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KKK之家♥ » ♂♂文文发布会♂♂ » 【原创】如果我能开口说爱(现实向,细水长流的爱情)
«1 2 3456» Pages: ( 2/10 total )
本页主题: 【原创】如果我能开口说爱(现实向,细水长流的爱情)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candy紫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58
威望: 99 点
现金: 53581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19(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16
最后登录:2015-10-04

一口气看完。感觉就像冬日的暖阳。虽然可以感到现实的冰冷刺骨。但是只有有阳光照射到的地方,温暖的感觉就可以直接抵达心房!
顶端 Posted: 2009-08-22 17:41 | 10 楼
ginjiamano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393
威望: 164 点
现金: 54974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582(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6
最后登录:2016-10-10

圆圆的小刚哪是要FANS经历什么洗礼 明明可爱得要死 他无时不刻地散发着天使般的气场那……
期待后续~~
顶端 Posted: 2009-08-22 17:54 | 11 楼
satan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812
威望: 264 点
现金: 59004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41(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6
最后登录:2016-06-14

我發現LZ每次更新都有我想排的東東耶~~
這句就寫得超深入的——
“相爱这种事情,无非是一颗不完整的心,终其一生寻找另一颗心的过程,要走的,也不过是从脑袋到心的短短十几公分的距离。另一颗心恰好在同性身上,谁又能说句不行,爱情这回事本来也没有什么一定不一定。”

可以借來用用嘛~~好不好?
人家也有一“同志”友人,最近正在為出不出櫃而煩惱到不行,人我們怎麼開解也沒用,LZ這句話寫得真好~~想讀給他聽聽看呢

PS:不是SE就好,不是SE就好
畢竟這裡的SE不少,不小心就會觸礁,真是怕了

PS2:對深恭DJ不起來,整一礙眼,雖然沒有厭惡她啦,不過一般情況下,像看DB,可以的話,都不想見到她啊(話說,看見也當看不見是常有的事 
就算是假象,只要幸福不就好了吗?在一起,瞬间就是永恒
顶端 Posted: 2009-08-22 18:37 | 12 楼
Yune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281
威望: 82 点
现金: 54733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514(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16
最后登录:2011-11-13

爱不能说都是幸福的,因为爱里面有着太多必须遵守和必须忍耐的东西....
从来没有这样感谢,感谢上天,让他和他相爱,哪怕是互相折磨,也不曾后悔,相爱着,一起走过那些年。
那一条最长的最长的线,叫生命线.看起来,分明都是你的名字…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顶端 Posted: 2009-08-23 01:14 | 13 楼
心·k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3
威望: 65 点
现金: 53771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6
最后登录:2012-06-18

satan桑,喜欢就拿去用好啦~
Yune桑,看到亲的话差一点就飙泪了,只能说这些,因为现在心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样的语言,能比Yune桑的话更能诠释他们的感情~
我用100天的等待,换来你300年的陪伴
顶端 Posted: 2009-08-23 10:38 | 14 楼
心·k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3
威望: 65 点
现金: 53771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6
最后登录:2012-06-18

