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KKK之家♥ » ♂♂文文发布会♂♂ » 真龙假凤 (半古风.光一女装.慎入) 3/6更新
«1 2 3456» Pages: ( 2/6 total )
本页主题: 真龙假凤 (半古风.光一女装.慎入) 3/6更新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almond1026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84
威望: 112 点
现金: 59874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1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8-15
最后登录:2010-09-16

這坑…該不會就這麼棄了吧!!??
林莓姬都還沒s到,就這麼罷了????
顶端 Posted: 2009-12-01 22:08 | 10 楼
koichan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9
威望: 64 点
现金: 52624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8(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24
最后登录:2014-02-25

好像莓子就是51
那个天皇的胞兄也是他吧  要不町田也不会姚跟随左右了
有意思啊
顶端 Posted: 2009-12-02 09:18 | 11 楼
lhidefe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48
威望: 81 点
现金: 52933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520(小时)
注册时间:2007-10-03
最后登录:2014-08-14

凤本来不久是雄性的吗?怎么叫假凤?
顶端 Posted: 2009-12-02 11:44 | 12 楼
kai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528
威望: 284 点
现金: 73856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65(小时)
注册时间:2004-08-29
最后登录:2018-03-15

且说莓姬住入红香园中已有数日,至今仍未接得一客。莓姬心下奇怪,却也无可奈何,只道是自己出身不凡,相貌气质冷艳,难免教人望而却步,与这风尘之处无缘。又恨刚每每阻挠,使自己无法去前院招揽生意,误了来此的要紧之事。

这一日学塾开学,刚不在园中。莓姬推窗听着前院里众裙钗粉黛们往来接客,嬉闹声不止,心下难免烦闷。自忖趁就此长日闭门独居总非上策,便对镜细细装扮了,提裙向前院走来。才到得花厅,便听得老鸨斥骂:“不中用的东西,如何便洒了茶在城岛大人的衣服上?还不快下去!”

莓姬听得此名心里暗忖道:这城岛大人莫不是当年曾任蔵人所别当的城岛茂?(注1)循声望去时,见桌边坐了一人,约摸中年,衣着平常服饰,右面颊的笑纹有如刻痕般明显。不是城鸟茂却是谁。莓姬心中暗喜,心想果然不白来了这青楼。定了定神,学着园内女子的婀娜之步,屏息向城岛走去。

城岛正眯了两眼盯着来往的姑娘们上下不住地打量,也不管老鸨在跟前一个劲地赔不是。忽地见有位绝色女子飘然走到面前,不由得愣住。

莓姬嫣然一笑,道:“如不嫌弃,小女子愿为大人把盏,不知大人可愿赏光?”

城岛从未见此园中有哪位姑娘如此大胆敢上来主动搭讪的,不由得喜道:“你可是新来的?知我是谁么?”
一旁老鸨见状,急向城岛赔不是,道:“大人勿怪。这莓姬才来园里不过数日,尚未接客,不懂得这里规矩。”

城岛笑而摇头,道:“莓姬?好名。不妨事,就留她与我把盏。上一合热酒,留我二人对饮几杯。”

老鸨千恩万谢的去了。莓姬沿桌边坐下,待酒上来竟先斟了一钟一饮而尽。城岛笑道:“好酒量。快与我也斟上。”

莓姬拿帕拭嘴,将小钟内斟满推至城岛面前,浅笑道:“适才听闻城岛大人四字,莫非大人就是曾名赫一时的蔵人所别当城岛茂大人?”

城岛饮干杯中酒,咂嘴道:“你倒有眼色。”

莓姬摇首笑道:“倒不是小女子有眼色。实是大人之名广为人知。莫说是这小小奈良城中,便上至京城,下至郊野只怕也无人不晓。当年大人一纸密件交与了弾正尹(注2)以下告上,罢黜了十数名官员武将,便连朝廷今日的气象也可说有大人的几分心血。这传奇早已是人尽皆知。”

城岛又饮一杯,苦笑道:“民间只知传奇,又有几人见得我此时在这里饮花酒寻欢作乐?朝廷气象……当今天皇不问政事,权政尽在几人手中……想当年,先皇膝下三位皇子,而今却落得……唉,不提也罢。快与我再斟上。酒呢?再上两合。”

莓姬与他又斟上了酒,两人对饮,几合下来城岛面露醉色。莓姬见状,起身将其扶起劝道:“大人有事烦闷,不若去园中走走,小女子陪大人散心解闷,可好?”

