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KKK之家♥ » ♂♂文文发布会♂♂ » [KK]《更多更多》[完](番外2 95樓)
«234 5 6789» Pages: ( 5/11 total )
本页主题: [KK]《更多更多》[完](番外2 95樓)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zglz0629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837
威望: 360 点
现金: 74352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871(小时)
注册时间:2010-09-13
最后登录:2017-11-29

光一还真容易哄呢~很单纯呢!
但是对于感情光一还是很迟钝呢,所以这方面还是个孩子。
光一要成长成能让TSUYO完全依靠的大人才行呢!FUFU~

期待LZ的更新啊!TAT不虐吧?!
顶端 Posted: 2012-04-02 20:48 | 40 楼
shmilys。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825
威望: 473 点
现金: 7994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02(小时)
注册时间:2010-05-28
最后登录:2017-06-10

兩人終於就要漸漸談起了情~~~

有時仍因無法完全坦率又或者不想破壞了什麼~
而只能默默地猜著對方的心~~~

卻也因為是對方~~因而願意適時讓步
這樣似有若無的距離總給人淡淡的離愁感~~
卻又喜歡那種遲遲抓不準的情愫呢~~

謝謝樓主細心的回覆喔^_^
顶端 Posted: 2012-04-03 00:34 | 41 楼
kinichi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天使
精华: 0
发帖: 812
威望: 309 点
现金: 2147483596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805(小时)
注册时间:2007-11-06
最后登录:2018-05-20

晚上回來更,先回留言~

突然想其實這文的結局說不上是BE,兩人不在一起不等於是BE。

To nanke

刚是早就知道自己有一天会离开的吗?

這個劇透了也不緊要。
剛初遇光一時,其實是覺得之後光一不會再來找自己。更甚至之後找自己,也覺得終有一天光一會突然不來。而現在的他還是否抱有這樣的想法???那就看下去吧~~~

因為剛一句話就高興的光一,只證明他還是小孩子> <

P.S.
順便在這裡回覆你另一篇文的留言,因為那文也是我想石沈大海其中的一篇文Orz
某天看到它竟在另一區的首頁,驚訝無比。
說真看回那篇十代時的作品,當中所說我對溫柔的看法仍然沒變。
至今我仍然覺得剛的溫柔太柔弱了,只會辛苦了別人和自己;而光一的溫柔太惻隱了,容易被人忽視和誤會了。溫柔是好,但要把握得好卻難。

To huhuhuhu

年輕人就是衝動,做左先算。
所以,動機甚麼……暫時某人還弄不清。
就是想霸道地佔有つよし在心中第一的地位(當光一發現つよし原來還認識自己以外的人後)和討厭つよし看小自己的感覺。

To zglz0629

虐不虐看個人,總之結局是兩人不會在一起。
一個N年後才發現只有那個突然叫自己給她麵包的女孩動心的人絕對是感情遲鈍!!!!你之後是對其他事或人動心了,但不發覺吧!而且……我總覺得突然從自己和桌間出來一個叫自己給麵包她的人,應會是感到驚嚇= ="而不是動心。

To shmilys。

有時仍因無法完全坦率又或者不想破壞了什麼~ 而只能默默地猜著對方的心~~~

所以有人也說最浪漫或幸福的時期,其實是暗戀時期(當然大前提是雙方也對對方有好感,但又不知對方也喜歡自己)
暗戀總會幻想著想對方怎待自己好,或和自己一起了的話會是怎樣的美好情景。
但現在一人是懵懵懂懂中,另一個像看清楚一切,但又裝傻地不知,其實很糟糕的情況。
顶端 Posted: 2012-06-10 17:58 | 42 楼
kinichi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天使
精华: 0
发帖: 812
威望: 309 点
现金: 2147483596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805(小时)
注册时间:2007-11-06
最后登录:2018-05-20

在堂本光一小時曾經有一次他走出樹林後,又回頭跑回去找男子。
幸好那次男子還停留在河旁,沒有離開。

光一緊張地抓上男子的衣袖小心翼翼地探問:「つよし,你跟我一起回家好嗎?」

男子蹲下去保持和光一同一視線水平高度:「你不是已經可以獨自離開樹林了的嗎?」
男子誤以為光一是害怕自己一人走回家,畢竟今天確實比以往晚回家。
「我走了後,不是只剩下你一人在這裡?」

