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KKK之家♥ » ♂♂文文发布会♂♂ » 【原创】如果我能开口说爱(现实向,细水长流的爱情)
«12 3 4567» Pages: ( 3/10 total )
本页主题: 【原创】如果我能开口说爱(现实向,细水长流的爱情)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kinkilo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806
威望: 250 点
现金: 72851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99(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21
最后登录:2015-11-25

kinki 今生,下辈子都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吧!
亲的更新速度好快呀!加油!继续等待。
KinKi Kids Forever~
顶端 Posted: 2009-08-24 23:40 | 20 楼
ii_kk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52
威望: 70 点
现金: 52761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78(小时)
注册时间:2008-11-23
最后登录:2013-12-23

感动,泪了T_T
现实向的文大爱~~
心同学加油~~
支持,写得很快呢,是有存稿么??
無論哪裡也請去  一`·┽  KK不變 我不變
顶端 Posted: 2009-08-25 00:37 | 21 楼
satan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812
威望: 264 点
现金: 59004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41(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6
最后登录:2016-06-14

相愛不想愛並不重要

在渡過的所有人生中 佔有的,就是如此重要不可割裂存在

有時靠近 有時疏離

風景再變 時光再變

不變的是身邊的位置,這回首轉身便可看見的距離

仍舊一如當年

那些 曾經、當下 美得不像話

————————————————————————————————————
PS:謝謝樓大上次借我用的你寫的話,可惜……嘛~我也不是不瞭解啦
出櫃的事,對哪一個人來說,都不是一件不需有所顧忌的事
唉。。。若能幸福就好了
就算是假象,只要幸福不就好了吗?在一起,瞬间就是永恒
顶端 Posted: 2009-08-25 08:20 | 22 楼
watermelon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13
威望: 42 点
现金: 56018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33(小时)
注册时间:2007-09-22
最后登录:2017-09-05

这文,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看了真是感动的T-T
两人之间的感情淡淡的,很温柔,又很缠绵
顶端 Posted: 2009-08-25 10:33 | 23 楼
草莓泡泡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73
威望: 69 点
现金: 53732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3(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23
最后登录:2010-06-16

终于又等到大人的更新了 ^_^
244实在是很纤细的孩子啊,正因为纤细,所以才会有诸多的不安.
所以51王子才要变得更强更强,来呵护244才行啊~~
"因为只有牢牢地拥抱这些记忆,堂本刚,才能够在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
遇见堂本光一,然后相爱。"这句话实在让我很感动,我想再也不会有51和244这样在一起便让人感到和谐的一对了.无论在前世,今世,后世请继续继续相爱下去~~~.
顶端 Posted: 2009-08-26 23:12 | 24 楼
心·k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3
威望: 65 点
现金: 53771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6
最后登录:2012-06-18

偶从西安回来鸟~今天上午把手写的文打出来后才惊觉~为毛爪子写出来的那么多页打到电脑上只有那么一点点==
不管啦~先发出来再说~
回来以后看了n多虐文,于是坚定了偶HE的决心~KK要幸福快乐才好~
先放文放文~亲们看好看好啊~


【十四】
    伸出手摸索着放在床头的荧光闹钟,手指触到表盘,微弱的蓝色光芒在黑暗中浮现。
    凌晨两点。
    光一的下巴抵在肩窝,柔和的呼吸扫过脖颈,带来暖暖的触感。
    刚轻轻掰开光一抱在腰间的手臂,起身下床。
    从散落一地的衣物中捡出光一的衬衫披上赤裸的肩头,走进客厅,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
    水箱中的鱼们在缓慢地滑行,悄无声息。半圆形的水纹在斑斓的身躯后悄然合拢,复归平寂。
    抚上有些冰凉的玻璃,肌肤的温度在光滑的窗面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
   
    已经是冬天了啊。

    之前的si con忙得自己团团转,不知不觉间夏天已经倏然溜走,无处寻觅。
    而那家伙,终究还是一次都没有来过。
    con开始的时候自己曾十分正式地邀请过光一,乐屋里光一伸手揉乱了自己的头发,淡淡笑道:
    “喜欢Tsuyo的男人太多了啦,我才不要去生那个闷气。”
    刚抬起头,透过阳台的窗户望向远方,夜色中高楼顶上的红色光点一闪一灭,无端的寂寞。
    刚依然记得十四岁时自己离开奈良来到东京,老师和同学们那不舍与哭泣的脸,是他在过往的十四年中,最为悲伤的画面。
    离别后回家的路上独自泣不成声的他,在泪眼模糊中隐约看到立在道路弊端的少年,短发乌黑,笑容青涩而稚嫩。
    他就那样静静地立在路的尽头,看着自己走近,他握住自己的手,他说,Tsuyoshi,我带你回家。
    之后又过去好多好多年,他和他,都不再是可以任性哭笑的少年,他和他,已不能扣着手指,脑袋挨着脑袋,在新干线里睡得香甜。
    而光一的手掌,已成为那些无数次往返于大阪和东京的冬日里,最为温暖的回忆。