城岛歪着身子站不稳,便揽上莓姬的肩,点头往园内走去。莓姬一边服侍着一边拿话试探不提。


且说刚放了学回来,从后门进了园就直奔莓姬的房门而去。敲了几声不见有人应答,竟是不在。刚心下不快,闷闷地揣了怀中的几个草莓回屋。却在经过长廊时一眼瞥见莓姬在前院正扶了一中年男子向外送客,不由得微皱双眉。不一会见莓姬送了客向后园走来,便站在那里等候。

莓姬送走城岛走至后园,抬眼便见刚站在廊间等候,怔了一怔,随即笑道:“刚公子今日不是才开学么?回来得早。”

刚不答,只轻叹一声。莓姬只道他上了一日学此时正感天伤地,便也不多做搭理,径自经过他向小屋走去。刚心下着急,又不知说什么好,竟上前伸手去拉莓姬。

“……?”莓姬冷不妨被刚拉住了手,便回身看他,“有话请讲。”

刚隔着衣料握着莓姬的手,不肯松开,看着莓姬叹道:“只可惜把好容易弄来与你的草莓落到泥里了。”

莓姬低头看时才见几颗草莓滚落在了地上。不解其意,抬头问道:“你是说……这草莓原是送我吃的?”

刚放开莓姬的手,俯身去拾起落在地上的草莓拿衣袖擦拭,点头道:“正是。你自唤为莓姬,想必喜欢吃草莓。只是这季节草莓难寻。好容易今日得了些,不料被我手拙弄撒了。”

莓姬听得此言竟觉心中有愧。又不便直说自己的身份,待安慰几句又不知从何说起,一时两人竟相对无言。

半晌,刚叹道:“适才可是去前厅接客了?”

莓姬笑道:“原来是要说这个。”

刚摇头道:“你只道我拦你,却不知青楼并非仅是卖艺之地。其中危险你自然不知……”

莓姬侧目道:“如此说来你竟是要护我了?”

“莓子,”刚上前一步正色道,“我亦不知为何自己如此。适才你所接之客不是寻常人物。来这里的是非人物太多。若说要护你也并不为过。若不是为留你在身边,只怕早让父亲把你赶出这是非之地了。”

莓姬听着这话,只觉对方似是动了真情。虽正中下怀,却又忍不住叫苦。都说喜爷之子聪明乖巧,如何在自己看来竟如此呆傻?此后还要借他成就大事,莫要傻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才好。而适才听城岛之言,自己这两日还需上京一遭。回来以后再对他另做安排,让这呆子单相思个几日也不失为一计。

正暗自思忖之时听得刚又说道:“莓子,我愿娶你为妻,从此管你衣食住行,可好?若不然我哪日就禀了父亲,让你离开这里。你另找营生,再莫要回来。”

莓姬听了,心下觉得好笑,却又笑不出来。怔了半晌,伸手取了刚手中的两颗草莓,道:“你不必如此。我走便是了。这草莓,谢过。”


(注1 藏人所:作为天皇的秘书官经常从事宫中的机密文书,从事与太政官的联络和宫中庶务的部门。蔵人所别当是这里的长官)
(注2 弹正台:中央官职之一,负责管理风俗,揭发左大臣以下不正行为的部门。长官即称为弾正尹)
Alls well that ends well.

kdino@vip.qq.com
微博: http://t.sina.com/kaidomoto
博客: http://hi.baidu.com/kaidomoto
日文: http://blog.goo.ne.jp/betty0209
顶端 Posted: 2009-12-08 01:38 | 13 楼
nin325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35
威望: 67 点
现金: 53379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1(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01
最后登录:2010-10-01