「對呀!」

「只有つよし一人在這裡睡覺實在太寂寞了。つよし跟我回家!跟我回家你就不用一個人睡覺。」

男子沒有回答光一的話,他只是抬起沒有被光一抓著衣袖的手溫柔的揉搓光一的頭髮。

-------------------------------------------------------------------------------------

很努力地忍了一週的時間,終於又來到和つよし說好來樹林的日子。
意外地今天樹林旁的寺廟很冷清,沒有了往日在寺廟前掃地的和尚、沒有購買繪馬、御守的少女、也沒有搖鈴鐺拜祭的人。光一沒有在意這些奇怪要點,直接走進樹林,像往日般踏進去沒多久,就扯開嗓子叫男子的名字。

來到河邊,光一見不到平日會靠著樹幹坐在一旁等待自己戴著狸貓面具的男子,卻有一個戴著天狗面具穿著比つよし的浴衣素雅的男子在這裡。

「你是誰?つよし呢?」光一停下腳步和那個戴著天狗面具的男子保持距離問道。

「我是つよし的朋友。つよし生病了,不能過來,便叫我來通知你。」這位戴著天狗面具的男子的氣質和つよし十分不同,つよし給人一種真的是守護神或可愛的小妖怪感覺,而這個男子雖然戴著醜陋的天狗面具,卻像優雅儒人的天神般。

雖然給人感覺像天神,但光一還是對這個男子產生不到信任,他氣勢凌人地問道:「我怎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

對方沒因光一的不禮貌態度而生氣,他還是保持他平淡的語氣慢慢說:「你在小三的時候把不合格的測驗卷埋在那棵大樹下。小學午膳遇上不喜歡吃的食物,便會把它們收好,然後帶來拜託つよし幫你吃。曾經有一次久違回少年棒球隊練習,怎料到達後,發現一個人也沒有,便難為情地過來向つよし抱怨。還有,有一次————」

「好!停!夠了!我知道你真的和つよし是朋友了。」光一趕快截停他只告訴了つよし的秘密。
光一的慌張讓戴天狗面具的男子稍稍地在面具下偷笑著。這個戴天狗面具的男子其實沒光一所想像天神般,他只是有點悶騷。他現在想著自己已經做完つよし吩咐的事應該可以離開。

「等等!」光一看見男子再見也不說便走,立即叫著他。
那有人甚麼都不說便走的!

「還有甚麼事?」男子停下來轉身問道。

「つよし,病得很嚴重嗎?」

「昨晚才剛剛退燒。休息多幾天就沒問題。」

「是嗎?你替我轉告給つよし,叫他好好休息,我會每天都來這裡等他的。他好了後,就來這裡找我。」

「嗯。還有沒有其他事?」這次男子決定問問還有沒有話說才離開,被人叫停的感覺非常不好。

「那個……你和つよし認識了多長的時間?」光一像把つよし當作自己的私有物般的語氣訊問男子。

居然問出了意料之外的私人問題,男子愣住了。光一喂了他幾聲,他才回神過來。
「我們認識了六——」男子停頓了一小會才繼續說「百年。」

「六百年。」光一小聲地重覆對方的話。
所以一直以來陪伴つよし的不是我,而是其他人。

光一沮喪地直接轉身離開樹林,完全忘記了沒多久前才說天狗面具男子不禮貌地和自己說再見便離開的。不過,和光一不同,天狗面具男子沒有不滿光一直接離開的行為。他只是對著光一離開的背影放空。
原來從那時開始一直以來治癒你心靈的人就是他,つよし。


三天後,光一終於來到樹林後看到會靠著樹幹坐在一旁等待自己戴著狸貓面具的つよし。他懶洋洋地用一張現在光一也不譙去用上面印有奧特曼圖案的被子緊緊包圍著自己。看到光一來到時,只是隨便地嗯一聲作打招呼。

「你病好了嗎?」光一擔心地湊上問道。

「不是你叫准クン告訴我好了後,才再找你嗎?」狸貓面具下確實是傳來一把元氣的聲音。

「你由現在開始給我好好照顧身體!」剛才還溫柔的語氣瞬間便換上咄咄逼人的態度。

「為什麼?」不明光一突然鬧脾氣的原因,男子反問。

「你不用管!總之,以後給我好好照顧身體便是!」

過往六百年我不在所以不算!相比起嘆息過去陪伴你身邊的不是我,我更看重未來!我希望一直伴著你身邊的是我,所以……你不要再生病,我才能繼續來到這樹林找到你、陪伴你。
我不但不希望你只有寂寞的一人,更希望一直伴在你身邊的人是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现金:+10(angelraphael) 更新小礼物,请笑纳。
  • 顶端 Posted: 2012-06-11 00:39 | 43 楼
    nanke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13
    威望: 135 点
    现金: 59174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200(小时)
    注册时间:2011-12-05
    最后登录:2015-02-24

