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KKK之家♥ » ♂♂文文发布会♂♂ » 【KT】战国恋物语 更新至第六十章,全文完!(小剧场更新在432楼)
«1 2 3456» Pages: ( 2/45 total )
本页主题: 【KT】战国恋物语 更新至第六十章,全文完!(小剧场更新在432楼)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大笨象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028
威望: 420 点
现金: 7790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8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5-12-16

呼~~第二章有些长,所以累死我了~~前面几章因为要交代一些事情,所以比较冗长、啰嗦、枯燥,而且没有24.。。。

fns的香蕉必定火爆啊,要不要想一个香蕉的梗呢。。。但是怎样的梗想必都无法超越长濑babe了~~那是宇宙无敌级的 = =

----------------------------------------下面是累·死·人的第二章----------------------

第二章
第二天早上,光一前往皇宫参加早朝的时候,在宫门处远远便看见锦织铁青着一张脸走过来,那股阴沉的气息大老远便感觉到了,以至于他的亲信们跟在他身后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光一看到这副景象,不动声色地笑了笑。锦织似乎也看见了光一,不由得怔了怔,神色有点怪异地看了眼光一,但是很快又恢复镇静,对着光一点了点头。两人虽然一直暗中相争,却从来没有真正撕破脸皮,所以光一也微笑着点了点头。锦织又神色不自然地看了眼光一后,这才继续向前走。光一看着锦织离去的背影,心里暗暗发笑,轻哼了一声后,正想转身步入皇宫,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叫喊。
“皇兄!”
光一回头,只见自己的二弟泷泽秀明快步向自己走来,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皇兄,早安!”泷泽走到光一面前,尊敬地说道。
“嗯!”光一点点头,二人一同向着大殿走去。
“皇兄遇到什么高兴的事情了吗?”泷泽看着光一脸上的神色问道。
“哦?为什么这么说?”光一有点疑惑地转头问道。
“呵呵~因为平日皇兄早朝的时候总是一副起床气未散的样子,今天却好像···嗯~就是神清气爽的样子。所以想着皇兄是不是遇到什么高兴的事情了?”泷泽笑着说道。
“哦~是吗?!”光一笑了笑,然后又说道:“可能因为昨晚做了个好梦~”
“哦?那究竟是什么好梦能让皇兄神清气爽?”泷泽好奇地问道。要知道他这个高傲而又霸气外露的皇兄,每天早上上朝之前都是一副未睡醒的样子出现在皇宫,低沉的气压加上本来冷傲的神色,总是让一帮大臣敬而远之。
“嘛~就是梦见一只漂亮的猫王擒住了一只老狐狸!”光一高深莫测地说道。
泷泽听了,不由得顿住了脚步,一脸愕然又疑惑的表情看着光一,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啊?他那个不苟言笑的皇兄居然说起了冷···笑话···泷泽默默地打了冷颤后,便又快步追上光一。
谈笑间,二人已经来到大殿外,一众大臣见了他二人,连忙上前鞠躬行礼。颔首间,光一又暗暗看了一眼锦织,只见锦织依旧一脸阴沉地站着,似是在深思,竟然连自己和泷泽进来都完全没有察觉,由此看来,锦织并没有怀疑是自己的人对他做了手脚。哼!既然这样,一会儿本王子就好好送一份大礼给他吧!光一一边想着,一边向自己的位置走去。
“皇上驾到——”
“参见皇上!”
东山皇在侍卫和太监的簇拥下出现在大殿内。东山皇是近畿国的开国皇帝,年轻的时候带领着一帮部下一举平定了纷乱三十多年的近畿地区,建立近畿国,并凭借着自己的睿智开创了近畿的盛世。但是随着东山最爱的皇后以及宠爱的两位姬妾纷纷离世后,东山不禁感到身心疲累,心境情性也大大改变,完全没有了年轻时候那种号令千军、一统天下的气势,反而更热衷于音乐园艺这些陶冶性情的东西。因此对于曾和自己一同打天下的锦织,他那些专横跋扈的事情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关于朝中对三位皇子关于皇位继承人的流言蜚语也充耳不闻,而且迟迟未确立皇位继承人。对于朝廷内的这些波涛暗涌,东山仿似毫不关心的态度,着实让一众大臣猜不透他的打算。
“众卿家平身!”东山皇在龙椅上坐下后,先是环视了一圈朝下的大臣们,然后有点无力地叹一口气后,说道:“今天早朝,我看还是继续讨论昨日关于是否出征神威国的事情吧。神威国自从现任君主上任后,一直不断骚扰我国边境,引起大大小小的纷争,致使边境百姓苦不堪言,而且近日接到边境来报,他们的君主公然和近藤国接触。我想大家都知道,近藤国虽然不是大国,却也是我们的附属国,而且地势扼要,可以说是我们近畿国防范神威国和冈田国的天然屏障,一旦近藤国背信弃义,与他国达成联盟,将对我国造成极大的威胁。但是目前近藤国方便并没有任何的表示,既不撇清与神威国的关系,也没有明说要脱离我国,所以一旦贸贸然出兵,将会破坏我们和近藤国十多年来的诚信。对此,不知各位卿家还有何高见?”
“皇上,神威国屡屡侵犯我边境,不但危害边境百姓的生命,而且经常扣压我们的商旅,明显是对我们的挑衅,倘若我们一直退让,只会让他们得寸进尺,也会被别国耻笑我们近畿胆小懦弱。所以,臣主张出兵讨伐,以显我国神威!”说话的是财政大臣冈本健一。
“皇上,虽然神威国一直咄咄逼人,但是并没有公然进军我国的意思,而且近藤的态度也很暧昧,如果还没有弄清楚就贸然出兵,恐怕不但和近藤失去和气,而且还会给神威国出兵的借口,到时势必要牵起一场大战啊!所以,恳请皇上三思!”礼部大臣佐敦启悟说道。
两人说完之后,殿内的大臣不禁开始窃窃私语,大臣们基本上都分为两派,一派主张出兵、一派主张议和,议事再次回到昨日的胶着状态。东山见状,不由得微微皱眉,暗暗叹一口气后,正想说些什么,却听到门外忽然传来一阵骚动,似乎有侍卫在大声吵闹。众人听闻,无不感到吃惊,早朝议事的时候是严格有人在外喧哗吵闹的,违者一律处斩。究竟是什么人居然如此大胆,在大殿外骚扰?
东山对身旁的公公使了一个眼色,公公连忙奔出殿外,不一会儿便急匆匆地跑回来,神色慌张地说道:“启···启禀皇上,是赤西王···赤西王爷在外求见!”
众人听了,纷纷吃了一大惊,赤西王爷乃是赤城封地的王,按近畿律例,没有皇上宣召,主管封地的大臣一般不能随便进京!所以,对于赤西的忽然出现,所有人都感到十分的吃惊和疑惑。
东山听了,脸上也不由得露出疑惑和不安的神色,赤西无故出现在京城,想必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所以连忙说道:“快召!”
当带着一身重伤、狼狈不堪地并且要由属下搀扶着才能走进大殿的赤西仁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众人更是吓了一跳。就连一向神色淡定的光一和一直心不在然的锦织都吃了一大惊。作为四方封地中最年轻最高傲的王,赤西仁何以会以这副姿态突然出现在京城、出现在大殿上?一直和赤西感情甚好的二皇子泷泽秀明见状,更是一个快步踏上前,帮忙扶着赤西,一脸担忧地问道:“仁,你没事吧?怎么会这样?”
