提出朝廷派遣一名官员扶持赤西掌管赤城所有事务,待赤西年满二十之后再执政。不过当时虽然有很多人支持他的提议,但最后还是被父皇否决了。这件事,你还记得吗?”光一说道。
“嗯~老臣记得!当时大皇子和二皇子还有木村王力挺赤西王,所以赤西王才得以十五岁的年纪封王掌权。可是这件事都已经过去五年了,和现在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城岛问道。
“锦织当年之所以极力提议派遣官员前往赤城代管事务,其实就是想让自己的人控制赤城,以扩大自己的势力。你想想四方封地中赤城的军事实力是最强的,如果可以将他纳入势力范围之内,就等于多了一个可以和我对抗的筹码,还一举削弱了秀明的势力,岂不是一举两得。所以从锦织在朝上的态度来看,他还没有放弃这个计划,特别是在他丢掉了非常重要的东西的现在。”光一转过身,看着城岛问道,眼中隐隐带有一丝诡异的笑意。
“皇子的意思是,锦织很可能会在这件事中从中作梗,加害赤西王和二皇子,从而达到对抗我们的目的?”城岛问道。
“没错!在丢失了掌管他身家性命的账本的情况下,老狐狸极有可能走这一步!”光一点头道,“但是只要他一出手,那么我们就有机会捉住他的马脚。赤城叛变的事一旦有人出错,那可就是杀头大罪,到时即使是父皇也保不住他!”光一的嘴角缓缓弯起,眼中的笑意更甚了。
“那么我们要不要加派人手监视那边的情况?”城岛问道。
“暂时还是不要了!毕竟我们还不清楚锦织会有什么行动,贸贸然加派人手,只会打草惊蛇,而且经过丢失账本一事,恐怕他也会加强防范了。”光一说道。
“系!老臣明白!还是殿下深思熟虑!”城岛不禁赞叹道。
就在这个时候,米花匆匆走了过来,对光一说道:“殿下,二皇子在外求见!”
“什么?”城岛听了,不由得吃了一惊,连忙看向光一,只见光一皱了一下眉后,随即笑笑道:“除了秀明,应该还有其他人吧?”
“回禀殿下,还有今井翼和···龟梨和也!”米花答道。
光一听了,一副早已料到的样子说道:“那带他们到中厅等我!”
“系!”米花应了一声后,便转身离开。
“殿下,二皇子此事求见,莫非···”城岛迟疑地说道。
“城岛,你先回去吧!有事我再叫你!”光一没有回答,只是转头吩咐道。
城岛听了,知道光一有自己的主意,便点头退下了。