2004年将会十分忙碌,光一在年初的时候就有预感。在1月15日两人发行第19张单曲之前shock的公演就已经进入了准备工作阶段,春天solo tour的安排也基本确定,而刚要接演TBS四月剧《Home Drama》,同时还在筹备着第二张个人专辑和相应的con,紧巴巴的工作让两人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经常是从一个工作场地直接移动到另一个,连事务所也很少去了。 
    所以长濑这家伙见到刚才会直接扑过去吧。
    今晚要录广播,伟大的经纪人们决定让他俩先在事务所回合然后一起过去,因此两人才难得地同时出现,总之,那个有事没事就赖在自家沙发上打电玩被迫喝草莓牛奶上厕所都不关门的大个子惦记的人怎么说都不太可能是自己。
    光一叹气,走上前去加入太一和MABO解救刚的行列。
    三人好不容易把Baby从刚的身上扯下来,经纪人的电话就马上打了过来。
    不顾长濑的哀嚎光一向太一和MABO挥了挥手,拉着刚匆匆走下楼去。
    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一辆疾驶而过的出租车在冰凉的空气里拉出尾灯长长的红线。
    刚出神地看着车窗外,手指卷着变长的头发,嘴里哼着断续的调子。
    快要25岁的刚,变得越来越迷人。
  “光一,shock的公演日确定了吗?”刚转过头,黑色的眼睛在夜灯的映衬下流溢着晶莹的光。
  “嗯,初步定下是2月6日到29日,38场公演。”
  “38场啊……要飞那么多次,真是失礼呐。”装作生气而下垂的嘴角,掩盖不住笑意。
  “诶?”小学生一样不知所措而越发呆滞的表情,让刚很想拍下来。
  “……Tsuyoshi不和我一起演舞台剧吗?”光一试图转移话题,好像曾经提出过这样的建议。
    幅度很小却很坚决地摇了摇头,刻意忽略满脸疑惑的表情。
   
    光一,那是你的战场,我不能去打扰。
   
    拿过光一的手放在膝盖上,摩挲着修长的手指和温厚的手掌,光一的手因为长期出演shock的关系打上了厚厚的茧,而自己的手,也布满了过度练习吉他和贝司而留下的大大小小的伤口。
    掰直光一自然蜷曲的手指,将自己的手掌覆盖上去,掌纹与掌纹交错,纠缠出一生一世不离不弃的羁绊。
    十指交握,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在寒冷的夜里,用彼此赤裸的身体取暖。
    接下的路途中再没有人说话,只有膝盖上交叠的手掌,传递着对方的温度。

    录完广播已是深夜,站在电台外,夜里的冷风穿过两人单薄的衣衫,刚不禁打了个寒噤。
  “先上车吧。”
    坐在车里暖和着身子,马内甲さん透过后视镜看着两人,“送你们回家。”
    困得昏沉的光一强打起精神看向前面,“明天早上有什么工作安排吗?”
  “明早9点就要到帝国剧场,8点会有人去接你。”
  “Tsuyoshi呢?”
  “刚桑明早直接去工作室。”
  “那,麻烦您让来接Tsuyoshi的车直接到我家。”
    刚有些惊讶地看向左边,微闭着眼睛的光一像是已经完全陷入昏睡。
  “光一,这样……”
  “拜托您了。”生硬而不容拒绝的声音,小孩子一般耍赖的做法,让他生生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马内甲さん……”温和的声音传来,刚有些抱歉地看着自己,声音却因为些许紧张和期待而微微颤抖。
    唉……
  “我知道了,今晚你们都要早点休息。”转过头去启动车子,后视镜里刚伸手关掉车顶灯,再关上光一那边的窗户。
    ……我还真是个温柔的人呐。不过,但愿以后的日子,也能像现在这样平静就好……
    甩掉脑袋里不好的想法,马内甲さん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前方车灯照亮的街道上。
     
    车子在僻静的公寓楼下停住。
    半抱半拖地把光一从车里拉出来,刚抬起光一的手臂穿过后颈搭在自己肩膀上,再牢牢地搂住光一的腰。
  “他今晚就拜托你了。”经纪人向光一努了努嘴。
    刚点了点头,扶着光一转身走进公寓的大门。

    从口袋里翻出钥匙打开门,费力地把迷迷糊糊的人放在沙发上。 
  “光一,光一……”刚跪在沙发旁边,把冰凉的手指放在光一的脸颊上试图让他清醒一点儿,“先去洗澡。”
    躺在沙发上的人一翻身抱住了自己的脖子,把脑袋靠在自己的肩窝,细软的头发扫在皮肤上很痒。
  “Tsuyoshi……”模糊地叫着刚的名字,手臂一松竟又歪头睡去。
    刚站起身去浴室放水,不算宽敞的空间里笼罩着柔和的灯光,洗衣机旁的小筐里晾干的衣物整齐地叠着,散发出干燥剂好闻的味道。
    调好水的温度,从橱子里找出浴袍和毛巾,刚回到客厅把光一从沙发上拉起来,“光一,先洗澡,洗好了再睡。”
   