    柔软的布料带着他的温度从背后无声地席卷而来,暖和的身体拥上后背,扶住窗户的手指被他捉住,一同塞进厚厚的棉被。光一略微冰凉的嘴唇吻在耳后,轻柔地吮吸。
    刚转过身,将手臂环上光一的肩膀,把嘴唇贴上光一的,任他攻城略池,在唇畔扯出银色的丝线。
   
    温厚的手掌贴在脸颊,细长的双目在月光下异常清亮。
    “Tsuyoshi,你知道的。”
    “嗯。”
    我知道,你是在保护我,我知道。
    有力的臂弯打横抱起自己,刚缩进光一的怀中,用手指在光一心口一笔一画地写着自己的名字。
    刚,堂本,刚。
    顺势握住刚的手摁在胸前,慢慢坐到床边,光一抵住刚的前额,盯住刚的眼睛,确保刚能把他说的话,一字一字烙进心里。
    “Tsuyoshi,你,一生,都在这里。”
    那双泛着笑意的纯净眼眸,是自己甘愿喝下的蛊,绝美异常,无药可解。
    Tsuyoshi,自从遇见你的那一天起,我的世界,就已经定格在了右边,但我是一个心胸狭窄的男人,因此除了你,我再也看不到别人的身影。
    如今25岁的你,纵然经历了无数次蜕变,可是在我心里,你依然是当年那个,在空旷的道路中央独自哭泣的十四岁少年。
    1991年,你像一束明媚的阳光无设防地闯进我的生命里,照亮了我的世界;
    1994年,你躺在蓝色的游泳池边,我吻了你,唤醒了我的天使;
    1995年,首次在武道馆里的演唱会,你在后台紧紧抓住我的手,你像个老婆婆一样不停地对我说,光一,我紧张;
    1996年,我握着你的树叶在沉睡中醒来,一睁眼,就看到了我的阳光;
    1997年,我们一起出道,我很是骄傲,因为我,拥有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相方;
    2000年,我成为帝国剧场最年轻的座长,而你,温柔的夏生,在离开之后,却依然守在深爱的女孩身旁;
    2001年,我是众人口里的王子,而你,已经开始悄然蜕变;
    2002年,你纤长的手指间燃烧着明灭不定的红色火光,一首my wish,痛得我撕心裂肺;
    2003年,我第一次要了你,你颤抖的身体和滑落的眼泪,成为我心中最柔软的回忆;
    2004年,我在一个人的舞台上唱出两个人的愛のかたまり,不肯与现实妥协的坚强的你,成为了无数人捧在心口上疼的宝贝;
    而现在,你卸下了所有的脆弱与坚强,所有的温柔与冷漠,所有的深爱与憎恶,毫无防备地睡在我的怀中,以你最根本而纯粹的姿态,睡在我的怀中。
    这些温暖,已足以支撑我的一生。


【十五】
    2004年12月12日,KinKi Kids第二十首单曲《Anniversary》即将发售。
    今天,是录制Utaban的日子。
    乐屋中,光一从手中的F1杂志里抬起头,看着自从进入这个房间就没有消停过的刚。后者正坐在自己脚边,专心致志地上着指甲油。
    好容易上好了两根手指,刚习惯性地抬起手粑粑头发,细长的发丝立刻就在那光滑的表面上拉出几道明显的痕迹。
    光一撑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绒布小熊垮下一张脸来,嘟起了富士山一样的嘴巴。
    向沙发左侧挪了挪身子,光一拍拍身边的空当,“Tsuyo,过来。”
    刚半跪着才想站起来,光一修长的手指却在眼前轻轻一晃,指向放在地上的小瓶子。
    “拿着那个。”
    不明所以地拾起地上的指甲油,刚起身坐到光一身边。
    拉过刚的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随即旋开瓶盖,握着小毛刷,把晶莹的液体,一点一点抹在圆润的指尖。
    刚低着头,只能看到光一栗色的发旋,在灯光下,漂亮得令人心醉。
    清浅的芬芳自指尖无声地散布开来,光一弯下腰去,轻轻吹着刚刚涂好的指甲油。末了,握住刚的十指,笑容里是浓浓的宠溺。
    “看,弄好了。”
    “嗯。”红着脸点点头,不晓得该说些什么,攥紧手中的小瓶子,上面,还残留着光一的体温。
    乐屋里一时沉默下来,桌上的杯子还在冒着腾腾热气,不大的空气里满溢着浅淡的茶香。
    当光一略带潮湿的吻落在唇上时,刚闭上眼睛,感受着有些粗糙的唇瓣掠过齿间。