中院的偏厅内,光一坐在厅前默默看了一眼踏着黑暗乔装而来的三人后,对着最后面的米花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到外面看守着。
“皇兄!”
“参见大皇子殿下!
米花退下后,三人掀开宽大的风衣,来到光一面前行礼说道。
“这里没有外人,无须如此拘礼!”光一挥手示意他们坐下后,便转头看向龟梨的方向,道:“龟梨,你的伤势如何了?好点了吗?”
光一的声音一如既往般平平淡淡的,但是龟梨知道这位表面上总是冷漠如冰的大皇子,是真心关心着自己,所以不由得立刻站起来恭敬地回答:“谢大皇子的关心,龟梨的伤已无大碍!还有,多谢大皇子赠药救赤西王一命!”龟梨说罢,便单膝跪在地上叩谢。
“起来吧!不必言谢!你和赤西小时候进宫,也算跟过我一段时日,我不会见死不救的,何况只是借药的小事罢了!”光一依旧淡淡地说道。
“系!无论如何,大皇子的这份恩情,龟梨会铭记在心的!”龟梨有点激动地说道,尽管表面上极力保持平静,但是还是忍不住红了眼圈。自己和赤西此番来到京城,本就料到凶多吉少,即使皇上相信自己和赤西与叛变无关,恐怕也会为失职一事而被追究,如果没有两位皇子出手相救,自己和赤西现在可能已经身陷牢狱之中了。一想到自己和赤西的境况以及两位皇子的恩情,龟梨心中不由得一阵悲喜交织。
光一默默看了一眼龟梨后,转头对泷泽说道:“秀明,这么深夜来找我,一定有什么事吧?”
“皇兄?”忽然被光一如此直接地问了,泷泽不禁有点愕然,随即想到光一或许已经料到自己的来意,也就没那么紧张了,不过还是犹豫着该如何开口。泷泽犹豫间,又听到光一的声音响起。
“既然都来了,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你们知道,我向来不喜欢转弯抹角的!”光一一边随意地说道,一边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后,又道:“有什么事先坐下再说吧。”说罢,便放下茶杯,默默地看着眼前的三人,似是在等着他们说话。
泷泽三人见状,相互看了一眼后,便依次坐下。泷泽开口之前不自觉地看了一眼身旁的翼,接到翼鼓舞的目光后,深吸一口气说道:“皇兄,其实你应该猜到我们来找你的目的了吧?!”
光一听了,抬眼看了一眼泷泽,然后又看了一眼龟梨,说道:“是因为赤城的事?”
“不!不止赤城的事,还有皇兄昨天和我说的那件事!”泷泽立刻说道。他知道光一应该猜到了全部,却故意没有全部说出来。
光一听了,看着泷泽一脸严肃的表情,却皱着眉头略带疑惑的表情反问道:“哦~昨天我有和你说过什么吗?”
“呃···”被光一这样一问,泷泽不禁觉得有点尴尬,愣愣地看着光一,然后一脸无奈地苦笑道:“皇兄,这个时候就不要再捉弄我了!”虽然清楚自己的这位皇兄一向淡定,但是看着光一一点也不紧张的表情,泷泽不禁有点急了。
看到泷泽急躁的样子,光一不由得笑了笑,随即一双眼却锐利地盯着泷泽,沉声说道:“既然来找我,那是代表你有卷入斗争的觉悟了?”
泷泽被光一忽然锐利的目光给怔了一下,当明白他话中的意思时,默默地和光一对视了一会儿后,轻轻地点了点头,道:“事到如今,我也不能再退让了!我相信赤西他们是无辜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有人对他们栽赃嫁祸,让他们含冤受罪,更何况,这次锦织最终的目标是我,我已经没有选择了!只是···只是我没有能力救赤西他们,现在能够救他们的只有皇兄一个了,所以,请皇兄想想办法吧!”泷泽激动地说道。
光一静静地听泷泽说完,似是在思索着什么,没有说话。这个时候,龟梨忽然站起来,冲到光一面前跪下,双手伏地,大声地说道:“恳求大皇子拯救赤西王,他真的是无辜的!我龟梨和也愿意做牛做马来报答大皇子的救命之恩。”
龟梨的举动吓了泷泽和翼一跳,看着救主心切匍匐在地的龟梨,二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齐齐看向了光一。
只见光一默默看了一眼龟梨后,似是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道:“龟梨,起来吧!如果赤西是无辜的,我绝对不会让人冤枉他。更何况,锦织那老狐狸最终的目的还是我,所以我更加不会让他的奸计得逞。”
听到光一的话,龟梨猛地抬起头,一脸惊喜地看着光一。
光一看着龟梨,神情严肃地说道:“龟梨,你先起来!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系!”龟梨听了,连忙站起来。
“你说叛变的主谋是赤城的骑兵队队长田中圣,他平时是个怎样的人?”光一问道。
“圣的脾气虽然比较暴躁,但是却非常讲义气,人大大咧咧的,却没什么架子,和军中上下,府里府外的人都能打成一片。他与步兵队队长田口淳一郎、前锋中丸雄一以及参谋上田龙也和我和赤西王六人是在赤城一起长大的,我们六人称兄道弟,感情十分之好,赤西王对我们一直十分信任,赤城的大小事务几乎都是我们五人协助赤西王打理,所以如果不是那天晚上亲眼经历,我们五人根本无法相信他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龟梨说着的时候不禁露出痛苦的神色,似乎仍未能接受自己好朋友叛变的事实。
“你们说那天晚上设宴,是在什么地方?有什么人?”光一继续问道。
“就在赤王府。因为赤西王说我们几个好久没有一起举杯畅饮了,所以打算利用寿宴好好喝一场,因此出席寿宴的就只有我们六人。”龟梨答道。
“那王府的守卫是谁负责的?你们出事了,难道一个士兵也没有出来?”光一挑眉问道,语气神情越发严肃。