    关上浴室的门,眼前的镜子因为水的热气而模糊不清。
    刚有些踌躇地摸摸头发,难道光一的衣服还要自己来吗……但眼前的人好像已经完全不在清醒状态,想让他自己动手似乎是不太可能……
  “Tsuyoshi。”正在发愣的刚吓了一跳。
    纳闷地抬起头,却不期然对上了光一的眼睛,清亮的双目定定地看着自己,丝毫没有睡意的痕迹。
  “光一……”
    什么都说不出,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呆呆地站着,任凭光一的手指抚过颈边,落在胸前的扣子上。
    一颗一颗解开,随后扯住衣服的下摆一拉,白色的衬衫从刚的肩头滑落。光一抱起刚放在洗手池乳白色的大理石台上,退去了下衣。
    刚紧紧咬住了嘴唇。
    大理石台,很冰。
    下一秒又被光一抱起放进温热的水中,刚下意识地蜷起双膝抱住,将自己尽可能地完全没入水里。
    缺乏安全感而本能自我防卫的姿势。光一摘下隐形眼镜,放在洗手池上。
 
  “哗哗”的水声传来,刚抬起头,看着相方迈入浴缸。
    光一坐在另一侧,因为摘了隐形眼镜而微微眯起双眼,漂亮的手指摊开,伸向自己的方向。
  “Tsuyoshi,过来。”无法抗拒的魔力,是这个男人的自然属性。
    刚松开紧咬的唇,慢慢移了过去。
    温热的水,溢出浴缸,漫过瓷砖上散乱的衣物。
    握住刚的手按在自己心口,光一低下头,吻刚。
    轻柔的呼吸萦绕,伴着入浴剂的芳香,没有情欲的触碰,传递着细小的心动。
    许久,光一抬起手捂住刚的眼睛。
    长长的睫毛在掌心微颤。
    光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Tsuyo……睡吧……”
    闭上双眼之前,刚听到了雪落的声音。

    拿毛巾擦干净两人的身体,光一抱起睡着的刚走进卧室,轻轻放在身侧。
    拉起被子盖住赤裸的两人,刚还没有完全擦干的黑发散落在自己的胸口,呼吸绵长而均匀。
    越过刚的肩膀光一看向窗外。
   
    暗色的天空正在飘雪,洁白的雪花在风中肆意绽放。
    细细碎碎的纯白,覆盖掉整个世界。
    在宁静的夜,宛若天空的眼泪。
 
  “Tsuyoshi,下雪了。”附在刚的耳边,光一微笑着轻吻那柔软的脸颊。

    漫天飞扬的雪花在窗前飘落。
    温柔,无声。

   
  【十一】
    正直收录完已是傍晚时分。走出朝日电视台,刚伸出手,握住了落在掌心的一片雪花。
    只在粉色背心外套了一件毛茸茸的大衣,口中呼出的白气好像也要在空中凝结成晶莹的颗粒。
    身后传来“嘟嘟”的喇叭声。
    刚回头,黑色法拉利停在不远处的拐角。
    匆匆小跑着来到车边,拉开车门将将坐进去,温暖的手掌就落到了头上。
  “Tsuyoshi,满脑袋水珠喔。”
    抬起手握住蹂躏着自己头发的手掌,冰凉的温度让光一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右边的人却是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反而将另一只冰冷的手也覆了上来,在副驾驶座上扭了扭身子,“咚”的一声倒进他的怀里。
    松开握住方向盘的手,光一拍拍小孩的头,顺势将刚毛毛的外衣领子竖起来,包住他光裸的脖颈。
    “Tsuyoshi,我没法开车。”
    刚咕哝了一声,起身坐回去把座位慢慢放下仰面躺倒。
    光一扯过扔在后座的大衣给他盖上,刚侧过身,把手搭在光一毛衣的下摆。
    厚实而柔软的触感,传递着光一的温度。
    黑色的车身画出优雅的弧线,驶向落雪的街。