    唔,看了GN的回复……如果刚以前是这样认为的话,可以说是相当悲观的一种想法吧,不期待就不会失望……就跟鸵鸟战术一样啊o>_<o~

    关于另一篇文,当时只是觉得有感触就回复了~GN不再更的话也没关系的
    顶端 Posted: 2012-06-11 00:59 | 44 楼
    zglz0629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837
    威望: 360 点
    现金: 74352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871(小时)
    注册时间:2010-09-13
    最后登录:2017-11-29

    光一吃醋了……或者说闹别扭了……
    不知道到分别的那一天光一会怎样,现在还只是一个似乎是玩具被抢走后吃味的小孩的感觉呢。

    关于回复的回复:现在我还没感觉虐……
    两个人不在一起也不一定是BE呢……所以还是期待LZ的更新!
    谢谢GN的回复!
    顶端 Posted: 2012-06-11 10:17 | 45 楼
    huhuhuhu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5723
    威望: 1237 点
    现金: 70629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114(小时)
    注册时间:2010-01-12
    最后登录:2016-01-24

    突然发现K更新了,
    现在这从办公室拿来用的电脑还是XP的,
    自动刷新很慢,
    而且常常刷到时旧资料Orz(悲剧)

    原来神明啥的也会生病哦!
    而且11也出场了,
    治愈啥的。。。
    24到底遇到毛?
    好想知道哦!!!
    顶端 Posted: 2012-06-11 12:00 | 46 楼
    kinichi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天使
    精华: 0
    发帖: 812
    威望: 309 点
    现金: 2147483596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805(小时)
    注册时间:2007-11-06
    最后登录:2018-05-20

    《更多更多》12.9更新

    話說我已忘記這故事的調子是怎樣=="
    可能會有前後不一的bug,請漠視它﹗

    ---–-------------------------------------------------------–----------------------------------------------------

    1月1日是堂本光一的生日,那天亦是元旦。
    每年光一的家人都會先帶他去神社參拜,再去不同地方來慶祝光一的生日。雖然參拜的對象不同,但參拜的神社其實和寺廟離的地方不遠,只是一條小徑相差的距離。偶而沒有特定的宗教信仰的人會看哪裡的人少而選擇那年去神社還是寺廟參拜。

    在光一10歲生日那天,他也忘記了為甚麼只有那年家人不去習慣了的神社而是去了寺廟參拜。不過,他不在意元旦究竟是去神社還是寺廟參拜,而且若要他選的話,他更高興是去寺廟。因為去寺廟就可以找つよし。

    他還記得那天他和父母說要去洗手間作藉口後,便偷偷地潛入樹林找つよし。像以往般進入樹林便開始呼叫つよし的名字,但叫得比平時久還是看不見つよし出來。正想是不是像曾經般又躲起來嚇自己一跳,つよし便正好出來。

    那天男子是光一之後也沒曾再見過的和服打扮,和平日絢爛的浴衣不同,深藍色的打褂和黑色的袴,像一個古代的貴族少爺。男子好像是衝忙地跑過來,頭髮凌亂,面具也不像平日般戴得正端,手掩著胸膛喘息。他氣抖順了才質問光一:「今天是元旦!你不去神社參拜,過來幹甚麼?」

    光一沒回答男子的問題,他抿一抿嘴唇,像是考慮了一會兒才開口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唉?」男子猶豫自己剛才是否聽到了一些很重要的話。

    「今天是我的生日!」光一這次說得比剛才更為大聲。

    「你之前又沒說給我聽,我怎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終於明白光一為甚麼臉上帶點委屈的表情,男子用比光一更加委屈的語氣說。埋怨完後,又立即轉換語氣高興地說︰「小光,生日快樂!」