“系!”被光一的气势所怯,龟梨不禁更是紧张了,深呼吸一口气后,才说道:“赤王府的守卫是我负责的。因为圣说要办一场别出心裁的宴会,所以主动包揽了一切宴会的事务,说要给我们一个惊喜。那天晚上他请了很多歌舞伎团和杂耍的人员前来王府,当时我想,既然是圣带来的,应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所以···便没有一一查问,而且赤西王吩咐了,不想宴会那天被人打扰,所以我没有安排太多的守卫在宴会厅附近。可是···万万想不到···当我们喝到一半的时候,却开始头晕目眩,全身乏力。我们立刻察觉可能要出事了,正想开声呼唤守卫进来,谁知那些表演的人却蜂拥而上,将我们五个人都擒住了,唯独圣一点事也没有。”龟梨说到这里,神情渐渐变得愤怒起来,咬着牙继续说道:“他说整个赤王府都已经被他的人控制了,叫我们不用浪费力气求救。我们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没有回答我们,只是用剑指着赤西王,逼他将印鉴和兵符交出来。赤西王又气又怒,自然不愿意了。于是圣当着我们的面,对赤西王拳打脚踢,妄想逼他就范。赤西王性子本就高傲,被自己的好朋友背叛,又被如此凌辱,宁死也不愿意将印鉴和兵符交出来。后来···后来···”龟梨说到这儿,神色变得犹豫起来,偷偷抬眼看了一眼光一,看到他正沉着脸看着自己的时候,才结结巴巴地说出来:“圣知道···赤西王很注重感情,而且他和我感情最好,所以···所以便用我来要挟赤西王,说如果不交出印鉴和兵符,就将我杀了。”龟梨说到这儿,便顿住不说了,一直低垂着头,身子在微微发抖。
“所以···然后呢?”光一厉声问道。
“请大皇子恕罪!赤西王···赤西王是为了救我,逼不得已才···”龟梨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慌张地说道。
“那就是说赤西王的印鉴和兵符已经落在田中圣手上了?”光一沉声问道,没有起伏的语气却更是令人心颤。
“···系!”龟梨颤抖着声音答道。
“皇兄,赤西···赤西也是逼不得已才···”丢失印鉴和兵符绝对不是小事,泷泽自然明白它的严重性,只是看着沉着一张脸的光一以及跪在地上又是自责又是慌张的龟梨,不由得于心不忍。
“我并不是怪责赤西丢失了印鉴和兵符,但是你们也应该明白丢失了印鉴和兵符代表了什么吧?!”看着被自己吓倒在地的龟梨以及紧张的泷泽,光一的神色稍微缓和了一点。
“赤西王的印鉴和他所持有的兵符代表了赤城最高的权力,拥有了这两样东西,不但可以掌管赤城,还能调动赤城的一切兵力。赤西王丢失了印鉴和兵符那就代表他丢失了自己的身份、地位还有权力,同样得到了印鉴和兵符的田中圣即使身份得不到认同,但是却可以支配赤城的一切。”一直没有做声的翼接着光一的话说道,平静叙述的声音反而让当场的气氛更加的凝重。
“丢掉印鉴和兵符的事情暂时不要传出去,否则,被锦织知道了,一定会兴风作浪,到时候即使是我,恐怕也保不住赤西了,明白吗?”光一厉声说道。
“系!龟梨明白!”龟梨连忙答道。
“我们也会注意的!”泷泽也说道。
“龟梨,我再问你,田中叛变之前真的毫无异样吗?难道一点破绽也没有走漏?这样的阴谋应该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策划的,肯定是精心部署的!”光一支着下巴,一边思索一边问道。
龟梨听了,苦苦思索了一会儿后,还是摇头道:“我们真的完全没有察觉到圣有什么异样,就连风声也没有收到。我们六人一起长大,朝夕相处那么多年,从来···从来没有怀疑过任何一个人会有异心。”龟梨的声音带着悲伤,渐渐低了下去。可是才停住,却又猛地想到什么似地,抬头说道:“如果要说的话···那就是圣的府中来了一个陌生的人。”
听到龟梨这样说,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陌生的人?”光一眯着眼问道。
“嗯!圣说是他以前出游时认识的一个朋友,因为大家志趣相投,所以一见如故。后来那人来到赤城,便来找圣,还在他府中住下了。那人···好像是从近藤国来的!”龟梨一边细想一边说道,说到后面好像隐隐想到什么,不由得更加紧张了。
“什么?近藤国?”泷泽吃惊地说道,立刻看向光一那处,发现光一眉头紧锁,神色更加凝重了。
“皇兄,会不会是···”泷泽紧张地看着光一,希望能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看来这件事并不止是属下叛变那么简单···”光一维持着动作似是在自言自语,说完后忽然转过头,对龟梨说道:“龟梨,你们是怎样逃出来的?”
被光一忽然这样问,龟梨不由得吃了一惊,定定神后立刻答道:“圣将我们和赤西王分开囚禁。是我的两名亲信趁着送饭时间混进来,将我们救出来的。根据他们探听的消息,我们四人找到赤西王被囚禁的地方,于是便去将他救出来。不料,中途还是被发现了。我们几人被士兵们团团围攻,因为赤西王受了重伤,所以,上田他们便决定由他们抵挡士兵,让我带着赤西王逃走。最后,我和赤西王逃了出来,但是他们就···自那之后,我们就再也听不到任何有关上田他们的消息了。”龟梨悲痛地说道。曾经青梅竹马的六人,现今却是一人叛乱,一人重伤,还有三人生死未卜。一想到这儿,龟梨的心就痛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光一听了后,只是默默地转回头,支着下巴没有再作声。众人看到光一的眉头越来越紧,不由得更是紧张了。最后,翼沉思了一会儿后,说道:“大皇子是不是觉得这件事另有蹊跷?即使有人护航,但是赤西王和龟梨的逃走实在太顺利了,而且这件事还偏偏发生在我们近畿和神威国闹得水深火热之际。”
“翼,你的意思是说田中圣是故意放走仁和和也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泷泽疑惑地问道。
翼看了一眼泷泽,然后又看向了一直在沉思的光一,似是在等待着光一回答。
光一凝神想了好一会儿之后,动了动身子,道:“虽然还不清楚两件事是否有关联?田中圣又是否打着另外的主意,不过,看来处理赤城叛变的事是刻不容缓了。我必须进宫和父皇商量一下这件事,顺便再看看父皇的看法。”
众人听了,也觉得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于是也点了点头。但是一想到即将到来的暴风雨,众人心中无不感到沉重和担忧。