    抖了抖大衣上的雪粒,把朴素的黑色大衣挂在玄关,光一颇为无语地盯视着挂在旁边的、自家相方那五彩缤纷的毛线外套。
    犹豫了一会儿,伸手取下刚的外衣,穿上,放好鞋子走进客厅。
    在车上补睡过的刚此刻精神足得很,在厨房里兜兜转转放着之前买的餐具和食材。
    ma……还是算了吧……光一转过身慢悠悠地回去玄关。
  “光一,之前买的……”
  “啊……”
   
    被看到了。

    刚目瞪口呆地看了光一一会儿,随即fufufu地笑弯了腰。
    气呼呼地转身跑进卧室,再出来时已经是一身黑色的浴袍。
    刚看着光一走过来在厨房门口站定,抬起头瞪了自己一眼后,伸出手去摸放在角落的咖啡机。
  “我穿Tsuyoshi的衣服就那么好笑吗……”撅起的嘴唇带着浓浓的指控。
    放下手里的瓶瓶罐罐,刚走到光一身边,拉紧浴袍开敞的领口,又系紧腰间的带子。
  “Tsuyoshi?”光一不解地抓住刚放在腰际的手。
    点水的轻吻落在颊边,漂亮的黑色眼睛里闪着调皮的光,但脸庞上那淡淡的绯红却出卖了刚的紧张和害羞。
    “很漂亮。”
    “诶?”
    还没有回过神的光一硬是被刚推出了厨房。站在客厅里,光一咧咧嘴,摸摸脸,抓抓后脑勺。
    好像……是自己赚到了……
   
    拉上卧室厚厚的窗帘,听着浴室那边传来的水声,刚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自己是怎样答应了光一一起住的要求呢?
    那个雪夜之后的第二天,正当自己坐在录音室里发呆时,手机接到了光一的mail。
    Tsuyoshi 过来一起住吧
    自己又是怎样回复的?记不太清了。
    只是在听到光一宣布要两人一起住时,马内甲さん的反应太过于平淡,甚至显得有些不耐烦,像是老早就在等待这一天而最终等得厌倦。
    不过毕竟是在自己身边呆了那么久的经纪人,这些事情,他也早就知道了吧。
    你们啊……啦长的感叹在风中摇摇曳曳,马内甲さん就在这摇曳中转身施施然离开,留下两人面面相觑。
    是谁先走过去的谁也不记得,只记得乐屋里那几乎要把身体里的氧气耗尽的亲吻绵长而激烈。
    迫不及待想要在一起的心情,已经无法压抑。
    刚伸出手,在空中虚无地紧握。
    这样的幸福,我们一定会好好守护。

    入浴剂的香味和浴室的热气扑面而来,刚抬起身,看着光一反手关上卧室的门。
    “光……”还没来得及叫出口的名字,吞没在他突然压过来的唇齿间。粗暴的吻落在柔软的耳背与肩膀,睡衣被狠狠扯开,白皙的胸口瞬时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
    刚没有挣扎,他明白,光一说不出口的感情,他都明白。
    张开双臂抱住光一的肩膀,将手指没入柔软的后发,轻轻摩挲。温柔的呢喃声揉碎了漂浮在空气中,如同春日的孢子将两人包裹。
    “光一,我一直都在。”
    身上的人蓦地停止了动作。
   
    费力地带着光一坐起来,刚拉起滑落小臂的睡衣,系好。
    对面的男人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揪着床单,良久,像是下定了决心,终于抬起头来。
    “Tsuyoshi,我……”
    一块干燥的毛巾飞到了头上,随即一双手压了上来毫不留情的揉搓。
    “光一,你有没有听说过,洗完澡不擦干头发,秃得会更快哦~还是说……你早已经买好假发了~fufu~”
    “Tsuyoshi!”
    “fufu~”
 