“赤西!”
赤西才抬头看向泷泽,便听到东山皇低沉的声音在大殿响起,连忙踏前两步跪下,道:“臣赤西仁参见皇上!”
“赤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何突然出现在京城?又为何受如此重伤?”东山急切地问道。
跪在堂下的赤西,一直低垂着头,身子在拼命地颤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似乎在拼命地压抑自己心中的愤怒。
“赤西,有什么事就说吧!你弄成这个样子,是不是封地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光一沉声说道。
听到光一的声音,赤西抬起头看向了光一,本来漂亮精致的脸容布满了血迹和污垢,悲愤的双目充满了血丝,却在抬头看向光一的那一瞬间,变得彷徨而无助。
光一默默看了赤西一眼,朝他点了点头,鼓励他说话。
赤西将目光收回,却依旧低着头不敢看向高高在上的东山皇。他双手抱拳,指尖几乎掐进肉里,似乎在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颤抖着声音道:“启禀皇上,赤城封地···被叛军占领了!”
“什么?”此话一出,在场的人无不倒抽了一口气。
近畿国建立之时,东山皇为巩固江山、防范外敌,也为了表彰与自己一同打天下的功臣,除了将两位至亲好友锦织一清和植草克秀封王留在朝中协助自己之外,其余四位功劳最大的将领分别赐地封王,各自在近畿国四方边境驻守。封地的王最大的重任便是守护边境,防止外地入侵;他们享有封号、土地世袭的特权,除了军队的事务有所限制外,可以自行处理封地的一切事务而无需向朝廷禀告,除非皇上召集或有重大事务禀告,否则无需上朝,也不参与朝中的议事,可以说是一个独立的小王国。因此众人见赤西如此狼狈又突然地出现在大殿上,无不感到震惊和疑惑。当听到从赤西口中说出赤城封地被叛军占领的消息时,更是惊得说不出话来。一方封地失守,那就代表那一边的国土岌岌可危。
“赤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快说!”一向温文儒雅的东山皇听到这个消息,也不由得急躁和不安起来。
“启禀皇上···”赤西微微喘着气,年轻的脸上却现出了愤怒、痛心、自责和不甘各种情绪交织的复杂表情。“是臣看管不力,以致让人有机可乘,盗取兵符,控制军队,宫殿被占,臣也惨遭暗算、失手被擒,幸好亲信部下拼死相救,臣才能逃出封地。”赤西说到后面的时候,脸上不甘和被屈辱的神情越发明显。
“那究竟是谁?谁是主谋?”东山皇激动地问道。
赤西听了,却默默低了头,垂在身旁两侧的手发出“咯咯”的声音。
“大胆!赤西仁!皇上在问你谁是主谋人呢。为什么不说?难道是你勾结外敌?”一直默不作声的锦织忽然大声说道。
“不是的!皇上!”搀扶着赤西进来的那名部下忽然冲到赤西身旁跪下说道。
“大胆!你又是谁?竟然敢随便在大殿上出声?”锦织瞪着那名部下说道。
“启禀皇上!臣龟梨和也,乃是赤城封地的禁卫军统领!一时情急,冒犯天威,还请皇上恕罪!”龟梨恭敬地说道。
“龟梨?前任赤西王部下先锋龟梨一郎是你什么人?”锦织忽然挑眉问道。
“正是家父!”龟梨答道。
“啧!难怪!都是贼眉贼眼的人!”锦织嘲弄道。
“你!”
“仁!”
听到这话,一直低着头的赤西却猛地瞪着眼睛看向了锦织,却被身旁的龟梨一把拉住,并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什么,赤西这才强压着自己的怒火冷静下来。
“锦织王爷,还是先听仁和和也说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事吧!”泷泽开口说道。赤西仁小时候曾随父进京,在京城住过一段时间,因为宫中皇子和封地世子中,他们二人年纪最相近,所以不由得志趣相投,成为知心好友。泷泽虽然贵为皇子,也比赤西年长一两岁,但是因为为人和睦,没有架子,而赤西天生傲气,自小轻狂,也没有畏惧泷泽的身份,二人反而一见如故。那时,作为陪读书童,龟梨一直跟随在赤西身边,三人一起在宫中上课、练剑、游玩,感情日渐深厚。后来,即使赤西和龟梨回到封地,三人之间的联系也从未断过。因此,听到锦织对二人冷嘲热讽,不由得有点看不过去,但是碍于锦织是自己的老前辈,又是朝中重臣,所以只得开口移开话题。
“没错!现在最重要的是问清楚封地被占领的事情,而不是犹如长舌妇人般对人说三道四、评头点足。”
岂料,泷泽才说完,光一冷冷的声音立刻又响起,无疑是将刚刚缓和的气氛又紧绷起来。锦织听了,立刻瞪着光一,正想回击,却见光一斜着眼、目光凌厉地看着自己,那不言自威、霸气外露而且明显充满挑衅的神色竟然让纵横朝野多年的锦织也有点怯懦起来。
光一身后的泷泽见状,有点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的皇兄,心中却由不得暗暗佩服。当今朝廷,胆敢和锦织王爷公然争斗的,也只有自己的大皇兄堂本光一了。
锦织定定神,深吸一口气,正想反击的时候,却听到东山皇说道:“好了!不要再说其他了!还是听听赤西王说吧!”东山皇虽然近年性情转变很多,但是身为皇者,身上那种由内显露出来的威严感还是毫无疑问地存在的。因而听到东山皇如此一说,光一和锦织都不再相争,众人也立刻停止了私语,将目光再次移到赤西王和龟梨身上。
“赤西!你必须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出来。身为封地的王,你应该很清楚这件事的严重性和危害性!”东山转而对赤西说到,语气中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系!”堂下的赤西听了,似是有点犹豫,却还是低低地应了一声。赤西深呼吸一口气后,开始缓缓说道:“犯上作乱的是···禁卫军骑兵队队长田中圣。”赤西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右手不自觉又紧紧握成拳,就连声音都有点颤抖。
“田中圣?田中信吾的儿子?”东山吃惊地问道。
赤西点了点头,却怎么也无法再开口说下去的样子,而且身体似乎已经连跪在那儿都十分吃力,一直暗暗地用手捂着自己肚子左方,不时地喘着气。大殿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虽然皇上还在耐心地等待,可是有些官员已经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了。
身旁的龟梨见状,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说道:“启禀皇上,赤西王大人在封地的时候遭田中暗算,已经身受重伤,加上日夜兼程赶到京城报信,身体已经到了极限。臣龟梨和也斗胆恳请皇上恩准,让臣来陈述这件事。”
东山皇听了,看了一眼赤西后,对龟梨说道:“那好!龟梨,你说吧!”
“谢皇上!”龟梨说着,似是沉思了一会儿后,便咬了咬牙道:“启禀皇上,田中圣叛乱的那一天晚上,正是臣的生辰。赤西王在宫中摆了一场小小的夜宴,为臣庆生。岂料,田中在酒中下毒,致使我们所有人都全身乏力。他将我们擒住,控制了所有禁军以及整个皇宫,并封锁了消息。我和另外三名队长拼死才将赤西王救出,我和赤西王在三名队长的掩护下逃出了赤城。田中一直派人追杀我们,而我们身上已经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又不想打草惊蛇,所以唯有一边逃避田中的追杀,一边赶到京城报信!”说罢,一直强忍着情绪的龟梨也不由得红了眼眶。