-------------------------------------
没有24,我自己也没有什么动力写文啊,唉~~~~
一如既往,就那样十年了~~

顶端 Posted: 2012-12-11 21:01 | 23 楼
yoyonicole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1
发帖: 1405
威望: 539 点
现金: 87372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222(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8-01-03

扭扭~~呼叫24!!!!
人這麼多就是不見24登場阿~~~~
抱二胡是絕讚的idea, 那氣場阿.......

小象加油囉! 更新速度真快呢
顶端 Posted: 2012-12-11 21:59 | 24 楼
dd1029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106
威望: 394 点
现金: 78166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650(小时)
注册时间:2010-06-07
最后登录:2017-04-11

小象桑,没有24但是有英明帅气的S系大皇子也是很好的 (今天没有茄子吃拉)

脑内幻想 - 244穿着花花绿绿的袍子,背着二胡,拖着小健抱着面包在樱花飘逸的背景里上场,(BGM 回娘家“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那段)- 不好意思不用理我,上班无聊偷懒的产物

顶端 Posted: 2012-12-11 23:59 | 25 楼
zglz0629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837
威望: 360 点
现金: 74352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871(小时)
注册时间:2010-09-13
最后登录:2017-11-29

可爱的小象桑,2424我要24啦~扭动…
其实我更想看酷酷的光一大皇子在24面前会不会有其他的表情呢?←想了下,中午吃的茄子
顶端 Posted: 2012-12-12 00:50 | 26 楼
寒塘渡鹤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783
威望: 281 点
现金: 70484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7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2-11
最后登录:2017-01-10

star!star!!star!!!kochan后面拿小针戳你!!!
顶端 Posted: 2012-12-12 08:48 | 27 楼
大笨象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028
威望: 420 点
现金: 7790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8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5-12-16