    一句簡單的祝福便很容易讓光一臉上重現笑容。他追問下去︰「生日禮物呢?」

    男子摸摸袖內,竟給他摸出一顆糖果。「吶、這個給你﹗」

    「我又不是小孩子。」口中不滿地說著,但臉上的笑意卻沒有減退。

    「你就不能好好地說多謝的嗎?真是一個別扭的孩子。」男子搖搖頭說道。

    「我要走了!我只是和媽媽說去洗手間﹐再不回去他們就要找我。」想起出來已一段時間,光一要趕著回去。

    「嗯!回去時,小心些!今天很多人去寺廟,小心被人撞倒。」男子叮嚀道。

    走了沒幾步,光一停下來,回頭對男子說﹕「つよし,你是哪天生日的?」

    「4月10日,櫻花開得盛燦的日子。」

    「嗯!那下次到我過來和你說生日快樂!」

    「好!記住要帶上生日禮物一併過來!」

    ---–-------------------------------------------------------–----------------------------------------------------

    又新的一年,堂本光一已是17歲,就讀三年級的的高中生。
    自高二寒假,光一便再沒打工,所以多出了一些時間去寺廟旁的樹林找つよし。自從用新的模式和つよし相處後,光一有著不同以往的期待去見つよし。以前小時是想見就去見面,去到後才呼叫つよし出來,但現在定下時間、日子,就可以見到つよし更早一步蓋著一張奧特曼被子罷佔說送給自己的吊床等待自己。那種被人等待回來的感覺難以說出的滿足。

    只是近來男子好像睡意很大,有時自己來了,甚至走了,他都睡著。光一只好留下便條告訴一聲自己曾經來了。

    今天難得地來到時,男子沒睡。還是帶點冷意的春天中,他在浴衣外穿上一件披肩,躺在草地上看著天空發呆。聽到背後光一傳來的腳步聲,他徐徐開口:「你來了。」

    「つよし!」光一湊到男子身旁坐下。

    「生日禮物呢?」男子沒動過身子,只是把手伸到光一面前。

    「這個。」完全沒神祕感地光一直接從書包中拿出來放在男子手上。

    男子瞄了眼手上所謂的"生日禮物",無奈地說:「這又是哪裡的土產?」

    「伊豆。」光一直率地回答﹐完全不覺得有問題。

    「這又是春假時和家人出外旅行時買的。」已習慣收土產當作生日禮物的男子小心翼翼地把禮物放進䄂子內。

    「對呀!つよし真厲害!這也猜到。」光一傻笑著。

    「唉……算吧!今天你來陪我賞花。」男子突然站起來。

    「納尼?賞花?」光一呆呆地看著已步遠的男子。多年來他都沒聽過這裡有賞花的地方。

    「對!賞花!還不怏些跟得來!」


    跟著男子左拐右轉,終於來到他說的賞花地點。
    意外地不是種滿櫻花樹的地方,而是一崖邊。

    「這哪裡有花看?」光一疑問。

    「你看看下面。」男子指向崖下。
    崖下正好對著一個公園,公園內的櫻花確實盛放著。

    「很漂亮。」 光一想像不到這裡真的藏了一個賞櫻的好地點。

    「沒錯。真的好漂亮﹗一直好想帶你來看,想和小光分享這個美景。」雖然美是美,但崖邊真的很高,懼高的男子站得比光一後地欣賞風景。「這裡的日落也很美。小光喜歡的話,可以偶爾過來自己看看。」

    光一暗笑不敢上前的男子,他站的距離根本不足以把整個崖下美景收納眼中。知道男子懼高,在小時,自己爬上較高的樹,男子便不敢跟上來,還還叫嚷自己快些下來。

    「つよし,你站在那裡會看得不夠清楚?不站近些來看?」光一故意惡劣地要求男子上前。

    「不用了。我站在這裡看便可以。」男子立即拒絕道。

    「來吧!你不是就這裡的日落很好看?我想你陪我看!」光一的嘴角帶著笑意說道。

    「我站在這裡陪你。」

    「但我想你站在我身邊陪我。」光一撒嬌道。

    「但……」明知道光一是故意,男子還是作出讓步踏前一步。

    「再走近些。真的不可怕!」惡魔的呼叫又再來。

    「不!」男子不願再向前走。
    看見自己真的再引誘不到男子站在自己身旁,光一直接把男子拉到自己身邊。

    「啊!」嚇了一跳的男子沒有反抗直接被光一拉走。
    「快些帶我回去!真的太恐怖了!」從面具的縫隙中,可看到男子的臉瞬間青白,身體也微微顫抖。

    知道自己這次太過份了,但就是想和男子一起細看這美景,光一溫柔地哄他:「真的不恐怖。你把目光只放在櫻花上。真的害怕的話,就緊緊地捉著我的手。我絕不會讓你跌下去。」

    被光一拉來的男子慢慢睜開眼睛看到自己像浮在半空的高度已快至暈倒,他立即抓緊光一的手臂,再如光一所說把目光放在櫻花上。
    從遠處看櫻花和櫻花樹底下看是截然不同的感覺。從近處看櫻花像是走入一個桃源,令人樂然忘返;而遠處看則像觀賞一幅人間樂土,讓人心情平和。
    「真的很漂亮!」剛再次感嘆。