龟梨说完,大殿内一阵沉默,似是都在思索这件事。忽然,却听到锦织冷嘲了一声后,说道:“哼!简直是疑点重重!这件事实在是太诡异也太可疑了!赤西你身为赤城的王,掌管整个东部地区,连自己属下有谋反之心也丝毫没有察觉。叛变之事肯定不是一时三刻能够做到的,一定谋划了很久,你居然一点也没有察觉。真是失败!”
听到锦织的话,赤西的脸立刻就白了,瞪着眼看着锦织,眼中充满了被羞辱的愤怒,却又完全无法反驳。因为他直到现在也不敢相信,那个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出生入死的好兄弟竟然会背叛自己。这次事故,对赤西最大的打击不是失去封地的耻辱,而是被好友背叛的痛苦。所以,刚才才会无法将这件事说出来。
“哼!当年前任赤西王去世你继承世袭之位的时候,才十五岁,我就怀疑你一个黄毛小子能否担当此重任。岂料五年过去了,居然毫无长进,竟然连封地也被占领了,简直有愧你先父赤西宗义的威名!”锦织咄咄逼人地说道。
“锦织王爷!”
锦织才说完,便听到一个压抑着愤怒的声音响起,众人循着声音看过去,竟是一直和睦可亲的二皇子泷泽秀明。锦织似乎也被泷泽的声音吓了一跳,看着泷泽竟然一下子说不出话了。
当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泷泽才猛然回过神来,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刚才听到锦织如此羞辱赤西,实在过分,所以一时沉不住气才脱口而出。泷泽当即冷静心神,极力用平和的语气说道:“王爷,赤西虽然年少,但是掌管封地之后,也并无过错,这次出事,恐怕是另有内情!我想,还是调查清楚再行定夺,不然冤枉了,不但有损我朝声誉,也会打击其他封地的王对我们的信任。”泷泽说完此话之后,连呼吸也变得小心翼翼,自己虽然贵为皇子,但是实力却不足以和锦织这个纵横朝野二十多载的老狐狸相对抗,一旦触怒了他,不但令赤西陷入更加艰难的境地,恐怕日后自己也难安生。
“哼!即使没有过错,那也不代表做得好!”锦织冷哼一声后,继续说道,显然并不给面子泷泽这个二皇子。“这件事实在太多疑点了。好!就算你们对田中的谋反一无所知,但是封地和令牌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何轻易被他夺取?还有你们说田中圣在你们酒中下毒,那为何不干脆将你们毒死?而是让你们有机会逃走?该不会里面有什么阴谋吧?”
赤西和龟梨听了,身子微微一僵,瞪大眼睛看着锦织,最后又不约而同地垂下了头,赤西咬着唇似乎打定主意不回答,而旁边的龟梨则在沉默一会儿之后,正想辩解,却被赤西一把拉住,示意他不要在说话。龟梨诧异地看着赤西,只听见赤西用只有二人的声音说道:“无论为此要负上全责或是失去性命,我也绝不后悔。唯一后悔的是,我这个做儿子的无法守住父亲的使命和基业。”赤西说罢,对着龟梨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龟梨怔怔地看着赤西,隐隐似乎开始明白赤西的打算,心中顿感惶恐和不安,正欲出声阻止的时候,却听到大殿上响起一阵拍掌声,众人一阵诧异,连忙看过去,却发现大皇子堂本光一嘴角含笑地拍着手掌,众人不由得更是疑惑,然后便听到光一语带笑意地说道:“精彩!真是精彩!想不到锦织王爷年纪大了,脑子还是一样灵活!如此了得的推理能力、观察能力、质疑能力真是令人大开眼界!我想,刑部的主审官也要向你拜师学艺才行了!你说,是不是,王爷?”光一说完,笑意盈盈地看着锦织,微微眯起的眼中折射着一丝让人看不透的寒光。
锦织被光一那个笑脸弄得有点发寒,完全不知道光一葫芦里买什么药,只觉得被他这样当面明赞暗讽,老脸实在有点挂不住,但是又对他有所忌惮,现在又是在殿上,皇上也在场,因而也不好当场翻脸。只得忍着一口气,同样堆起笑脸,道:“大皇子殿下真是过奖,不知道大皇子殿下对此事又有何高见呢?”
光一听了,先是装出一副无辜困惑的模样,然后一脸谦逊的样子说道:“嗯~本皇子自认没有锦织王爷如此厉害的推理能力了,没有任何证据,不需经过调查,省略一切审讯过程,就能知道直接结果。我想,还是要等到查明一切真相,本皇子才能回答王爷这个问题了!”
光一明显的冷嘲热讽,将锦织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绿的,而且这番明显暗示要调查事件的话也将一些官员的悠悠之口给堵住了。
站在光一身后的泷泽看着面前对一切事情都运筹帷幄的光一的样子,心中不禁暗暗佩服,却又不由得有点不甘和气馁。这么多年来,自己虽然十分敬重这位同父异母的皇兄,但是说如果没有争胜之心,那是完全不可能的。虽然不至于像史书上那些皇族那样争得头破血流、骨肉相残,但是至少也想知道自己和他的距离究竟有大?自己又能否超越他?不过,现在看来,似乎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呢。思及至此,泷泽不禁自嘲地笑了笑。
“好了!众位卿家不必再争执了。”一直默默地听着众人争执的东山皇,忽然开声说道。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后,转而对赤西说道:“赤西,锦织的疑问的确很有道理,朕同样也有这样的疑惑!不过,光一说得也很对,这件事必须彻查,然后才可以定罪!你身为赤城的王,有责任协助调查,所以绝对不能有所隐瞒和徇私,明白吗?”
赤西听了,立刻匍匐在地,恭敬地说道:“皇上,赤西仁有负皇恩,未能守住赤城。即使有千般借口,也无法开脱我作为王的罪责。赤城是我父亲一生的心血,也是守护近畿东边的重要领土,绝对不能落在田中圣这样的叛徒手上。我不求皇上开恩饶恕,只希望皇上能够出兵,助我夺回赤城。之后,赤西仁愿意接受一切惩罚!希望皇上成全!”
此话一出,犹如在朝上炸开了一个锅。“出兵”二字对于现今的朝廷可以说十分的敏感。赤西出现之前,整个朝野正为是否出兵神威而争执不下,现在因为赤城叛变之事,赤西再次提出,无疑使局面更加混乱。
东山听了,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低垂着眼帘似是在沉思。锦织分别看了眼东山和光一,然后又暗暗思索了一会儿后,说道:“皇上,此事万万不可!既然还没有调查,那么赤西就有嫌疑,怎么能让一个有嫌疑的人带兵讨伐逆贼呢?”
“皇上,微臣···”赤西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不料却被东山皇手一挥阻止了。东山皇面向群臣,用几乎不可抗拒的声音说道:“今天早朝就先到这里为止吧!朕自有打算!”说罢,又面向泷泽说道:“秀明,你和他二人感情素好,就先将他们带回你府中好好照料!记住,不能出丝毫差错!”温柔而不失威严的话语,既是体贴也是警告。
“系!儿臣明白!”泷泽听了,微微松了一口气。虽然听皇上的口气未消除对赤西和龟梨的疑虑,但是既然能够交给自己照顾他二人,显然也是不希望有人加害他们。
“但是,皇上···”
锦织依然不死心地想要说话,可是东山皇挥手阻止他,还露出一脸疲惫的神态,道:“锦织,不要再说了!朕今天已经累了,不想再讨论任何事了!”
锦织见状也不敢再忤逆皇上,唯有心不甘情不愿地作罢。
“今天就到这里,众卿家退朝吧!”
一如既往,就那样十年了~~