第五章
清风拂过翠绿的湖面,荡起一圈圈的涟漪,在湖面缓缓散开,绿柳的倒影随水波晃动,彷如一幅动态的水中画。湖柳绕堤、绿树环抱、池馆水榭,布局巧妙,别具匠心,这小巧而别致的偏宛是皇宫最静逸而清雅的地方。
光一在幽长的走廊上缓缓走着,当看到远远处两个围着石桌一边谈笑一边下棋的身影时,顿了顿,然后稍微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哟~光一~你来了~快!快点过来帮我!我快要被你父皇逼到穷途末路了!”光一才走到他们身后,还未来得问安,便听到东山皇对面的人大声呼叫着自己。
听到那人的叫喊,东山也缓缓转过身,在看到光一的那一瞬间,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却很快又消失了,几乎是在对上光一的眼睛那一刻,咧开嘴笑道:“哈哈~光一,父皇今天的手气可是好得很,你真的要帮他的话可要考虑清楚哦~”
“什么嘛~你是在用你皇帝老子的头衔来恐吓你儿子么?才不用怕他哩~光一,快过来帮我将他打到落花流水,怎么说你也是智多星中居大师的学生,可不能因为皇帝老子是你父皇就丢了老师的脸。”那人一边挥手示意光一过去,一边说道,言谈间的神情语气在面对当今圣上也丝毫没有紧张感和拘束感。
光一听了他们的话,无奈地笑了笑,走到他们跟前,恭敬地行礼道:“儿臣参见父皇,见过植草王爷!”
没错!此刻和东山皇面对面下棋,并且毫无礼数可言的就是近畿开国功臣之一,东山皇的至交好友,和锦织王爷拥有同样高的身份地位的植草克秀。
“还行什么礼?快坐下!快点帮我将这盘棋扭转乾坤!”植草站起来一把拉过正在行礼的光一,将他按下坐在自己原本的椅子上,自己则是一屁股坐在光一和东山的中间。
“喂喂~这可不公平哦~你斗不过我,就找帮手来,而且还是一个下棋高手,那我岂不是亏大了?”东山一脸不乐意的模样说道。
“嘿~事先可没有说不能找帮手哦~你也可以找一个帮手来啊,不过···嘿嘿~全城最厉害的高手已经在我这里了~”植草看着光一一脸得意地说道。
光一看着二人你来我往彷如小孩子般的争吵,不由得觉得有点想笑,谁会想到近畿两大风云人物竟会在这里如此毫无涵养的争吵。低头看了一眼面前的棋局,白子几乎已经被黑子包围,可以说前无去路,后无退路,不过,想要杀出一条血路,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可能要做出一定的牺牲。
光一凝神看着棋盘好一会儿,忽然眼神一闪,像是想到什么,悄悄瞄了一眼还在和植草争闹的东山,不由得心生一计。
“父皇,反正儿臣也很久没有下棋了,棋艺都生疏了,不如就趁这个机会和父皇切磋切磋吧~”光一插话说道。
“哦~你上次和我下棋的时候也是说一年多没下了,结果还不是将我打得落花流水!”东山挑眉说道。
“呵呵~可是父皇也不会喜欢我弄虚作假吧!正所谓战场无父子,一旦看准机会,就必须出手,而且要快、狠、准!”
“啪”的一声,随着光一的尾音清脆有力地响起。随即,只见一颗白子重重地放在了棋盘上,不少白子立刻被困,却也暂时堵住了黑子的进攻。
“呵呵~果然是又狠又准啊~不过那可是要付出沉重代价哦,这样也没所谓吗?”东山先是默默看了一眼光一,正好对上光一投过来的目光。两父子眼神交接的一瞬间似乎都想看透对方的心思,然后又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东山神色平和地将黑子落在棋盘上,随即将被困死的白子一一拿出,收入自己盘中。
“被动地防守也不见得对方就会收手;与其一直被动地静观其变,不如主动出击,让对方知难而退,或是干脆将其擒入网中,一劳永逸。”光一手起指落,白子再次出击,这一次不但成功阻挡黑子的进攻,而且还杀出一条生路。
“好一招声东击西、釜底抽薪之计,但是舍弃那么多白子换来的胜利,真的值得吗?”东山抬眼看向光一,眼里充满了审视的意味。
“如果得到的胜利,它的价值远远大于付出的代价,难道也不值得吗?”光一同样抬眼看向东山,眼里的目光晶亮而坚定。
东山听了,微微一笑,摇摇头,不知是对光一的说话感到无可奈何还是认同了。他将已成定局的棋盘移开,叹了一口气后,道:“有什么就说吧~以你的性格你应该没有那样的闲情逸致来陪我们两个老家伙下棋的吧?!”
“啧!我就知道!”不等光一说话,一旁的植草撇着嘴不满地说道。
光一见状,不由得笑了笑,赔礼道:“父皇,植草前辈,打扰你们下棋的雅兴,真是抱歉!下次光一一定抽时间陪你们好好下一场!”
“那还是不要了!”植草连忙挥手说道:“整个近畿谁不知道你棋艺了得,和你对弈,岂不是自讨没趣!而且你那些快狠准的手段,还是用来对付那些不安分的人吧!”说到后面,植草似乎意有所指,语气也变得颇为无奈,神色也没有了刚才嬉笑怒骂的样子。
“光一,你今次是想说神威国的事还是赤城的事?”东山拿起茶杯,一边问道,一边低头喝了一口茶。
“父皇,儿臣想说的不是一件事,而是两件事!”光一正色道。
“哦?”东山依旧拿着茶杯,却斜着眼从杯沿上方向光一投过去一记询问的目光。
“请饶恕儿臣私底下向赤西和龟梨查问了赤城的相关情况。”光一微微弯腰说道。
“嗯~你说吧!”东山语气平常地应了一声,似乎早就料到似的,轻轻放下茶杯,看着光一,等着他说话。
光一先将那晚龟梨所说的情况向东山和植草说了一遍,东山和植草听了后,都不由得皱眉沉思起来。
“那光一你的想法是怎样?”植草首先问道。
“我认为有几个疑点:第一,赤城叛变的时间和神威国与近藤国接触的时间相差不远,而最令我生疑的是出现在田中府中那个来自近藤国的好友,这三者发生的时间都实在太过巧合了,不得不令人怀疑他们是否有关联;第二,赤城叛乱的主谋肯定不止田中圣一个,他一定还有同党,因为即使计划如何周详,单凭他一个骑兵队队长是不可能一下子控制整个赤王府的,赤王府的守卫是由龟梨负责,按理说他的嫌疑最大,但是府中所有禁卫军却是直接听令于赤西的,所以龟梨即使能够撤离所有守卫,他也没法调动禁卫军;要一下子将全府的禁卫军全部控制住,必须拥有比赤城禁卫军更厉害的力量,但是无论是田中圣还是另外两名队长以及龟梨,都没有这样的力量。如果他们是五人联手共同对付赤西,以赤西对他们的信任程度,下手机会多的是,根本不需要如此大费周章,所以田中圣的同党应该是另有其人,而且还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第三,这也是我目前最疑惑的地方,那就是赤西和龟梨逃走得太顺利了,田中圣既然下定决心叛乱,在已经取得了赤城的控制权之后,为什么不干脆杀了赤西他们呢?而且赤西和龟梨逃走的时候,赤西已经深受重伤,田中既然能够造反,要追杀二人其实并不难,为什么竟然还能让他们逃到京城报信呢?还有就是,田中为什么要造反?如果是和赤西的私人恩怨,他不必如此劳师动众;如果只是为了权力,他应该清楚,赤城作为近畿的封地,即使他现在取得了赤城的控制权,但是只要事情一旦败露,朝廷必定派兵平乱,以赤城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和朝廷对抗,到时候一旦交战,那么他所作的一切都等于白费了。”光一一边说道,一边凝神思索。