    桌上的小熊闹钟指向凌晨2点。
    看了看环抱着自己熟睡的光一,刚小小地挣脱了一下,睡死的人却紧了紧手臂,牢牢地把自己箍在他的胸口。
    真是……刚无奈地笑笑……睡着了都不放过我……
    把被子向上拉拉盖住光一赤裸的肩膀,只把自己的鼻子留在外面。
   
    说实话,两位真的是相爱的吗?
    录音室里MC促狭的眼神和调侃的语气让原本就封闭的空间霎时间凝滞了一秒。
    “怎么会,”相方半玩笑半认真的声音响起,语气带了一点点无奈和急于否认的短促,“我喜欢的是女人啊。”
    坐在右边浅浅笑着,现在,还不能开口,如果现在开口,声音一定会颤抖吧。
    可是,却必须这么做。
    只有这样,才能够保护我们珍视的一切。

    结果,却是光一先动摇了吗,明明开口时讲得那么大义凛然天经地义,最后却在害怕了吗?
    是因为过于深爱,所以即使得到,也依然觉得不真实吗?
    你在害怕,光一,你害怕我会因为你的话离开你,所以才会选择以最粗暴的方式宣布你对我的所有权。
    光一,你真是……

   
    全宇宙霹雳无敌的究极大BAGA!!!!!

   
    将脑袋埋在光一胸口,抱紧,再抱紧,光一沉稳的心跳,是世界上最动听的歌谣。
    光一,我才不会离开你呐,像你这样又呆又色却帅气到惨绝人寰的秃王子,我还能去哪里找。
    光一,不要害怕分离,因为总有一天分离的日子会来临。即使相伴一生,只要我们活着,终究有一天就会走向死亡。只不过,我不想从现实世界中逃避。因此今后既然继续做音乐的话,我要歌唱能够动摇这个现实世界的坚强。比起歌唱梦想或理想,我比较想要唱接受现实的严苛,并要如何与它对抗这样的歌曲。因为不和现实世界奋战的话,一切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光一,人只要活着,就会有越多的相遇,也必定会伴随着越多的分离。但是,光一——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只要你转身,就能看到我站在你的右边。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所以,光一,不要害怕,你听,我在唱歌,不是吗?

    (上面很长的那一段话,是小孩写的,心当初看到就直接飙泪了,虽然大部分时候心都会边看小孩的con 边哭得一塌糊涂,可是一想到有那么一个人会耍宝会犯傻逗小孩开心,心就会觉得,有光一在身边真是小孩难得的福气,这样的KK,怎么能够不爱呢^^
    有一期DB上小孩想象过自己死了以后的情景,所有的人都在笑,难道就只有心一个BAGA在疼吗 T-T)
我用100天的等待,换来你300年的陪伴
顶端 Posted: 2009-08-23 10:39 | 15 楼
明眸如水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天使
精华: 0
发帖: 454
威望: 130 点
现金: 345320438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209(小时)
注册时间:2009-07-03
最后登录:2013-03-13

很喜欢这样细水长流的感情 虽不浓烈 但更悠远

其实看到他们习以为常的动作 表情 觉得什么都是美好的

总会在看他们的互动时 会心地笑出来

想爱的时候 便放手一爱
顶端 Posted: 2009-08-23 12:04 | 16 楼
歇司below-in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54
威望: 13 点
现金: 5253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7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10
最后登录:2011-07-24

萌这种剧情……最平淡最美好。
恩恩 细水长流呐。
反倒是那种轰轰烈烈的爱情过后会有“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过”的感觉呢
=,=?
顶端 Posted: 2009-08-24 14:53 | 17 楼
心·k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3
威望: 65 点
现金: 53771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6
最后登录:2012-06-18