顶端 Posted: 2012-12-07 20:27 | 10 楼
大笨象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028
威望: 420 点
现金: 7790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8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5-12-16

然后,再一次感谢大家的支持,留意我就不一一回复了,我会努力勤奋更文来报答大家的支持的。    
一如既往,就那样十年了~~

顶端 Posted: 2012-12-07 20:29 | 11 楼
dd1029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106
威望: 394 点
现金: 78166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650(小时)
注册时间:2010-06-07
最后登录:2017-04-11

光一扳起脸来就是王者的模样,不过碰到244就是一副老头/妻管严/烂柿子样。。。

还是没有24。。。。好奇24会是哪国人呢?冈田国人?
顶端 Posted: 2012-12-07 23:45 | 12 楼
寒塘渡鹤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783
威望: 281 点
现金: 70484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7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2-11
最后登录:2017-01-10

人家等待24出现呢,哼!(一把年纪说这么恶心的话,真是...呕...)
顶端 Posted: 2012-12-08 15:28 | 13 楼
kee1993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92
威望: 31 点
现金: 53247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81(小时)
注册时间:2011-11-02
最后登录:2016-10-22

樓主的古代文寫得真好!猶如電視劇般的感覺
到現在剛還沒出場呢?他何時才出場啊?
很心急等不及了!
顶端 Posted: 2012-12-09 00:23 | 14 楼
大笨象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028
威望: 420 点
现金: 7790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8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5-12-16