    「我都就要走近些才看等清楚。」光一得意地笑著。

    「你還好意思說!明知道我懼高,還拉我過來!哪有生日的也要被欺負?」

    「我生日你不是也要我戴上奇奇怪怪的生日帽?」光一反擊道。

    「真小氣。這也要記著。」

    「你才小氣!每次生日也是送我畫得醜醜的畫。」

    「我這叫心意!你才是小氣又沒心意,誰會把土產當作生日禮物,給我去買過!」

    「不買!不買!」

    兩人吵著小學生程度的架,直理男子已說得口也乾了,不再說。光一以一臉「你服輸」的表情瞥看男子,而男子心中暗忖「我年長過你,懶得和你吵」作結束。
    靜下來後,兩人一起盯著崖下的櫻花看。
    他們不知道已有多久沒進行過這麼低水平的吵架。準確些來說是隔了多久男子不再以年長者的態度去包容自己。光一發覺像不知不覺中男子開始疏離自己。究竟是甚麼時候開始?
    以前即使身處同一地方不說話,光一也覺得兩人很親近。自己可以在つよし面前任以放縱,想怎樣就怎樣,不用考慮つよし的心情。但漸漸地自己開始在意,想知道つよし對自己的想法,以つよし的感受為先。應該說由自己慢慢成長追上つよし的身高,就不再覺得つよし是可以和自己玩耍的兄長,而是更難形容,比朋友更重要但和家人不同的關係。
    小時つよし和自己聊天會蹲下身子和自己說話,接著就改為坐下,去到現在自己已高過他,能平視說話。

    光一微微低頭細看抓著自己的男子。
    「つよし。」

    「納尼?」

    「你們守護神是不是只懂畫畫送給人?下次生日,我要更好的禮物。」

    「有禮物收還要厭棄!你這人真難服侍。」

    「我就是愛撒嬌。」

    「知道了!愛撒嬌的少年。」男子揉揉搓光一的頭髮,然後由抓緊光一的手臂轉為挽著他的手轉身走。

    「我們不是看日落?為甚麼轉身離開?」光一傻傻地跟著男子走。

    「你不是說要更好的禮物?那就留待下年我們再來,我帶你來看日出。」男子已預告明年的生日禮物。

    「你真的很沒誠意,守護神大人。」

    「彼此彼此。」離開危險範圍便放手挽著光一的手,男子從䄂子中拿出光一送的生日禮物在他面前搖晃。

    堂本光一,17歲,開始真正去疑惑他認識11年的守護神つよし究竟對自己怎樣的存在。
    一直只知自己不想失去他。但,這份珍惜是從何而來?
    為甚麼每次看到つよし都會膽卻下來,不敢踏前一步,不敢問清真相。

    ·





    這都是因為失去他比任何事都感到更恐怖。
    但,沒厘清自己感情的光一在失去後,才明白這原因。
    顶端 Posted: 2012-12-09 19:26 | 47 楼
    huhuhuhu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5723
    威望: 1237 点
    现金: 70629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114(小时)
    注册时间:2010-01-12
    最后登录:2016-01-24

    抓住K,
    距离2012年还有十几天就要结束了,
    希望你准时把坑结束掉XD
    顶端 Posted: 2012-12-10 01:48 | 48 楼
    璐希亞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25
    威望: 8 点
    现金: 51830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13(小时)
    注册时间:2012-12-03
    最后登录:2014-04-17

    今年已經進入倒數的階段
    但看文好像離結局 還很遠的樣子
    樓要再加油了
    顶端 Posted: 2012-12-10 05:44 | 49 楼
    «234 5 6789» Pages: ( 5/11 total )
    ♥新KKK之家♥ » ♂♂文文发布会♂♂

    Total 0.012517(s) query 4, Time now is:02-20 16:2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5.3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