    “moshimoshi……”熟悉的嗓音在门外响起,光一站起身,看了看倚靠在沙发上调整呼吸的刚。
    可以了吗?
    刚小小地点了点头。
    嗯。
    打开门,粉红色的毛线帽伸进来,灵活的大眼睛闪着狡黠的光。
    “Nakai桑~”刚自沙发上站起来,光一微笑着,略略欠了欠身子。
    Smap的leader就这样大咧咧地跳进来,一屁股坐在沙发前的地板上。
    回身到沙发上坐好,光一无奈地拍了拍摊在地上毫无形象的前辈,那个从刚才开始,就在目不转睛盯着刚看的大前辈。
    刚被他看得有点儿毛骨悚然,别扭地缩缩身子,小心翼翼地问道:“Nakai桑,我的脸上有什么吗?”
    地上的男人“嗤”的一声笑起来,伸手捏了捏眼前快要红成透明的脸蛋,漂亮的大眼睛转向光一的方向。
    “小刚可真美,嗯?”
    “哈?”
    “Nakai桑!”
    一脸茫然的小学生和恼羞成怒的小朋友,让某个无量人士满意地点了点头。拍拍屁股站起身来,拉长的语调中却是满满的认真,“我听说了哟~这首歌,是专门为你们写的~”
    刚坐在沙发上发愣。
    光一有些头疼地跟着中居走到门边,终于忍不住开口问:“Nakai桑,你今天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没想到下一秒却被拽过手腕拉到近前,耳畔压低的声音带着无形的压迫感。
    “光一,不好好守着他的话,可是会被人抢走的喔。”
    手腕被放开,光一看向中居,那张熟悉的脸上依然是灿烂到快要糊掉的笑容。
    立在门口,光一目送着小小的身影,一蹦一跳地消失在人群中。
   
    苦涩的笑容,绽放在无人的走廊里。
    光一,我不希望你和刚同我们一样,因为那自以为是的爱与退让,就这样抱憾终生。
    如果你在的话,也一定会这样想吧。
    对吗,Takuya。

    “Nakai桑说什么了?”看着久久立在门边不动的光一,刚有些担心地走过去。
    转过身去笑笑,“没什么,快到时间了,你不再把东西整理一下吗?”
    “啊?哦。诶?怎么都这么晚啦~”
    光一靠在化妆台前,看着在房间里团团转的刚。
    Nakai桑,如果有一天有一个人对你说,如果你奉上自己的全部,他就会赐予你一生的挚爱,你会给他吗?
    像你一样聪明的人,一定不会给他吧。
    因为一生的挚爱,不就是我们的全部吗?
    所以,你就不要担心了。
    我绝对不会,舍弃我的全世界。

  “最近一起去吃饭了吗?”
    目光紧接着落在离自己最近的光一身上,却发现光一的视线,无视了一干摄像机和staff们,笔直地落在刚的脸上。
  “不是常见面嘛,像这样的。”刚把话接过去,镜头随后落在光一身上,又被他全然无视。
    ……这就是KinKi Kids的名产,放置play。
    在心里无声地仰天长叹了一气,中居在视线的死角,撞了一下光一的膝盖。
    身边的人这才把视线转回来,短短地接了一句话,看向自己的目光,却有些埋怨,有些挑衅。
    小孩子……
    中居强忍住抽搐的嘴角,带着清亮而正直的笑容,伸出空着的一只爪子,“那么你们两把手……手……”
    两个孩子伸出手来,自然地手掌交叠,握住。
    中居正广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憋出内伤,难怪你们再怎么官方还是会有各种各样的猜测,我有说让你们伸手做什么吗?
    顺水推舟地抓住那两只握紧的手,摁在桌子上,手心里传来两人的温度,很暖。
    “就这样听我说话。”

    “因为是KinKi Kids,现在啊,我希望你们死的时候是一起死的呢。”
    光一明显感觉到手心里传来的颤抖。
    暗暗用力握住刚的手心,却触到那柔软的掌心,渗出了细密的汗水。
    Tsuyoshi,你怎么了?

    好疼。
    好疼。
    看着眼前促狭却温柔的笑脸,刚感到胸口好像破了一个洞,空得他生疼生疼。
    他想起了那个夜晚,那个尘封在记忆中、遥远到模糊的夜晚。
    “我要结婚了。”向来疼爱自己的前辈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杯中的冰块相互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
    “哦。”怔怔地应了一声,语气空落落的,在思绪深处敲出幽远的回声。
    “小刚,你就不再说点什么吗?”
    呆呆地开口,大脑一片空白,等到意识回复时,这句话,已经自然地脱口而出。
    “告诉Nakai前辈了吗?”
    刚看到那精致的五官在一瞬间染上了近乎哀伤的色彩。
    转过身,看着被称作完美的侧脸,轻轻地慢慢地重复:
    “Kimura前辈,你告诉Nakai前辈了吗?”
    修长的手指中晶莹的液体流溢出梦一般的光斑。抬头一饮而尽,兴许是喝的太快,木村轻咳了几声,眼中竟泛出点滴泪光。
    在泪光中刚看到一个人的脸庞。他有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笑起来温柔,不笑时落寞。他腼腆而害羞,明明可以唱着深情而动人的歌,却总是扯着嗓子乱吼乱叫。他大大的笑容,足以擦亮夜空中的星星。他固执地守着某种任性,软弱温柔却异常坚强,在关键时刻足以成为强大的倚靠。
    “是我背叛了正广。”细软的额发挡住了大半张脸,刚看到那紧咬的嘴唇,红得好像要滴出血来。
    “Kimura前辈,”刚张开十指,又再度握紧,灯光从指缝间漏到暗红色的吧台上,仿若一场华丽的梦,“你说过的,你们并不相爱。”
    是的,他们并不相爱。
    只因为他曾陪伴自己走过那么长那么长的时间,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有那人的存在。直至今日,他仍未曾离开。
    如今,是他,选择了溘然放手,留下他,站在时间的断崖,守着他们再也回不去的年少时光,寂寂地笑着。
    温暖的手掌握住自己的肩膀,刚转过身去,深深的栗色瞳孔悲哀却释然。
    “小刚,我和正广,终究不是你和光一。”
    自以为是地选择放弃以为这就可以成全他的幸福,殊不知,有他在身边,就已是他的全部。
    那天晚上木村喝了很多酒,絮絮说着过往的时光,刚沉默地听着,听着那个名字,在每一个回忆中,一次又一次地出现。
    正广,正广。
    原来,所有的记忆中,都不是一个人。
    原来,所有的记忆中,都有他。