一开始还以为刚紫是腹黑来着,原来这么快就对莓子动了真心那~~~
期待楼主更文 啊哈哈哈
加油!
顶端 Posted: 2009-12-09 11:41 | 14 楼
ru_nik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33
威望: 61 点
现金: 56573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72(小时)
注册时间:2007-12-17
最后登录:2010-11-13

Quote:
引用第3楼memory_angel于2009-11-23 22:21发表的  :
果然MJ大爱。

看看这回KAI桑又能写出什么故事来。。

其实我古风文有点无能来的。但是,这篇也不是太古风。。。
.......


我想莓子就是光一!
LZ的意思是说光一以光一得名字出现会很后吧!
顶端 Posted: 2009-12-09 12:37 | 15 楼
memory_angel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47
威望: 70 点
现金: 53280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8(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14
最后登录:2014-10-31

Quote:
引用第15楼ru_nik于2009-12-09 12:37发表的  :


我想莓子就是光一!
LZ的意思是说光一以光一得名字出现会很后吧!



于是,KAI桑才是最FH的么。。。- -

话说,LEADER的角色感觉很有来头。。
一双低垂的笑眼和一张融雪的笑脸,销尽一世严寒。
顶端 Posted: 2009-12-10 17:15 | 16 楼
kk.27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57
威望: 68 点
现金: 57039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8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7-10
最后登录:2017-12-02

那莓子找24干啥?
24能帮TA啥忙???
莓子是皇子吧???
中居又有啥委屈???

????????????????????????????????????

没想到24这么快就动心了~~
只是莓子却要离开。。。
顶端 Posted: 2009-12-10 21:17 | 17 楼
kai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528
威望: 284 点
现金: 73856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65(小时)
注册时间:2004-08-29
最后登录:2018-03-15

一夜,皇居一隅惊起数只老鸦,树影暗处略有声响。近卫府的兵士们正巡过此处,上前查看时,忽见红光窜起,之后便听得劈劈啪啪干柴烧断之声。柴房失火。众人慌忙赶着抢灭火势。

少时,近卫府次官左近卫中将今井翼赶来查问。柴房的管事再三告罪,只说上夜小解去了,各处均于日间取了干柴,夜里下人们自是歇息,再不知是何人进了柴房走了火。

今井听说,不由皱眉道:“正是秋冬物燥,火烛难防,才令各处于夜前将所需之柴尽皆取备,以防夜中取柴失了灯烛。而今柴房失火,不可大意。陛下近日正于佛堂潜心静修,恐有刺客闯入。传我令:兵卫府左兵卫督,速布兵于皇居外苑,沿墙根细细把守;卫门府左卫门督也需加强皇居各门看守,无我令牌者不论何职,都不许放出去!你等十二人,速与我赶往苑内小佛堂护驾。”

这今井翼虽说年岁尚轻,却得天皇赏识,得任近卫府次官一职。点兵领将,丝毫不爽。而近卫府的左、右近卫大将现下并无适合人选,次将的今井便是近卫府的总领。

天皇秘密出宫一事今井并不知晓。只知天皇有令,在佛堂静思这七日任何人不得打扰。且不论上下大小官员,凡事皆需经由佛堂的主持通禀。除此之外,皇居内的一切秩序全权交与今井管处。此时今井见柴房无名走火,自是小心为上。发令下去,手下兵将各处奔走警惕不提。只是那巡管皇居外的兵卫府与把守皇居各门的卫门府长官二人皆是有些年岁和骄傲的主,此时受一后辈发令,未免不快。这是后话。