这两章是边看si的devil边写的,很喜欢devil,但是感觉太悲伤,心试着把devil朝向幸福的方向写,但好像失败了呢^^
轰轰烈烈的爱啊……好像不太适合现实向吧~
P.S.心后天就要去西安了,大概10天以后才会回来的,不过心回来以后会补上的~心会带纸笔去的^^
我用100天的等待,换来你300年的陪伴
顶端 Posted: 2009-08-24 22:49 | 18 楼
心·k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3
威望: 65 点
现金: 53771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6
最后登录:2012-06-18

  【十二】
    放下手里shock的工作总结,光一走到卧室门口站定。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窗落在客厅沙发前蜷缩的身影上。
    小心翼翼地避过散落一地的乐谱走到刚的身边,背靠着沙发慢慢坐到柔软的地毯上,脚边的人儿熟睡如新生的婴孩。
    覆上刚的额头,把手指缠绕上长长的刘海,一缕一缕拨到耳后。
    “光一……”
    “嗯?”
    “你昨晚一夜没睡吗?”
    轻轻摇了摇头,光一把刚支起的身子移至双腿间,环上刚的腰,把脸颊贴在刚的额头。刚因为出演DRAMA而很久没剪的发梢落在手臂上,有些冰凉的鼻尖抵在自己的下巴,随着主人的呼吸微微的颤动。
    碰一下,离开,再碰一下,离开。
    伸出手指拂开垂落肩头的黑色长发,拉开刚微敞的衣领,露出一段圆润的肩膀。
    光一低下头,把嘴唇贴上那颗熟悉的痣,久久地沉默。
    刚的嘴唇颤动着,晶莹的水滴落在光一的颈窝。
    “傻瓜……”光一直起身子,整好刚的衣服,重新把刚稳稳地抱进怀中。
    细微的呜咽传来,在充满阳光的空气里,拍打出最温柔的水声。
    伸出手轻抚刚的脊背平息抽噎的身体,纤长的手指在背部慢慢移动,语气轻柔,好像在哄哭鼻子的小孩。
    “Tsuyoshi,不哭。”
   
    确认怀里的人再次睡着后,光一抬起手,拭去柔软的脸颊上最后一抹晶莹的痕迹,顺势捏了捏刚通红的鼻尖。
    这是第几个早上了,叫醒睡着的他,抱着流泪的他,然后哄着他再次睡去。
    刚,你只要开始写歌,就会太进去了啦。
    我只能用这种方式,和你一起承担压抑的脆弱与悲哀,你说过的,不会被它们打倒,对吗?
    刚,有我在,你一定会变得更坚强。
    伸手把散落的乐谱归拢起来,一张张看过去。
    “Devil……恶魔吗……”
   
    我在爱
    我想爱
    我在爱
    我想爱
   
    当惩罚纯洁的恶魔
    瞪著我们俩的时候
    相信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这么说吧

    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光一慢慢把刚放回到地毯上,起身从衣橱里拿出那件绿色的碎花衬衫,那件因为自己说着喜欢,刚就毫不犹豫买下的衬衫。

    你给我的和我给你的爱情
    早已消失
    我一定会
    毫不犹豫的
    这么说吧

    放下手中的电话,轻手轻脚地给刚换上干净的外出服,跪在沙发旁边拿着润湿的毛巾仔细地擦拭天使般的睡颜。 

    当惩罚纯洁的恶魔
    瞪著我们俩的时候
    相信我一定会
    毫不犹豫的这麼说吧
    假装不在乎 假装在演戏
    将你温柔的手 就这麼甩开......

    把刚放在副驾驶座,展开从家里拿出来的毯子盖在他身上,光一抬起头望向天空,早晨的天空蓝得清透,清透如刚含水的眼眸。

    我在爱
    我想爱
    我在爱
    我想爱

    我想爱……

    我想爱……

    想爱……

    揉了揉有些肿胀的双眼,刚抬起身子,茫然地望着前方。
    盖至下颔的毛毯滑落到胸口,刚低下头努力地辨认了一下。
    诶……这不是家里的毯子吗……
    ……
    ……这不是光一嚷着说喜欢喜欢自己就一时冲动买下的衬衫吗……
    还有,最重要的……
    这儿到底是哪里啊!!!