24是star来的,所以要千呼万唤才出来

----------------------------
第三章
二皇子府
“御医,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一直守在房门外等候的泷泽,一看到御医出来便马上问道。
“回殿下,龟梨统领身上所受的刀伤比较多,但是并不严重。只是可能没能好好料理又日夜奔波,所以伤口有些发炎,只要好好治疗就可以了。不过赤西王就···”御医有点为难地说道。
“赤西怎么了?”本来听到龟梨没什么事,泷泽才松一口气立刻又因为赤西而紧张起来。
“赤西王伤口虽不多,但是后背那一刀,正中肋骨,几乎夺命,再加上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又没能好好休息,情况更是恶化。幸好因为他底子好,才能支撑到现在。”御医说道。
“那他现在怎么样?”泷泽担忧地问道。刚才才一退朝,赤西几乎已经支撑不住想要跌倒,不过倔强的他硬是等到众臣离去才晕迷过去。想起刚才在殿上看到赤西倒下去那一脸如死灰般苍白的脸色,泷泽吓得几乎心都要跳出来了。
“情况虽然不乐观,但是似乎赤西王意志力很坚强,所以···也不能说没有希望!”御医一边看着泷泽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地说道。
“御医,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一定要将赤西王治好!”泷泽喘着气说道。虽然他和赤西已经很多年没有见,但是年少时期那份真挚的感情直到今天还在,这也是身处宫中看惯了人情冷漠的泷泽最珍惜的其中一样东西。
“其实,还有一个方法,可能对治好赤西王的伤有效,只是···”御医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说道。
“什么方法?”一听这句话,泷泽立刻急急地问道。
“靠近我国东北边境的法拉利部落有一种山药,叫艾弗一,乃是治疗内外伤的神药,只要将它内服外敷,说不定赤西王的伤就有救了!”御医说道。
“艾弗一?”泷泽皱着眉头说道,然后看了一眼御医的神色后,问道:“怎么?很难找得吗?连我们的皇宫也没有?”
“此药只生长在法拉利部落,而且听说几百年才结一株,十分罕见,臣也从来没有见过。不过臣听说,三年前他们的大使蜀玛赫来访的时候,大皇子和他一见如故,后来大使回国之后,曾托人带来一株艾弗一送给大皇子的。如果能够让大皇子···”御医说到这儿,便停了下来有点犹豫地看着泷泽。
“皇兄?”泷泽听了,想了一会儿后,对御医说道:“你先行回去吧!这件事我会和皇兄商量一下的!”
“系!臣告退!”御医说罢,转身便走。
泷泽站在原地暗暗思索着,以自己对光一的了解,他并非见死不救的人,不过以前也听说他和法拉利部落大使蜀玛赫非常投契,至今私下仍有联络。那样东西对于皇兄来说,想必也十分珍视,不知道会不会出让?泷泽烦躁地挠挠头,最后还是决定去大皇子府试一试。正想转身,却听到一声呼唤。
“泷泽!”
泷泽转身,看到来者,一直紧绷的神色不由得缓和下来,露出今天第一个笑容,道:“翼,你来了~”
来者乃是今井翼,泷泽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也是二皇子府的参谋,可以说是泷泽在这个世界上最信任的人了。翼本是前任兵部大臣之子,由于在年幼之时,双亲便相继病死。东山皇顾念兵部大臣在世时,为朝廷立过不少功劳,于是将翼接进宫中作为与他年纪相近的二皇子的陪读。泷泽长大后,有了自己的府邸,便将翼也接过来一起住。因为翼头脑冷静而又聪明,所以泷泽便让他担当自己的参谋。
“你是不是准备出去?”翼一边向泷泽走去,一边问道。
泷泽看了一眼翼后,点头道:“嗯~你会这样问,应该已经从御医那里得知了吧?!”泷泽幽幽地叹口气说道。
翼深知泷泽和赤西还有龟梨的感情,所以为了救他二人定必会去相求大皇子。翼想了想后,道:“泷泽,这个时候你去见大皇子恐怕会有不妥。皇上将赤西和龟梨交给你,既是保护也是监视。赤城的叛变还没有调查清楚,他二人现在身份尴尬,如果你现在和大皇子有所接触,难免惹人怀疑。”
听了翼的话,泷泽不由得皱了皱眉,先是有点疑惑,然后立刻便明白了,道:“你是说,有人会怀疑我从赤西那里得到内幕消息,然后和我皇兄去合谋干些什么事?”
翼点点头,赏了一个赞赏的眼神给泷泽后,道:“今早锦织王爷在殿上如此逼问赤西和龟梨,但是你和大皇子却明显在偏帮他二人,所以难免有人会怀疑你们是否和此事有关又或是在暗自打着什么主意。而且此事偏偏出现在我们正讨论是否出兵神威国的时候,就更是令人怀疑赤城、我们和大皇子是否和这件事有关了!如果赤西和龟梨才被你接入府中,你立刻就去找大皇子,你说,别人会怎么想?锦织王爷又会怎么想?还有,皇上又会怎么想?”
泷泽无奈地叹口气,自小在宫中长大,又身为皇子,尔虞我诈的事情看得太多也听得太多,虽然自己和皇兄并无斗争,但是一想到只是见个面也会被人怀疑,心中不免气结。
“但是你也听到御医的话吧,只有皇兄有艾弗一可以救赤西。我不走这一趟的话,赤西也许就···”泷泽既无奈又有点烦躁地说道。
“唉~真是的,去借药嘛~又不一定要你去才能借得到的!你也清楚你那个皇兄的脾性吧!他若喜欢,即使是路过的乞丐问他要,可能他也会给!但是他不乐意了,哪怕是你父皇开口,也未必能拿得到。”翼看着泷泽一脸无奈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泷泽不禁有点糊涂了。
“你不可以去借,我可以啊~”翼白了一眼泷泽。
“可是···谁不知道你是我的人啊?你去不就等于我去了?”泷泽疑惑地问道,被翼的话弄得自己的头越来越大了。
“谁···谁是你的人了!”不料翼听到泷泽这一句,却怪嗔地瞪了他一眼,脸却不经意地红了。
“呃···”察觉到自己话里可能含有的意思,泷泽也不禁有点不好意思,有点尴尬又害羞地说道:“那···你究竟打算怎样?”泷泽深知翼比自己聪明,观察也比自己深透,知道他一定有了想法。
“我今天恰好约了秋山!一会儿和他见面的时候我和他说,让他回去转告大皇子不就可以了!”翼说道。