“皇上,我觉得光一分析得很有道理。目前最大的谜团都集中在田中身上。如果说他之前封锁消息是想瞒住朝廷的话,那么赤西到达京城的事情他应该知道,他也应该猜到朝廷会有所行动,可是为什么他那边却还是什么消息都没有传出来呢?难道他和他背后的势力真的那么强大,即使朝廷出兵平乱也不怕了?”植草摸着下巴将自己的疑问说出来,然后将目光落在东山身上,似是在等待他的看法。
东山深深吸了一口气,还没有开声却听到光一喃喃自语地说道:“出兵···出兵平乱?难道他的目的就是···”光一忽然瞪大眼睛,倒抽了一口气,直直地看着东山。
在光一震惊的那一瞬间,东山也立刻明白了光一的意思,不由得随即眉头紧锁,沉默了一会儿后,重重地吐出一口气,道:“看来这次真的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你们是说···田中是故意引我们出兵的?”比东山稍迟一步明白过来的植草还是有点难以置信地问道。
“如果刚才光一的分析是正确的话,那么这个是唯一的解释了。赤城叛变的事,如果不是赤西和龟梨的到来,我们京城也无法得知。他们将消息封锁得如此严密,恐怕就是想让我们师出无名。”东山说道。
“这样的话,对于外界来说,我们朝廷无故向着赤城方向出兵,不但和赤城靠近的近藤国和神威国会有行动,就连我们其他封地也会对朝廷有所疑问。”植草说罢,神色不由得更加凝重了,他叹口气后,对东山问道:“皇上,那你打算怎么办?现在我们出兵也不是,不出兵也不是。”
东山听了,视线却转向了光一,默默看了他一会儿后,道:“光一,想必你来之前,心中已有所打算了吧?!”
“父皇,虽然儿臣刚才才猜测到这个结果,不过只是坚定了我的决心罢了。刚才我已经说过,与其被动地静观其变,不如主动出击,夺取先机。”面对着东山审视的目光,光一双目炯炯发亮,丝毫没有怯懦。光一说罢,站了起来,跨出一步,鞠躬说道:“父皇,儿臣恳请带兵出征!”
带兵出征,简单的四个字,短短的一句话,却如平地惊起一声雷,让周围的空气瞬间凝结起来。东山听了之后,神色依旧,却沉默不语;植草在一旁怔怔地看着光一低垂的侧脸,几乎顿住了呼吸。
东山没有说话,光一依旧保持着那个动作,两父子似乎就在沉默中对持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东山沉重地叹了一口气,道:“光一,你可知道出兵代表了什么?”
光一微微抬头看向东山,似是在猜测他的意思。东山不等光一回答就继续说道:“出兵就代表了战争,战争就代表着死亡和鲜血。”
光一听了,没有说话,他明白自己父亲说这句话的意思。朝廷之所以一直对于是否出兵神威而争执不下,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东山迟迟不表态。而光一知道,他的父亲之所以迟迟不表态,是因为不想再见到纷争和血腥。年轻的皇子虽然能够理解父亲心境的变化,但是显然却不能接受。
“父皇,战争固然有死亡和鲜血,但是也可以换来和平。要得到任何东西就必须付出代价,如果牺牲换来的结果远大于失去的,那么牺牲也是值得的!这句话是当年父皇教儿臣的,儿臣一直铭记在心!”光一坚定地说道。
东山听了,无奈地笑了笑,想不到这个儿子居然用自己当年的话来反驳自己,看来自己真的老了,不但没有了当年的雄心壮志,就连性格也变得懦弱了呢。东山再次微微叹了一口气,道:“起来吧,光一!”
光一听了,缓缓抬起了头,看着东山,似乎在等待着结果。东山默然地看着眼前的光一,这个儿子一直都是自己的骄傲,不但因为他天资聪颖,才华过人,而且在他的身上有太多自己年轻时的影子了。
“明天早朝的时候,朕会宣布这件事的!”东山收回视线,缓缓地说道。
“谢父皇!”听到此话,一直紧绷着神经的光一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那锦织那边呢?因为他管辖的地方和近藤国有很多经济来往,我们两国一旦开战,所有来往必定断裂,所以锦织才一直反对出兵的,而且他一向和光一唱对台戏,想必他一定会极力反对的!”植草忽然说道。
听到植草的话,东山的眉头不由得又皱了起来,似是在思索着如何应对。
一旁的光一听了,想了想,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本账本,递到东山面前,道:“儿臣有一样东西想请父皇过目!”
东山见状,有点疑惑,伸手接过账本翻了翻,不由得立刻瞪大了眼睛,匆匆将整个账本浏览一遍后,然后将他递给一旁的植草,似笑非笑地轻哼一声,道:“光一,你一直说锦织是老狐狸,但是现在看来,你这只小狐狸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面对父亲不知是赞还是贬的话语,光一微微一笑,道:“我只是未雨绸缪罢了!”
“哈哈~好一句未雨绸缪啊~连这个也落在你手上,光一你小子还真不简单啊~”植草一边翻着账本一边说道。
“既然如此,你就尽管备战吧!锦织那边我会负责的!”东山说道。
“系!谢父皇!”光一颔首说道。
待光一走后,东山微微叹了一口气,语气中似乎悲喜交织,道:“ 我一早就知道光一这个儿子必定是人中之龙,只是想不到心思谋略居然如此细致谨慎。这本账本看来应该早就得到了,却一直没有拿出来举报锦织。他应该猜到我多少会偏帮锦织,所以觉得即使拿出来也达不到他想要的效果。但是现在这个时机拿出来就完全不同了,不但抵消了我一直以来的顾虑,也借我来压制住了锦织,还替他自己谋取到了一个建功立业的好机会,简直是一举三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手上肯定还握有锦织的其他把柄。”