且说今井布署完毕,急步与众人赶向佛堂护驾,忽而听得廊上微有砖瓦响动,即刻抬手令众人止步。一时间除远处柴房传来的救火之声外,长廊内外静无声息。

侧耳细听时,走廊之上却无一点响动。今井伸手按住腰间佩剑,缓步欲向廊外探出,又向左右使了一个眼色,几人悄然架起弓弩,成包围之势散开,将这一段走廊围住。

廊上确实有人,且不说此人是谁。只知他穿一身黑色夜行衣,腰间佩了短剑。适才纵火之后,他并未急于逃走,却潜在近处听今井发令,得知天皇现在佛堂。便在今井等人行走的脚步声掩护之时,由廊上与他们同向佛堂而去。不料却踩着了一片松动的砖瓦,乃至被今井发现,暴露了自己。此时他正蹲伏于廊上,见四周有弓箭手包围,心下叫苦,手中各捏了两片砖瓦,伺机待发。

今井探出廊外时已然拔出剑来,见廊上果然有一阴影蹲伏,便大声喝道:“廊上刺客听着,令你速速下来束手就擒。否则莫怪弓箭不长眼睛!”

黑衣人只是不动。今井犹疑片刻,抬手令弓箭手准备。黑衣人这才缓缓站起,看着脚下似是担心失足跌倒的样子,小心翼翼滑下廊顶,走到廊沿。今井只恐对方玩什么花样,又道:“若不老实便拎你的尸首前去交差。”

黑衣人却笑了,郎声道:“只怕这尸首你拎不起。”

今井不解其意,听这声音却有几分熟悉,一时竟想不起在哪里听过类似的声音,暗忖此人蒙面,莫不是宫内熟人。不料黑衣人此时忽地失足,由廊上一个跟头翻落,直撞向一弓箭手的箭矢而去。那弓箭手一惊,急退后数步,尚未站稳便不知被什么击中,惨叫一声捂面跪地不起。

今井暗道不妙,提剑上前便向黑衣人的背上砍去,说时迟那时快,黑衣人抓过受伤的弓箭手挡剑,今井急忙收了剑势,游走到黑衣人身侧,又是一招刺出,不料剑尖才至对方衣襟,对方竟矮身就地一滚,顺手飞出一支暗器,当的一声打歪了剑锋。这一击竟然震得握剑的今井虎口发麻。知是遇了高手,心下大惊,即令放箭。

一阵乱箭之中不见了黑衣人的踪影。今井定睛看时,适才的击中剑身的暗器只是一片廊顶的碎瓦。再查看负伤的那名箭手,见其眉心也镶了一片瓦尖。今井急率众人追向佛堂,不出数步,见地上有隐隐两滴血迹,知晓黑衣人中了箭伤,心下暗喜。


佛堂内的主持正披着黑色紫纹袈裟跪坐蒲团上静思,忽闻堂外喧闹,又隐约夹杂铁器之声,心下不快。推门出去,今井正好赶来。

主持向今井施礼道:“原来是左近卫中将,应知佛堂乃清修之地,何故在此弄枪使剑,故作喧哗?”

今井抱拳道:“安住持有所不知,适才有刺客夜闯皇居,只怕已向着佛堂而来。陛下在堂内静修,我等是来护驾的。多有得罪,望佛祖与主持见谅。敢问主持,可有什么不寻常的动静或可疑人影?”

主持摇头道:“我一直在堂内打坐,并无任何声响。”

今井疑道:“可刺客确是向着佛堂而来……”

主持合掌道:“出家人不打诳语。你等去罢,莫要惊扰了佛堂清修之地,误了陛下静思。”

今井无奈,道:“不敢。只是少不得周围查看一遭。若有何可疑之事,只望主持千万小心,速差人报于我知道。”

主持垂目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言毕,回身关了佛堂的门。

今井只得率众人前后查看,果不见刺客的身影,只好退去另于皇居各处搜查不提。


且说安主持回到佛堂内,面向药师如来尊像跪下,却不伏首,只仰目与那佛像对视,叹道:“佛祖明鉴……”

叹毕,起身走近供桌,挑着案上烛火悠然道:“追兵已去,施主还不出来?身负伤血,莫要沾了佛祖才是。”

话音落时,药师如来像后竟走出一人。不是别人,正是适才与今井交手的黑衣刺客。此时他一手按了肩,肩后竟仍插着一支断箭。

黑衣人轻身跃下佛台,与住持数步之遥站定,脸上蒙着黑布,露了双目瞪视住持,道:“你既知我来,何不把我交出去?”