    沙发前的小桌上手机兀自欢快地响着。刚有些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无奈地瞪着欢唱的小小机器。 
    ……堂本光一……
    ……你……
    ……又偷换我的铃声……
    继引擎启动声刹车声转弯时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之后这次又是车子哪个零部件的声音!
    伸出手去摸到叫嚣不止的手机,按下通话键。 
    “Tsuyoshi,醒了吗?”
    “醒了。……不对,光一,先不说这个,我好像被绑……”
    “帝国剧场。”
    “诶?”
    “你现在,在帝国剧场。”
    身后传来“咔嗒”一声脆响。
    越过沙发看过去,清俊的男子站在门口,举着手机浅浅地笑着。
   
    “我给你的经纪人打过电话。”
    “哦。”
    “今天,Tsuyoshi应该是在录音室写歌吧。”
    “……”是这样没错啦……
    走到沙发的另一端,坐下,漂亮的手指在膝头交叠。
    “既然是写歌的话,Tsuyoshi就在我身边写吧。”
    “理由?”
    转过身子直视深深的黑色眼眸,嘴角扯出大大的笑容。
    刚不由得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光一,你这样笑,下巴会掉的。”
    前倾着身子吻上微张的唇,柔软的嘴唇香甜如蜜。
    “Tsuyo,今天结束shock以后,我们去剪头发吧。Drama不是拍摄完结了吗?”
    刚惊讶地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双眼。
    温和的眸光,凝视着一生的挚爱。 
    “去吗?”
    “好。”
   
    张开手臂抱住光一,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覆盖掉整个世界。
    “Tsuyoshi……”
    “嗯?” 含糊不清的鼻音如落叶破碎的悉窣声,令人蓦然心痒。
    “在这里等我。”
    “嗯。”
    收紧手臂,紧紧地抱住,让身体毫无缝隙的相贴,心跳与心跳混合,踏出同样的节奏。
   
    乐屋的门轻轻关上,刚站起来,赤脚走过温暖的地毯。
    走到窗边,把百叶窗拉到最高。
    碎金般的阳光霎时流泻,淌过整个房间。
         
    “光一桑,早啊~”
    “座长大人,早!”
      嘴角不易觉察地翘起小小的弧度,柔和了凌厉的眉眼。
    “早。”

    “那个……今天光一桑是不是碰到了什么好事啊?”
    “你也这么觉得吗?嗯……不知道哎……啊,对了,光一桑说了,今天不要进他的乐屋。”
    “哈?难道说光一桑今天拿了什么珍贵的东西来了吗?”
    “谁知道咧,也许……是他的宝贝呐。”