“吓?可是你和秋山见面不就等于我和皇兄见面了,这有什么分别?”泷泽一脸疑惑地问道。
“唉~你怎么就不能转个弯来想一想呢?”翼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泷泽,然后说道:“虽然你和大皇子是亲兄弟,但是自从各自有了府邸后也很少串门吧。在这个敏感的时候你忽然去找他,当然不可以了。但是我就不同了,我和秋山、屋良、米花还有町田他们可是常常约出来见面,还一起去玩的,所以即使我们在这个时候见面也不会太引人注目,即使有人怀疑,但是也会有多一种猜测。只要他们的顾虑多了,我们的风险也就少了。”
泷泽虽然对翼的推理不是很能理解,不过他一向很相信翼,所以即使搞不明白他那一套道理,还是点点了头表示同意。
“好了!我要出去!早一点将药拿回来,赤西的危险就少一分。”翼说道。
“好!”泷泽说道。
结果,傍晚时分,翼带回来的不仅仅有艾弗一,还有乔装打扮而来的大皇子堂本光一。
正在大厅焦急地等待着翼回来的泷泽,当看到跟在翼后面走进来的光一时,着实吓了一跳。
“皇兄,你···你来了~”泷泽正想脱口而出问光一怎么会出现,但是随即想到这样问很失礼,于是立刻有点僵硬地转换了语气。一边向光一行礼,一边暗暗看向了翼,眼神中充满了询问的意味,就像在说:你不是说我们两个现在不适宜见面的吗?怎么你却将皇兄带来了?
翼明显看见了泷泽投过来的眼神,但是却装作看不见的样子扭开了头。光一默默地看着泷泽和翼的反应,心中已是了然,却故意笑着道:“怎么?秀明,不欢迎我来吗?”
“不!怎么会呢?皇兄大驾光临,臣弟实在是荣幸之至!”泷泽被光一的话生生吓了一跳。二人虽不是同母所生,但是毕竟一起长大,感情算不上相亲相爱,却不会像其他王朝的兄弟那样争权夺利、明争暗斗。光一身为大皇子,乃是皇后所出,生性本就高傲,而且加上气宇轩昂、容貌俊美、天资聪颖、文武双全,更是给人一种高贵而冷漠的气质,所以泷泽对自己这位皇兄一直是又敬又怕。
光一勾了勾嘴角,倒是毫不客气地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却是开门见山地说道:“赤西和龟梨的情况我已经从今井那里得知了。那支艾弗一如果可以救赤西的话,那就拿去吧。反正我放着也是放着。”
“系!那臣弟就代赤西谢过皇兄了!”泷泽有点激动地说道。
“他们小时候进宫的时候,我和他们也相处过一段日子,虽然不算长,但是也有点感情。现在他们出事了,如果真的被人陷害的话,我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光一说得云淡风轻,语气中却带着一股凌厉。
“臣弟也是!而且我相信他们两个一定是清白的!”泷泽一脸肃穆地说道。
“父皇今天不在朝上审问他们,是念在赤西和龟梨的父亲曾为近畿立下大功,而且赤西身为封地之王,有王的尊严,再加上他二人身受重伤,长途爬涉来到京城,已受了不少苦,所以才暂时没有仔细盘问。但是,解决赤城的事是刻不容缓,相信朝野上下都会一致赞成出兵平乱,只是最后让谁来为赤城叛变的事负责,想必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了。”说到最后,光一将目光落在泷泽的身上,似是在等待他的反应。
“皇兄···的意思是···”听到光一的话,泷泽的神经不由得立刻紧绷起来,“会有人趁机铲除···赤西?”
光一静静地看着泷泽,却不说话,轻轻笑了笑,最后却将目光移到翼的身上。
察觉到光一的目光,翼先是一怔,随即脱口而出地说道:“难道他们想借机铲除的不是赤西王,而是赤西王背后的人!”翼一边说着一边不自觉地看向了泷泽。
察觉到翼的目光,泷泽当即倒抽了一口气,也完全明白了光一话中暗含的意思。略带疑惑地看向光一,似是想确定自己的想法是不是真的?
不料,接触到泷泽目光的光一却轻轻一笑,站了起来,道:“好了!赤西和龟梨也需要休息,我就不打扰他们了!”说罢,在泷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走到他身边,一手搭上他的肩膀,凑到他耳边,却用三人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二皇弟,看来你有一个很出色的参谋啊~”光一一边说着,一边朝翼看了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留下一脸疑惑的泷泽和一脸愕然的翼。
“皇兄他···究竟是什么意思?”看着光一离开的方向,泷泽不解地说道,回头看向翼,却发现他在怔怔地看着光一离开的方向出神。
“翼?”
泷泽唤了一声,翼这才回过神来,对上泷泽询问的目光,却不由得神色凝重起来,似是自言自语地说道:“看来事情并不像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了!”
“翼,你在说什么啊?”泷泽见状,更是疑惑了。
翼抬头,看着泷泽一脸疑惑的样子,翼脸上的笑容变得有点无奈,看来他家这位主子虽然和那位大皇子出自同一个血脉,但是心计谋略却是相差很远呢!
“唉~”翼颇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后,然后抬头看向泷泽,却已是一脸的认真严肃,道:“泷泽,我想你也清楚这次大皇子来访不仅仅是送药和看望赤西他们那么简单吧?!”
听到翼的话,泷泽先是一愣,然后点点头道:“皇兄虽然不是冷情的人,但是也绝不是一个随便关心别人的人。他和赤西龟梨虽有交情,但是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在明知道赤西和龟梨在我府中十分安全的情况下,还冒险来看他们。所以,皇兄这次来的目的应该是我!”
“嗯~没错!我和秋山说了借药的事后,秋山立刻便回府和大皇子说了,但是我没想到大皇子会乔装出现在我面前,并说要来看望赤西和龟梨。当时我就在想,大皇子的目的应该并不是像表面上那样单纯,他其实是想和你见一见面。”翼点头,表示同意泷泽的想法。