住持摇头笑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交你出去又有何益?我自放了你去,你若能逃得一死,便是佛祖慈悲。”

黑衣人一笑,道:“好一个不打诳语的出家人。既要放我,为何适才又把堂门反锁?”

住持微笑,踱至后方便再不见出来。黑衣人纳闷,却听得住持在后方唤道:“佛有慈悲之怀,人有怜爱之心。岂有叫人带伤走出佛堂之理?你且过来。”

黑衣人犹疑了片刻,走至后方。见主持取了个漆盒,跪于案边,从盒内拿出金创药等物,不觉奇道:“和尚,你要给我疗伤?”

“正是。”

“我如何信你?莫不是想趁我无防备之时另有所谋?”

住持笑道:“无不可。信或不信,本是一心。”

黑衣人皱眉道:“我不信。你只开了锁放我出去,便是大恩不言谢了。这点小伤我自会处理。”

住持不语,两人相峙片刻,住持轻叹一声,道:“我佛慈悲,佛堂本无锁,何需人来开?”

黑衣人愣了一愣,回身欲走,又问道,“我再问你,天皇现在何处?不是说在此静修么?为何不见其人?”

住持摇头道:“你去罢。阿弥陀佛。”

黑衣人望那住持片刻,见对方竟闭目数珠不再理睬自己,只得转身离去。走至堂前见门果是虚锁的,竖耳听了半晌,确信屋外无人,这才安心出去。也顾不得肩上箭伤,借着夜色,小心向后宫而去。

------------------------------------------------

已故先皇堂本氏原有两位中宫。第一位中宫紫姬早逝。其后另立梅壶女御为后,便是当今天皇之母。

梅壶女御任中宫数年后又怀龙胎,却不幸难产而逝。之后先皇再无妃妾。梅壶女御亡后数年,先皇便也随之去了。由是,原为皇太后及辈份较高的后宫女子居住的丽景殿,此时除了当年两位中宫的几位命妇之外再无他人居住。夜静更深,鸦雀不鸣。寂夜中竟听得几声啼哭,教人毛骨悚然。

啼哭的乃是一老妪,在殿内拿了掸子向墙而泣,灯烛放在了一边。忽地听得身后窗外忽喇喇有一物飞过,便抹了泪眼,起身前去关窗,只怕夜鸟飞进殿来。这老妪原是前中宫紫姬的命妇,本在偏屋住着,今夜轮值便过来掸扫殿内的灰土。忆及往事,不免感忆旧事而泣。

才到窗边关上了格子,便听得身后有一人低声令道:“莫叫。站定不可回头。我有话问你。”

命妇心下害怕,颤道:“你……是人是鬼?”

那人道:“便是鬼又如何。你答了话我便离去。并不会加害于你。”

命妇哪里还说得出话来,战战地点了头。

那人便问她:“因何啼哭?”

命妇见问,又提到了伤心之处,泣道:“因今夜轮值来此。这原是当年我主紫姬中宫自缢之处。不免感伤。”

那人又问道:“你便是当年侍奉紫姬的人么?可还有别人?”

命妇摇头,道:“此处住的,除我之外便是梅壶中宫的命妇,再无他人。”

那人沉默了片刻,再问道:“如此说来,你可听过‘刚紫’这名字?”

命妇听得“刚紫”二字,如同被施咒一般全身发起了颤,猛地摇头。

那人见她这等反应,料定其中必有隐情,冷笑一声道:“你这摇头却是点头。我问你,那刚紫与紫姬,是何关系?”

不知是殿内寒冷还是身上衣单,这命妇只抖个不停,答道:“你既问,想来是知晓的。何必相逼?可好饶了去罢。”

那人又问:“那我问你,若我便是刚紫,你可有何凭证能够认得?”