    架着木村前辈走出酒吧,清瘦的男人立在路灯下,指尖是快要燃尽的白色香烟。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拍照时,已不会再露出孩子一般纯真的笑脸。
    “Nakai桑……”轻声叫着他的名字,眼看着白色的人影灭了指尖的火光,匆匆跑来,疲惫的神色却掩不住眉宇间的担忧。
    “怎么喝这么多啊……”接过刚身上的木村塞进车里,俯身给他系上安全带,“真是,都快结婚的男人了还这么不节制。”
    把木村的包和大衣一股脑地塞进后座,脑袋从窗户里伸出来,清秀的眉毛拧成一个好看的节,“小刚,赶快回家。”
    点点头,目送着古旧的车子消失在街的尽头,红色的尾灯,寂寞到让人想哭。
    刚知道,从明天开始,他们又将是立于顶端的天团。他会继续在MC时插科打诨,他会在一旁敛了精致的面孔阴沉地吐槽搞怪。
    只是,他会称他为木村桑,他也不会再叫他正广。
    可是,他却依然是他的堂本光一,他也依然是他的堂本刚。
 
(超喜欢老头,自从看了老头的剧被他彻底秒杀后,在J家除了KK就是老头,总觉得KK两人和老头很像,偶说的是内在,不是外表==)

    《Anniversary》。
      不带伴奏的清唱,在五万五千人的聆听中,漂浮在巨蛋上空。
      台上是与他们搭档长久的乐队和dancer,台下是宠爱他们的fans,右边,是自己的相方。
     
      即使只有这一次也好,这一次,请让我忘了一切的存在,认认真真地看着他。
     
      完美的合音在清澈而温柔的声线中画上优美的休止符,招呼大家牵起手站成一排,竖起手指抵在唇上,等待着全场的安静。
      台上台下全都屏住了呼吸,一同等待只属于他们的终场。
      握住彼此的手,对视,时间停摆,世界彼端是那人的剪影,在漫漫流年中停在自己身边,牵起一生的守候。
      光一……
      刚……
      能够遇到你,我真的很幸福。
      用尽全力喊出发自内心的感谢,在铺天盖地的欢呼声中相视而笑。
      是的,他们做到了。
      让KinKi Kids,成为最温暖的家。

      夜空中是为了庆贺新年而盛放的烟花。
      躺在卧室的床上,光一把手臂穿过刚的后颈扣住光裸的肩膀,低下头轻声问道:
      “Tsuyoshi,还在疼吗?”
      摇了摇头,刚支起身子,越过光一的肩头凝视着天空中绽开的烟火。
      “光一。”
      “嗯?”
      “生日快乐。”
      “……嗯。”

      在多如繁星的人群中
      我偶然在那天遇见你 坠入爱河
      就算被告知爱是痛苦的
      我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你

      只要有你在身边 每一天都是充实 都是五彩缤纷
      爱 多到满溢
      只有这种感觉 我不想忘记

      我爱你 仅是这一句简单的话
      如果能毫不掩饰地坦白表达 会变得多么轻松啊
      我已经不想再让你流泪了
      所以就把今天 当作我们的纪念日吧