“那翼你认为皇兄这次到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应该···不止是提醒我那么简单吧?!”泷泽看向翼说道。
听到泷泽的话,翼不由得笑着说道:“你那个皇兄的确是一只狐狸啊~”
“翼!”听到翼这样说,泷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语气中似乎带着点斥责。
“呵呵~你别生气嘛~我不是贬低你的皇兄,而是在称赞他!我是说他真的像一只十分聪明的狐狸!不但言行谨慎,而且充满机智和谋略!你想想刚才他说的话,看似是闲谈家常般和你讨论今早朝上的事,实则在提醒你,但是言语中并没有涉及朝中任何一个人,不但如此,他简单的几句说话便将你我的思维诱导到他想表达的含义当中,最后,当我猜中脱口而出的时候,他却没有再继续点破。这样就算隔墙有耳,或是传开了去,也根本和他毫无关系!所以,你说,他是不是一只老狐狸?”翼瞪着泷泽有点不满地说道。想他今井翼也是有谋有略的一号人物,没想到居然这样简单就被人设计了,实在令人气愤。
泷泽看着翼一脸不甘被人设计的神情,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嘴角,心想如果堂本光一是一只老狐狸,那你今井翼也算得上一只小狐狸的。不过这句话他泷泽秀明可没勇气当着翼的面说出来,所以只好转移话题说道:“那你说,皇兄这样做到底有何用意?”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大皇子应该是来提醒你的!”听到泷泽的问话,翼立刻收起不甘的情绪,一脸认真地说道。
“提醒我?你是说?”泷泽怔怔地看着翼,似乎也有点明白翼的意思,但是却不敢确定。
“没错!正如他刚才所说,极有可能有人会趁赤城叛变一事来铲除赤西和他背后的人!”
虽然已经料到,但是听到翼清晰明了地说出这句话,泷泽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怔怔地看着翼好一会儿之后,才屏着呼吸说道:“你说的难道是···锦织王爷?”
“嗯!以他今天在朝上的态度,很有可能!”翼定定地看着泷泽答道。
“可是···为什么?”泷泽似乎还难以置信的样子,一副完全无法理解的模样。他虽然贵为二皇子,可是一直都不太卷入朝中的争斗之中,而且这么多年来,锦织虽然并不拉拢他,但是也没有表现出敌视的意思啊。
“近畿的形势你也清楚吧!现在朝中势力基本分为三派,锦织王爷当年和皇上一起打下天下,建立近畿国,可谓功劳甚大,而且纵横朝野二十多载,势力庞大、党羽众多;朝中大部分官员都以他马首是瞻,所以锦织王爷的势力可以说遍布整个朝野,再加上他是三皇子山田凉介的表舅父,皇上的大舅子,身份地位自然又高一等了;大皇子生母的外家堂本家族乃是近畿的首富,控制了整个近畿的经济命脉,财力雄厚,而且四方封地之中,除了东方的赤城之外,南方的木村城、西方的长濑城、北方的松冈城,毫无疑问是跟随大皇子的,所以,这么多年来,即使锦织已经权倾朝野,即使大皇子处处与他作对,他也要忌讳大皇子三分。朝野当中能够和锦织王爷相抗衡的,目前也只有大皇子。”翼说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带着点俏皮的神色看着泷泽,然后道:“而剩下的那一方势力呢~自然就是二皇子了。以目前的形势来看,毫无悬念,二皇子的势力是最弱的,既没有遍布朝野的爪牙,也没有包围近畿中心的三方封地的支持,泷泽家的产业也不如堂本家庞大丰厚,所以根本对锦织王爷构不成威胁,你是这样想的吧,泷泽?!”
“呃···”泷泽看着翼,根本完全说不出话来。因为翼的确说的是事实。光一和锦织这些年来一直明争暗斗,但是自己却一直置身于事外,除了自己不好争斗,一直避免卷入斗争之外,最重要的一样就是自己根本没有他们两方如此强大的势力,既无法和他们抗衡,也无法对他们构成威胁。
“泷泽,你这样想就大错特错了!虽然目前你的势力不如大皇子和锦织王爷,但是不要忘了,朝中一部分官员因为看不惯锦织的专横,也对大皇子有所顾忌,所以更愿意追随一向平易近人、性格温和的二皇子,而且因为你总是乐施好善、宅心仁厚,在国民中可是拥有很高的威望哦~所谓,能够凝聚民心才是真正的皇者;还有你不要忘了,赤西是跟随你的。他虽是封地中最年轻的王,但是由于赤城和近藤国还有神威国相接壤,赤城拥有的兵力比其他封地都要多。所以,尽管在朝廷势力中,你最弱,但是大皇子和锦织王爷也不敢小看你的!”翼带着些许骄傲的神色说道。
“话虽如此···”虽然翼这样解释了,但是泷泽还是不太明白。
“当年皇上建国之时,因为曾得过堂本家和泷泽家的帮助,所以为了巩固外戚的力量,皇子出生后,都跟随母家的姓氏。这样虽然稳定了外戚的力量,但是也有可能助长外戚的气势。例如,现在的锦织王爷。我想你应该很清楚锦织王爷一直想扶持三皇子登位吧,可是因为三皇子尚且年幼,根本还没有和你以及大皇子竞争的实力,所以即使皇上几次欲立太子都被他百般阻挠,后来皇上也对立太子之事不了了之。虽然这几年皇上没有再提过立太子之事,但那也是迟早的事。对于锦织王爷来说,大皇子一直是他最强劲的对手,但是要除掉这颗眼中钉却十分不容易。再加上,你们两兄弟的感情一向不错,他担心一旦你们两兄弟联手,那对他可是大大不利了。所以即使你不愿意卷入斗争,但是锦织也一直也将你视为敌对的人。”翼继续说道。
听完翼的分析,泷泽的神色渐渐沉重起来,虽然身在帝皇家,但是他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争夺皇位,而且在他心中光一一直是他最敬爱的兄长,也是一位有勇有谋的王者,绝对是太子的最佳人选。可是,即使如此,似乎还是不可避免地卷入斗争之中。一想到也许此次会被牵连的不仅有自己,还有躺在病床上的赤西,那个自己一直看着长大的彷如亲弟弟般存在的孩子,泷泽觉得自己似乎不能再忍让下去了。
“翼,你说,我应该怎么办?”泷泽不安地看着翼说道,只有在翼的面前,自己才能毫无保留地表现出所有情绪。
翼静静地看着泷泽好一会儿之后,沉声说道:“泷泽,如今之计,只有去找大皇子了。只有他才能救你和赤西!”
一如既往,就那样十年了~~