命妇呆了半晌,喃喃道:“当年……中宫命我抱你出去,小花被内有一素笺,上有中宫的亲笔‘刚紫’二字。可拿此物为证。你若真是……我便把当年之事告与你知……你,你真是他么?可长大了?为何又说是鬼……?”

命妇正泣问之时,忽听身后窗棂响动,急转身去看。身后的灯烛早已熄灭,另一墙上的窗格子大开,只有树杈干枝的影子摇个不停,哪里还有一点鬼影。命妇心下害怕,一个哆嗦便跪地不起。

---------------------------------------------------------------------------

大坂。某一处精致的别所院内,几人跪于地上不起。天皇站立于中,微微怒道:“如何一个大活人便能丢了?”

几人只知磕头谢罪:“卑职有罪!”

天皇仰天叹道:“原只为冰释前嫌而来,不料连人也难寻。莫不要此后与朕结怨才好……”又向地上所跪几人斥道,“还不快去细细寻访?真在这里等朕杀了你们的头又能如何?”

町田立于一旁,只是叹气。看几人退去后,天皇转头看町田,道:“你莫叹。我自是要找到他的。距回京还有三日,你我且在此找寻,胞兄若见我单独出宫,或许前来质问也未必。”

町田垂头不语。

天皇又道:“你只一心想他,果真无意留我左右么?”

町田急又跪下。

天皇不快,扁嘴道:“平身罢。出了宫你我便是主仆,无须行此君臣之礼……我且问你,若是这三日寻访胞兄不得,你是愿与我回宫,还是就此留下继续寻他?只不过,你若愿留下,寻着胞兄之后,必须回宫报与我知,可否?”

町田又惊又喜,道:“陛下!臣……不,町田,啊,臣……谢陛下洪恩!”

天皇摇头道:“不必如此。你起来。我们出去转转。还有,出了此处我便是南来的商贾,切莫再叫我陛下。依我路上说的,你该如何称我?”

町田支吾了半晌,点头道:“是……泷…泷老板。”

泷泽这才略有笑意,带了町田走出别所,市街上走访不提。

--------------------------------------------------------------------------


且说刚自莓姬走后,心里跟失了什么一般空落落的,竟无一日沉静安宁。在学塾内更是心不在焉,满腹经纶道理都换做“莓姬去兮,余奈何?”,为此倒是挨了先生不少戒尺。这一日索性逃了学,也不敢回红香园内,只怕被喜爷撞见询问功课,便信步坊间乱走,不知不觉已至城门。

是日,天气干暖,阳光甚好,城外荒野又有矮坡山丘,连着远处林荫山道,好一派郊野风景。刚见此景不由玩心忽起,自想许久未到城郊走走,不妨一游。便出了城来,只顺着那无人小道一路走去。

走了数里,刚见着前方矮树枝低,树下立了一匹枣色骏马,正在那里吃草。那马毛色匀美,鞍辔齐配,只不见了马的主人。刚心下好奇,走上前去查看。见那马竟并不是被栓在树上的,却也不跑。刚抚着马的鼻额道:

“马儿啊,是何人把你弃于此处?”

问毕,四下张望了一眼,无人应答。刚又问:“你家主人可是附近解手去了?”

那马如何听得懂人话,自是眨眼不答。刚绕马走了一圈,却见鞍前有些凝固的血迹。不由一惊。再细细查看周围地上,却不见可疑之处。抬眼时,周围并无人迹。莫不是马的主人负了重伤中途跌下?或许这马是主人跌落之后自己走来此处的?刚想着,拨开杂生的野草,循着马蹄踩踏过的痕迹寻去,渐走向矮树草沟的深处。

不出百步,果然见到枯得发白半人多高的野草尖上有些许暗红。再拨开长草看时,地上赫然伏着一男子。

刚大惊,即刻蹲身查看。对方身着黑衣,面向地而卧,想必是从马上跌下来时便体力不支晕厥了。肩背上插了一支箭,不知为何折断,又歪了些,伤口想必已流了不少血,肩头那一片黑衣的色泽在阳光下竟暗反红光。刚有些不知所措,虽是学过武艺,略懂医道,却从未见过这等真伤。一时竟害怕起来,不知此人是死是活。只拿手指戳了戳那人的腰,唤道:“这位仁兄?地里凉,莫睡。醒来?”