      窗外的烟花盛开又凋零。
      如雨,如星。


【十六】
    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伸出手摸向身边,空荡荡的。
    翻了个身将整条被子滚到身上,刚瞪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天花板,掀开被子下床,走出卧室
    没有开灯的客厅里只有书房门隙中透出的一丝明黄色的光。
    刚径直推开门走进去,满屋子的烟雾缭绕呛得他连连咳嗽,推开窗户,又开着门回到客厅。
    电脑前的人自觉地灭了手中的烟,仰着头疲惫地倒在椅背上。
    印有小熊头像的浅咖啡色杯子塞进手中,温热温热,清袅的茶香扑鼻而来,温润了干涩的双眼。
    桌上堆满了shock的企划书,自己从提出要彻底改编剧本后就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没日没夜的工作了,而刚,总是在下半夜醒来,拖着随便窝在哪里打瞌睡的自己去洗澡睡觉。
    感觉到刚停在自己身边,光一抬起身捉住刚的腰,引他坐在自己腿上,将满是青色胡茬的下巴抵在刚的颈旁,也不管一身的烟味是否会惹恼洗过澡才去睡觉的刚。
    他实在是太累太累了。
    刚把手指插进柔软的发间轻轻揉搓,把嘴唇印上光一的额头,微微张开,润湿的舌尖轻轻点着紧皱的眉间。
    埋首于颈间的光一抬起头模糊一笑,拉着自己站起来,回到卧室。
    抱着被子坐在床上,刚竖起耳朵听着浴室那边传来的“哗哗”水声以及瓶瓶罐罐相互碰撞时发出的清脆交响。
    不一会,裹着浴袍的人摇摇晃晃地走进来,停在床边,带着滴水的发梢,直直地向自己倒过来。
    张开双臂稳稳地接住光一,轻手轻脚地解开浴袍,脱掉,把光一赤裸的身体迅速塞进被子里,裹好。
    “Tsuyoshi……”微启的薄唇间是梦呓一般的喃喃自语,嗓音沙哑而温柔。
    坐在床边看了一会疲倦的睡脸,刚关掉床头的小灯,站起身。
    一颗颗解开睡衣的扣子,柔软的布料顺着肩头滑落,拉开下衣的带子,叠好,放到床前,接着掀开被子,躺到光一身边。
    温热的手掌摸索着触到熟悉的身体,旋即缠了上来。
    “Tsuyo……”努力地睁开眼睛,喉咙间是猫咪一样模糊的咕哝声。
    抬起头无声地咧咧嘴,随即窝进光一怀里,任他的双臂抚上裸露的后背与腰肢,轻轻抚摸。
    舒服地伸展了一下身体,在光一的胸口蹭蹭,找到那个熟悉的位置,闭上眼睛。
    光一抱着自己沉沉地睡着。
    用手指抵住嘴唇,刚悄悄地在心里重复。
    晚安,光一。
    祝你做个好梦。
   
    2005年1月8日至2005年2月28日,帝国剧场,全76场公演无事终了,除了每天中午晚上各接到一次某人杀气腾腾的只有“吃饭”两字的短信外,日子就按照自己所认为的平淡很快流走了。
    时常在深夜站在书房门口静静看着坐在水槽前的刚,张着手指,在透明的玻璃上画着鱼儿游过的痕迹,纤长的睫毛下目光如水一般柔软。
    2005年似乎就是这样简单,无非是著名的“三次击沉事件”后两人被事务所里诸如国分太一井之原快彦的无良人士结结实实地取笑了一顿,每当看到leader在走廊上对他颔首别有深意地微笑时,光一总是想要捶胸顿足一番,这种一失嘴成千古恨的日子,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到头;也无非是刚毅然剪掉了他绝美的“一片云”换了个仿佛被雷击过的卷毛发型,于是街头上又出现了一干人顶着卷卷的毛发,额前是潇洒的一撮粉红;也无非是两人在圣诞前夕发了新单曲,迎来了又一个忙忙碌碌的年末。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每当光一坐在车里撑着下巴望着窗外匆匆过往的人群,他总是会想,若是这样的日子,能够一直持续下去,那该有多好。
    但是光一知道,分别的日子,很快就要到了。
   
    自己27岁生日过后的不几天,刚就被J桑叫去了办公室。
    只剩一人的乐屋顿时感觉空荡荡的,光一站起来活动了一下酸软的身体,走到窗前。
    “啊……”
    下雪了。
    漫天飞舞的白色雪花如同调皮后归家的孩子懒洋洋地趴在窗台上,一层堆一层,松软而厚实。光一打开窗,伸出手指在白色的积雪中戳出一个又一个小凹陷。
    身后的门打开又关上。
    刚走到光一身边,隔着雾蒙蒙的玻璃,注视着纷飞的白雪。
    晶莹的纯白,一寸一寸抬升了地面,让喧嚣浮华的东京,变成了童话里的世界。
    光一缩回手,把刚揽到身前。
    窗外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
    向后仰了仰头,把全身的重量靠在光一身上,身后的人颤了颤,把握住肩膀的手臂改为环住自己的腰。
    刚闭上眼睛,把脸颊贴上光一的毛衣,柔软温暖的触感摩擦着皮肤,让人昏然欲睡。
    紧了紧手臂,光一把下巴搁在毛茸茸的脑袋上,怀里蜷缩的小小人儿,有着同自己一样的清淡香味。
    “kochan……”糯甜绵软的鼻音,轻声叫着自己的昵称。
    飘落的白雪,在路灯的光晕下,如同寂静的歌声。
    “我想回奈良……看妈妈。”
    光一笑了,抬起手捂住刚的眼睛。刚的泪水是暖的,在交错的掌纹间,淌成一溪温暖的河。