顶端 Posted: 2012-12-09 16:09 | 15 楼
大笨象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028
威望: 420 点
现金: 7790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8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5-12-16

就无聊地尝试一下红蓝字体交换更新    
一如既往,就那样十年了~~

顶端 Posted: 2012-12-09 16:10 | 16 楼
zglz0629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837
威望: 360 点
现金: 74352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871(小时)
注册时间:2010-09-13
最后登录:2017-11-29

小象桑更新了~~<----称呼不感觉别扭咩?
光一好有王者风范,好帅~
希望TAKKI能和光一联手,但是希望不要有人挑拨两人关系,或者发生什么让兄弟反目成仇的事
光一应该也是个明君吧~FUFU~~
我们的star24什么时候出现阿,好心急,扭动之~~~~
期待下次更新!
顶端 Posted: 2012-12-09 16:50 | 17 楼
cokio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17
威望: 86 点
现金: 5498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96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28
最后登录:2017-03-07

都第三章了刚怎么还没有出现啊,刚这次在文里的身份有是什么?谋士?
顶端 Posted: 2012-12-10 00:01 | 18 楼
dd1029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106
威望: 394 点
现金: 78166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650(小时)
注册时间:2010-06-07
最后登录:2017-04-11

希望244能犹抱琵琶...还是...抱吉他出场(不过因为是古文所以抱的是二胡?)

刚是来帮助光王子的吗?还是一开始是敌对的?

下一章呼唤24
顶端 Posted: 2012-12-10 00:20 | 19 楼
«1 2 3456» Pages: ( 2/45 total )
♥新KKK之家♥ » ♂♂文文发布会♂♂

Total 0.015870(s) query 4, Time now is:12-11 18:19,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5.3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