唤了数声,那人竟是毫无反应。刚犹疑片刻,伸手为他把了脉。所喜脉搏尚有跳动。便思为其先包扎了箭伤。又恐自己照顾不周,弄坏了伤口。左思右想,终是先把那人翻转过来。

才看清那人面目时,刚微微一惊。暗道:此人为何竟与莓姬如此相似!?

便试着小心将其抱至胸前,又嗅到那人散下的黑发上飘出淡淡的香气,更觉与莓姬的秀发上的香味一般无二。刚不由心下纳闷。只道是自己思念莓姬给想苦了,事事都成了她的仿佛。苦笑摇头,向着那匹马走去。边走又一边自言自语般说道:

“这位仁兄,我这便把你带到城内医治。切不可轻生就随着哪路神仙去了啊。”

“仁兄尊姓大名?为何一身夜行装扮?这伤又是从何而来?”

“仁兄莫不是武林奇侠?江湖高手?”

“仁兄长得与在下那位不知所踪未过门的娘子好生相似啊……”

“仁兄可有胞妹?”

“仁兄你……啊,失礼了,敝姓喜多川,名刚,小名……不足为外人道也。”

正絮絮叨叨个没完,走了数十步,忽听得怀中之人用极弱的气息哼了一声。不由大喜,站定了低头看他,又小声唤道:“这位仁兄?醒醒?可是听到我说话了?”

怀中之人眼皮动了几动,缓缓睁开,与刚双目相对。刚怔了一怔,这略带英气的美目不是他的莓子却是谁……唉,莓子啊莓子,为你我却相思成疾了。不由甩头,暂且将这“莓”字放在一边,对那人道:“仁兄醒了?”

怀中那人眨了眨眼,看到刚竟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双皱眉,眨眼哑声道:“……你?”

刚不解其意,只道伤重了意识还未尽然清醒,笑道:“莫怕,在下不是歹人,只是偶然路过此地。见仁兄有伤又昏迷不醒,便自作主张要带你于城内去医治……这里是大坂城外,城门就在前方不远。”

那人听了这话竟似不解,只是片刻后又明白了一般,甚是虚弱地点头道:“放我下来……把箭取了。我……腰上……袋中有药。”又见刚略有些犹疑,不由得急道,“再要迟疑,只怕箭尖的毒就要发作。咳咳……”

刚忙道:“仁兄莫怪,我只道城内医生比我好些,并不知箭上有毒。这就帮你。”

说着就将其放下,扶至地上坐好,自己也坐于他身后。两人竟完全被长长的野草遮挡。

撕开那凝了不知多少血的上衣时,刚一眼瞅见箭尖扎穿了的血肉模糊之处。不由一阵心悸。嗫嚅道:“这……却如何拔得?只怕拔了以后血更是难止。”

“无碍……让你拔,只管拔便是。只仔细倒钩……切记竖直了用劲。”对方又道,“若害怕则把眼闭上罢。”

刚依言捏了断箭,只听对方咳了一阵,终于说得“起去!”,便横了心向外直直地一扽,果然将箭头取出。却并不见有多少溅血,想是已失了不少。又听对方不住地喊痛,只道自己外行手重。

忙接过对方递上的创药,却不急着涂沫。俯身去含住那伤口至深之处。

那人一惊,道:“为何如此?”

刚吸了一口他体内瘀血,吐于一边,答道:“适才说箭尖有毒,需将毒血吸出。”

那人听刚如此说,一话不答,由刚吸了数口,方道:“可了。帮我把它扎上罢。”

刚便把那创药于伤口上细心涂抹,又撕了自己的衣袖将伤口包好。方拿过适才的箭头观看,见暗红箭尖上隐约刻有“近卫...”三字。由于血色遮挡,看得并不真切。正想擦了血迹看时,却听那人说道:

“给我。”

刚便把箭尖交了他,见他收处身边袋中装好。不解其意,便问其何故。

对方讪笑道:“重要证物,不可丢失。”

刚点头,又道:“这位仁兄如何称呼?”