“呵呵~光一凡是都留有后着,这一点很像你,他青出于蓝,不好么?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我知道你一向很看重光一,不仅因为他的生母是你这辈子最爱的女人,还因为三个儿子之中他和你最像。”锦织说道。
“嗯~你说得没错~他不但是我心中最骄傲的儿子,还是我看中的皇位继承人。但是,植草,你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没有立他为太子,而且在他和锦织的斗争中总是偏帮着锦织吗?”东山轻轻地说道,神色间隐隐可见无奈与担忧。
“难道不是因为你对锦织有愧疚吗?当年在战场上,你被敌军围困,锦织单枪匹马将你救了出来,但是他却身受重伤,而且右手伤及经脉,再也不能拿剑了。对此,你一直心感愧疚,所以这么多年来,即使锦织如何目无皇法,你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对于他和光一之间的明争暗斗,更是处处帮着他。”植草疑惑地说道。
“没错!这的确是其中一个原因。锦织自小就喜欢习武,右手废掉的事情犹如夺取了他最爱的东西,虽然他一直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我知道他对于自己右手废掉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并不是说怨恨我,只是心中始终有一条刺。所以,无论他想要什么,我都尽量让他得到,对他的所作所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东山再次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可是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却是因为光一。”
“因为光一?”植草诧异地说道。
“嗯!光一这个孩子自小就心高气傲,再加上天资聪颖和大皇子的身份,随手可得的东西太多了,而且从来没有失败过。没错!三个儿子之中他天份最高,资质最好,但是却没有秀明的和气忍让、凉介的乐天知命,而是多了一份戾气。”东山若有所思地说道。
“所以这么多年来,你没有立太子,不是因为锦织多般阻挠,而是想磨练光一的心性脾气?”植草猜测道。
东山点点头,继续道:“我希望他为人处事能够学会宽容、学会付出,还有能够承受失败。”
“纪之啊,我还真不知道你是一个如此伟大的父亲呢~呵呵,不过不知道你的儿子是否都能明白你呢?”植草笑笑地说道,并且难得久违地直呼了东山的名字。
东山不置可否地淡淡一笑,然后缓缓收起笑容,转向植草说道:“植草,那么就麻烦你拿着这本账本走锦王府一趟了!”
植草听了,先是一愣,然后露出一副十分无奈的样子说道:“唉~虽然我已经不理政事很久了,锦织那个家伙也不想搭理他,但是为了好兄弟还有好贤侄,看来不走这一趟也不得了,谁叫你的身边没有比我更适合去做这件事的人呢?”
“哈哈~别这样嘛~最多下次下棋的时候我让你几子~”看着植草那一脸为难又委屈的模样,东山不禁大笑起来。
“谁要你让啊???下次我一定将你打得落花流水!”
微风轻抚,嘻哈的笑声在风中飞扬,却吹不散那一场即将到来的战乱。
光一站在窗前似是百无聊赖地玩弄着摆在窗台上的盘景,又似是在默默地沉思着,就在这个时候,秋山来报,说植草王爷来拜访。光一听了,先是一怔,随即想到什么似的,连忙走出去相迎,可是才走出院子,便看见植草已经笑眯眯地走了进来。
“植草前辈!”光一连忙迎上去。
“光一!”植草笑呵呵地向光一打招呼。
光一走到植草面前,对身后的秋山说道:“秋山,我和植草王爷有事商议,你在外面守着,不许任何人打扰!”
“是!”秋山应声退下。
“植草前辈,请到里面坐!”光一说道。
二人才走进屋内,植草便说道:“光一,我已经见过锦织了。”
听到植草的话,光一并没有吃惊,只是默默地看着锦织,似乎等着他继续说下去。植草收起平日嬉笑的脸容,神情有点严肃,说道:“那本账本的确是他的致命伤,所以对于让你领兵出战一事他也不敢再有异议,不过他向皇上提出了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光一听了,不由得皱眉问道。
“希望兵部侍郎樱井翔随军出征!”植草说道。
光一听了,眉头皱得更紧了,锦织这样做的意图他自然明白,不由得冷冷地哼了一声。
“虽然皇上也明白锦织这样做的目的,但是如果不答应的话,恐怕锦织还会想其他办法千方百计阻挠,皇上暂时还不想和锦织有正面冲突,所以只好答应了。而且撇开樱井翔是锦织爪牙这一身份,他也的确是此次出征的合适人选。此人虽然年纪轻轻,但是足智多谋,而且出身武将世家,练得一身好本领,所以,皇上虽然顾虑他是锦织的人,但是考虑到他对此次出征的作用,还是答应了。”植草无奈地说道。
“我明白!”光一点头说道,但是语气多少带着点不情愿。
“光一,听说那个樱井翔心机颇深,锦织派他随军出征,一定有问题,你可要多多防着他啊!”植草担忧地说道。
“我会的了!植草前辈,我出征的这段时间,朝中的事就拜托你了!”光一说道。
植草听了,自然明白光一的意思,笑笑道:“放心吧!虽然我不理朝政已经很多年了,但是朝中的一举一动我还是清清楚楚的。再说,有我在,锦织那家伙也不敢太造次,而且朝中还有泷泽呢,他虽然没有你那么精明和深思熟虑,但还是很可靠的!”
光一听了,轻轻笑了笑,道:“那一切就拜托前辈了!”
“嗯~对了,光一,对于此次出兵,你已经有计划了吗?”植草忽然问道。
光一听了,没有立刻作答,似乎在沉思着什么,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方向好一会儿之后,才缓缓转过头,说道:“前辈,出征之前,我想先去奈良一趟!”
植草听了,先是一惊,眨眨眼睛看着光一,然后了然地说道:“如果能够得到他的相助,你必定事半功倍!”植草说完,却又露出担忧的神色,说道:“可是,他会答应吗?他都隐居那么多年了!”
“无论如何,我也要试一试!”