    光一,我要走了。

    刚,你要说的,其实是这个吧。
    所以,你才会这么难过,对吗?
    光一放下手臂,在刚的面前站定,微微前倾身子,平视着刚的眼睛。
    “Tsuyoshi。”
    “记得早点回家。”
    窗外纷飞的白色大雪,一瞬间,模糊了刚的视线。

    起身把关得严实的窗户拉开一条小缝,拧开床头的雕花小灯,柔和的暗色光线笼罩着卷缩在被褥中的人。
    刚的卷发凌乱地覆在脸上,随着主人的呼吸轻轻颤动,光一把手指插进刚依然汗湿的发间,一缕一缕拨开颊边的刘海。
    熟睡的刚动了动,习惯性地蜷进自己怀里,本来好好盖在身上的被子被他卷至胸前,露出光裸的后背。
    白皙的皮肤上,是一片连一片的印记和伤痕。
    光一的手指,从刚的发间滑过脖颈落到后背,轻柔地抚过那一个个红色的吻痕,今夜里仍未褪去的一幕幕,又开始在记忆中回放。
    从未有过的粗暴索取,直至柔软的双股间淌出温热的鲜血,在身下,洇开一朵又一朵明媚而绝美的花。
    痛到浑身颤抖的刚,痛到意识模糊的刚,却在被冲击得支离破碎的喘息声中,着魔一般喃喃地重复:
    “光一……不要停……”
    光一俯下身,轻轻啄着红肿的唇瓣。
    目光落在房间角落的一口小小的箱子上,那是之前自己同刚一起整理的、他要走时拿的东西。
    一年前,是自己,亲自把他接过来,而现在,又是自己,亲自送他离开。
    关掉床头的小灯,于无言的黑暗中抱紧刚,胸口,湿润一片。
    刚紧紧抱住光一,眼泪无声地滑落眼眶。

    光一,为了保护我,你付出了太多太多,我用这一场欢娱的痛,谢谢你给我的梦境与幸福。

    光一,你为我绽开如阳光般灿烂的融雪笑容,我用泪水,幻化出阳光下最美的彩虹。

    光一,是不是这样,我就可以了无牵挂地离开了?

    在清晨的阳光中醒来,刚已经不在身边。
    光一闭上眼睛,在被子里拱了拱,再度安然地睡去。
    Tsuyoshi,如果累了,就回来。
    我会在这里,等你回家。

P.S.小孩很快就会回来啦~毕竟他们两个也需要拉开一段时间一段距离独自成长~是不^^ 
我用100天的等待,换来你300年的陪伴
顶端 Posted: 2009-09-06 13:51 | 25 楼
chilun17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29
威望: 60 点
现金: 5342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70(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5
最后登录:2016-09-25

很好看,有点淡淡的揪心,有点淡淡的幸福,虽然每段爱情总是会有人在旁边哭泣,但是只要坚信着自己的信念总是会走过来的,要相信王子相信自己,最近总想着两人之间,我想我快疯了,总觉得244的幸福一定要由51来给,只要不是51都不行.
顶端 Posted: 2009-09-06 21:49 | 26 楼
fufuko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641
威望: 270 点
现金: 69299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723(小时)
注册时间:2009-01-06
最后登录:2018-02-16

刚一上来就看到心内的更文,好开心,我是一点点地往下看这文,不过这次更得好长,很满足,楼楼辛苦了!!!两个人会分开一段时间是为了彼此更加坚强地并肩站在一起吧,喜欢文里淡淡的文字,看得很舒服,期待下文,加油喔!!!
顶端 Posted: 2009-09-06 22:02 | 27 楼
satan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812
威望: 264 点
现金: 59004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41(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6
最后登录:2016-06-14

哇~~~LZ更文了我是很高興啦~~

雖說這篇的結局會是HE,但是中間太虐的話也是很淚的說。。。。。怎麼覺得ms要開虐了?55555老頭和大神也是我心中永遠的遺憾啊~~~~唯有祈望KK兩人比前輩幸福
就算是假象,只要幸福不就好了吗?在一起,瞬间就是永恒
顶端 Posted: 2009-09-07 08:28 | 28 楼
心·k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3
威望: 65 点
现金: 53771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6
最后登录:2012-06-18

原本十八章写了很多,但还是不满意,于是只发了小半截~
十七章是看了一张图片后突然想写的,说偶俗就俗吧~偶就是想甜~
介于不会贴图,就放个地址上来吧~


【十七】
    站在帝国剧场的门口望着空旷的街道,光一不禁打了个寒噤。
    亲自剪辑shock的DVD,亲自准备shock的原声碟,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伸伸胳膊伸伸腿,有些老头子地拉紧身上单薄的外衣,光一低着头快步走向停车场。
    风中,一缕若即若离的花香。
    蓦地停住脚步,光一转过头向湖畔望去。
    果然……
    映入眼帘的,是一株盛放的樱花。
    轻轻地笑起来,光一慢慢走到湖边,把后背抵在粗糙的树干上,仰望着落雪一般的白色樱花。
    呐,Tsuyoshi,这棵樱花,叫做染井吉野吗?
    闭上眼睛,那身穿桔色的孩子背着双手,寂寞地立在舞台中央,声音微颤,卷卷的头发遮住了略带哀伤的眼眸,如同凋落的染井吉野,美丽不可方物。
    掏出口袋里的手机,屏幕下角是一个正在跳动的小小的生日蛋糕,日期显示2006年4月10日。
    是Tsuyo弄的?这家伙,还怕我忘了他的生日不成。
    无奈地笑笑,光一把手机放回口袋,又慢慢地向停车场踱过去。
   