对方一愣,眨了眨眼竟似不想回答之意。刚等了片刻无奈,只得自己报上家门:“敝姓喜多川,名刚。若仁兄不愿留名,我也不强求。只不过……这伤总需交由大夫治理方是上策。可随我往前方大坂城中……”

对方摇头道:“多谢你好意。我尚有要事在身,不便延误。就此别过罢。此后若有缘自会再见。”说毕,竟起身要走。

刚暗想这人为何如此拒人好意于千里之外。也不拦他,又见他晃晃悠悠走出数步,心下不忍。赶上前扶了,低声道:“我也不与你多事。只是仁兄路上小心。且拿了这饭团吃了再走不迟。”说毕,将自己上学塾时必带的几个饭团取出交到对方手中。

对方双眉一跳,随即微微皱起,谢过拿起饭团来,小口咬着。刚看那神情动作,觉得果然与莓姬一般无二。不由得痴了脱口叹道:“仁兄若是女子,我必娶你为妻。”

对方愣了片刻,转头看他,疑道:“你……我却不是女人。”

刚忙慌道:“呃……我并非此意。仁兄勿怪。只是……我……唉,不提也罢。”

对方摇头,笑道:“我虽不是女人,却有一胞妹。”

刚闻言又惊又喜,忙问:“仁兄果然有胞妹?可爱吃草莓?可是姓林?可是唤做莓姬?”

对方眼睛一转,低头忍了笑,道:“你问这做甚?她却不叫莓姬。也不姓林。只是若有缘与你引见,你愿取她为妻?”

刚听这一说,只是摇头,又疑道:“我只应了莓姬娶她为妻。再无别人。若仁兄之妹便是她,我必娶之。若不是……唉……”

正说着,对方吃了饭团,走到马边,勉强跨马而上。

“是或不是,日后有缘便可知晓。刚君无需烦恼。待我问了胞妹,果真是她,便让她往大坂城中寻你。后会有期。”

刚见对方策马而去,又叫一声:“仁兄贵姓?”

“光一。”

刚只听得他远远丢下这名,便看着他向大坂城内远去了。一时又嗟叹不止,做歌为证:

莓姬去兮子难寻,
子难寻兮不思塾,
不思塾兮我在郊野。

在郊野兮光景足,
光景足兮一骏马,
一骏马兮奇人偶遇。

奇人偶遇兮,怪哉怪兮。
怪哉怪兮,莓兄光一?


[ 此贴被kai在2009-12-14 04:42重新编辑 ]
Alls well that ends well.

kdino@vip.qq.com
微博: http://t.sina.com/kaidomoto
博客: http://hi.baidu.com/kaidomoto
日文: http://blog.goo.ne.jp/betty0209
顶端 Posted: 2009-12-13 17:57 | 18 楼
kai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528
威望: 284 点
现金: 73856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65(小时)
注册时间:2004-08-29
最后登录:2018-03-15

Quote:
引用第17楼kk.27于2009-12-10 21:17发表的  :
那莓子找24干啥?
24能帮TA啥忙???
莓子是皇子吧???
中居又有啥委屈???

.......

中居倒没有什么委屈吧..我不知道.只不过这里面的刚确实是个痴情呆种子的设定..汗..= =
Alls well that ends well.

kdino@vip.qq.com
微博: http://t.sina.com/kaidomoto
博客: http://hi.baidu.com/kaidomoto
日文: http://blog.goo.ne.jp/betty0209
顶端 Posted: 2009-12-14 16:04 | 19 楼
«1 2 3456» Pages: ( 2/6 total )
♥新KKK之家♥ » ♂♂文文发布会♂♂

Total 0.046644(s) query 4, Time now is:02-20 16:2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5.3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