-----------------------------
忽然觉得我好厉害,为了244的登场可以敲出那么多字/(ㄒoㄒ)/~~(其实是最近没有写茄子防SG = =)


今天在办公室“废寝忘食”地写文的时候,上司忽然走到我旁边看了一眼我的电脑,然后问:“在干嘛?”
我先是一慌,然后淡定地继续敲字,道:“论文···”
上司又看了一眼屏幕密密麻麻的文档,点头道:“很厉害嘛~可以写那么多字!”然后便走开了!
“······”
靠!!!这样都相信。虽然你老已经四十多岁,不太懂电脑,可是姐都毕业好几年了,还写啥屁论文啊!!!(继续脑内一下,如果他看到的内容正好是嗯嗯啊啊的话,不知道会做何感想···囧)
一如既往,就那样十年了~~

顶端 Posted: 2012-12-12 20:57 | 28 楼
crystal_tears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天使
精华: 0
发帖: 281
威望: 155 点
现金: 616281840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12
最后登录:2015-10-17

24终于要出场了!!!果然是STAR!!
看样子还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啊,或者是很厉害人物推荐的人?他们以前认识么
KinKi Kids forever!
顶端 Posted: 2012-12-12 21:13 | 29 楼
«12 3 4567» Pages: ( 3/45 total )
♥新KKK之家♥ » ♂♂文文发布会♂♂

Total 0.016749(s) query 4, Time now is:10-15 17:5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5.3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