    10点过后的东京大道上只有闪烁的霓虹,毕竟时节已是四月,即使夜间有点凉,也绝不会让人感到寒冷。光一摇下车窗,感受着四月的风扑面而来,柔和如刚熟睡时的呼吸。
   
    自他离开,已经有三个月了吧。
   
    虽然在录制DB的时候还会见面,可是那样遥遥相望无法触碰的见面,还是不能填补空落落的胸口。
    开着车子在空旷的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渐渐地,光一发现,前方道路的两侧,竟然全是盛开的樱花树。
    在心里小小地惊呼,光一将车子停在路边,信步向樱花林深处走去。
    看着脚下的彩石路上落满的樱花瓣,光一不禁想起在那一个停电的冬夜里,刚曾给他讲过的故事。
    “光一,你听过‘樱花七日’的说法吗?”抱着沙发垫子的刚偎在自己身边,凝视着面前跳动的烛火。
    摇了摇头,看着刚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光一咧咧嘴,“你明知道还问嘛。”
    右边的人自顾自地扯了自己的手臂搭上肩膀,在胸前握住,缓缓地开口,轻柔的声音,像是要讲述一个古老的童话。
  “‘樱花七日’,是用来形容樱花生命的短暂,一朵樱花从开放到凋谢只需七天,而在这个过程中,花朵不停开放,同时又在不停凋零。”
  “一边活着,却又一边死去……是这个意思吗?”
    刚点点头,伸直蜷曲的双腿,静止的火苗猛地晃了晃,刚的身体僵了一下,随即又放松下来,“在短暂的灿烂后立刻凋零,这就是樱花的美丽呐。”
    一下一下拨弄着刚的头发,怀里的人痒得直乱动,伸出胳膊把自己的两只手全部捉住,刚抬起头,“光一,想什么呢?”
    抽出手抱住刚的腰让他坐好,有些闷闷地开口:“我也不知道,总觉得,樱花盛开,是很悲伤的事情。”
    刚笑了,清亮的眼睛里满是温柔的水光,“光一,不是这样的。”
    “为什么?”
    “你知道樱花的花语是什么吗?”
    “什么?”
    “……”
 
    重重叠叠的白色花瓣轻触着清澈的水面,在明亮的路灯下恍若梦幻。
    光一坐在树下的草地上,静静望着水中樱花的倒影。
    慢慢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出熟悉的号码,仰面躺倒在草地上,白色的花朵在头顶散落,宛若一场绚烂的樱花雨。
    “光一。”
    “Tsuyoshi,生日快乐。”
    “嗯。”
    “呐,我说……”
    “什么?”
    “如果我说我迷路了,你会来接我吗?”
    沉默,光一甚至能够想象得到刚在电话那边经过激烈挣扎后选择认命地开口,“你在哪儿?”
    “樱花。”
    “……”
    “Tsuyoshi,这里,有好多好多樱花。”
    “光一,从那里看得到东京塔吗?”
    “嗯。”在樱花的尽头,能够看到红色的塔身。
    “在那里等我。”
    “嗯。”
    闭上眼睛,桔色的刚就站在染井吉野的花雨里向自己凝望,他牵起天使一般的笑容,不再哀伤。

    气喘吁吁地站在步道的尽头,刚看着光一慢慢地走到一棵樱花树下站定,笑容恣意而慵懒。
    在纷飞的樱花雨中刚一步步向自己走来,踏碎了清淡的花香,仿佛走过了一条落雪的长街。
    如果有一片花瓣,有幸落在他蝶翼般的长睫,如果有一片花瓣,有幸落在他轻抿的唇,如果有一片花瓣,有幸落在他的掌心,被他轻柔地亲吻,他一笑,便灿烂了整个季节。
    “Tsuyo。”
    闻言不远的人停止了脚步。
    张开双臂,融雪的笑容里是满满的宠溺,“跑过来。”
    俗烂就俗烂吧,就算被你取笑一辈子我也要这么干,因为这是我堂本光一能想到的,最终极的浪漫。
    刚fufu地笑了,甩开步子,径直向光一冲过去。
    纷繁的花瓣在刚的身前散开,缤纷而细碎,落花了光一深深的眼眸。
   
    当熟悉的身影扑进怀里时光一重重地吻在柔软的唇上,刚紧紧抱住自己的脖颈,唇舌纠缠,清浅而炽热。
    刚,能够再次抱着你,真是太好了。
    其实你也很想我吧,不是吗?
    不过,看在今天是你生日的份上,我就不拆穿你啦。
    你啊,可一直是个别扭的小孩啦。
   
    放开拼命呼吸的刚,光一笑着俯到那通红的耳边:“birthday present。”
    刚抬起头恶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老头子,你真俗。”
    无所谓地摊开手笑笑,看着快要熟透的人低下头去几乎不可闻地补了一句:“不过还好,也不是很烂……”
    光一弯下腰,再度把刚揽进怀中。
    樱花静静地落在两人的肩头,定格住了静谧的画面。

    在回去的路上刚任光一牵着他的手走走停停,两侧高大的樱花树阻挡了一切明昧不清的光。
    黑色的法拉利就在街道的尽头,刚站在车门旁边,看着光一坐进车里,系上安全带。
    “Tsuyoshi,手。”
    不明所以地伸出手来,看着光一的手掌在胸口凭空一晃,然后张开。
    温暖的掌心中,是一朵白色的樱花。
    小心翼翼地捧着捂在心口,刚看向光一,清俊的颜上是淡淡的笑容,“Tsuyo,樱花的花语。”
    微微一怔,随后是了然于心的笑容,刚俯下身子,亲吻光一的眉间。白色的樱花带着光一的体温, 温柔地渗进胸口。
 
    看着黑色的车身消失在街道尽头,刚捧着小小的一株花回到车里,仔细地夹进自己平时用来记录心情和随性涂鸦的笔记本中,久久地凝视。
    车里的电子时钟跳到0点。
    光一他,给了自己最棒的生日礼物。
    启动车子,穿过寂静的樱花雨,消失在街道的另一端。

    樱花的花语是,一生一世的幸福。


【十八】
    ENDLICHERI☆ENDLICHERI的横空出世,是一个音乐的奇迹。
    身为一个男人的刚,在他的音乐中毫无保留地传达了他的世界观。刚从不屑于庸碌而麻木的生活,他直面自己作为一个人的懦弱,也从不吝啬于表达他真实的感情,他用他的音乐与现实对抗,他说自己不会输,他歌唱着战斗和反抗。于是越来越多的人从此陷入了名为“堂本刚”的漩涡,心甘情愿地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刚是坚强的,却又是脆弱的。他会因为看到美丽的天空而落泪,他会为飘落的樱花写一首柔软的歌,他时刻追寻着生存的意义和生命的原本,是的,他想要回到他的起点,他的一切都在渴求着他的故乡。
    每当周围有人或试探或担心地问起刚的事情,光一总会十分礼貌而冷淡地回复说,对不起,我们最近没有见面,我不太清楚。
    他终究是不会走的,除非他下定决心把他的相方一起带走。光一一直是这样坚信着,却绝不会和任何人说。
    他是要保护他的相方的。这也是他所坚信的事物之一。
   
    当EE的第二张单曲《The Rainbow Star》发售时,光一拜托了已然清闲到快要长毛的马内甲さん帮他买了一张。
    “不直接问刚要吗?”递过来一个硬硬的牛皮纸袋子,马内甲さん抱着手臂看着斜靠在阳光中昏昏欲睡的光一。
    摇摇头,“还是不去找他为好。”光一挥挥手中的CD,封面上的刚像一个从童话中走出来的闹脾气的精灵,正撅着嘴巴瞪着他。马内甲さん笑笑,“如果是感谢的话就省了吧。”
    有些不好意思地咧嘴,目送着马内甲さん摆摆手,转身离开。
    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光一把碟片塞进机子。
    嗯?这次的歌不是很欢快吗~
    翻了个身仰面躺在沙发上,听着刚的声音跳跃在空气里的每一个角落。
    像这样亦幻亦实、看似荒诞漫不经心却有着特殊含义的歌,也只有那个总是装着千奇百怪的念头的脑袋才能想出来吧。
    小学生如堂本光一,似乎拥有从不打弯的思维神经,但只要遇到那个别扭又害羞的相方,那直来直去的思想,也总能绕得缠绵悱恻百转千回。
    古人说的好,一物降一物,也不见得总是没有道理。
    两个星期后,当光一在MS上眼神凌厉杀气腾腾地跳着《Deep in your heart》时,他忍不住想起刚。他的小孩,现在该是在哪里抱着吉他哼唱着不成句的歌,嗓音干净而澄澈。
    抬起手臂,张开,侧肩,扭腰,踏出下一个舞步,牵住dancer的手,转身,女孩的长发蹭到自己的胳膊,女孩的身体擦过自己的脚踝。刚站在镜头的右边,用手抵了嘴唇fufu地笑,刚说,光一,你怎么又跳这样的舞啊。
    那时的刚说,光一桑,总是在跳这样的舞蹈呢。
我用100天的等待,换来你300年的陪伴
顶端 Posted: 2009-09-07 22:42 | 29 楼
«12 3 4567» Pages: ( 3/10 total )
♥新KKK之家♥ » ♂♂文文发布会♂♂

Total 0.023697(s) query 4, Time now is:12-11 18:2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5.3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