      Tsuyoshi,只有在我身边,你才会写出幸福的音乐,我就是这样深信不疑的。
      不过,我才不会告诉你呢。
      BA~GA~


      【十三】
    “Tsuyoshi。”
    “嗯?”
    “明天堂本兄弟的录制,你不许去。”
    “哈?”
    “绝!对!不!许!”
    坐在法拉利的副驾上,刚有些无奈地看着把脸扭向一边耍小孩子脾气的光一。“为什么?”
    “就是……”猛地转过身来,却在对视的一瞬间,目光胶着。
    细碎的短发纷乱的散布在光洁的额头,颊边长长的刘海遮住小巧的耳朵,三束细缕的碎发在脑后打出柔和的卷,颈边不长不短刚好被遮掩住光滑的曲线,漂亮的眉毛隐在发际的阴影中,纤长的睫毛轻盈如蝶。那双幽深的眼睛,如同森林深处的沼泽,水光盈盈,带着神秘的温柔与冷漠,引诱着人走入幻境。
    深深地吸了口气,光一伸出手拨开刚的刘海,张开温热的手掌贴在刚的耳畔。
    生命的跳动,沿着掌中错杂的纹路,一下又一下地落进心中。
    刚,你真是个任性的孩子。只是剪个头发而已,你怎么可以不经过我的允许就变得这般美丽。
    这样的你,我怎么舍得让别人看呢?我的刚,怎么能够容许别人看呢?
    抬手握住颊边的手掌,轻轻摩挲。
  “光一,陪我去个地方吧。”掌心感受着声带的振动,有点儿痒。
    侧过身子,修长的手臂随意地搭上方向盘,修长的手指撑住线条英挺的下颔,细长的眸含着些许疲惫与慵懒的光(>< 妖~PV~T-T),“好啊,Tsuyoshi想去哪里呢?”
    淡淡一笑,手指习惯性的卷上发梢,“那边。”

    等到把那大大的鱼缸与斑斓的热带鱼安置好,客厅里的钟已经敲响10点。
    光一坐在宽大的沙发上,看着刚趴在深蓝色的水缸前,张开五指,虚无地轻晃。
    红色与黄色的热带鱼在水中滑过,激起清浅的水声。
    哗,叮咚,泊,啪。
    手指,慢慢滑过冰凉的玻璃,在沉默的客厅中,幽洄的水声,寂寞到让人疯狂。
    悲伤,巨大的悲伤感从那小小的背影里无比清晰地蔓延开来,巨大到让光一忘记了语言。 
    站起身,缓缓地走到刚的身后,俯下身。
  “Tsuyoshi,”温暖的双手从身后探过来捂住双眼,“洗澡了。”
    指尖,一片潮湿。

    擦干头发走进卧室,光一正摆弄着小小的床头灯,松开手,让明黄色的光充满不大的卧房。
    光一坐在柔和的光影里,模糊了分明的轮廓。
  “Tsuyoshi,过来吧。”
    点了点头走过去爬进柔软的被褥,侧首靠进光一的颈窝,冰凉的手探进温暖的被子,被光一捉住,轻轻揉搓。
    把被子拉上来包裹住刚的后背与肩膀,光一伸出手臂环抱着刚的腰,把刚的手握进自己手中。
    “Tsuyo。”
    “嗯?”
    “给我唱首歌吧。”
    “你想听什么?”
    温热的手掌轻轻托起自己的脸,光一的眼睛温柔如常。
    “Devil。”
    “……”
    “Tsuyoshi唱给我听吧,你写的,Devil。”
    “……嗯。”

    我在爱
    我想爱
    我在爱
    我想爱

    梦呓一般的呢喃,是戒不掉的蛊,放不了的毒,无望而决然,悲哀而绝望。

    当惩罚纯洁的恶魔
    瞪著我们俩的时候
    相信我一定会
    毫不犹豫的这麼说吧
    你给我的 和
    我给你的爱情
    早已消失

    独特的声线轻柔地颤抖,光与影在白皙的身体上纠缠,仿佛神为他的孩子打下的烙印。         

    当惩罚纯洁的恶魔
    瞪著我们俩的时候
    相信我一定会
    毫不犹豫的这麼说吧
    假装不在乎 假装在演戏
    将你温柔的手 就这麼甩开......

    光一的体温透过紧挨的肌肤源源不断地传来,令人莫名心安。

    我在爱
    我想爱
    我在爱
    我想爱   
   
    我在爱……

    我想爱……

    我在爱……
 
    我想爱……

    蓦然抬起头,光一正垂首凝视着自己,笑容温暖而明亮。
    刚睁大眼睛,视线一片模糊。
   
    我好爱他。
   
    真的,好爱他。

    突如其来的不舍,就那么自然而然,势不可当地奔涌而来,不知所措地伏在光一的胸口,汹涌的泪水,落尽彼岸的樱花璀璨。光一俯下身,点水一吻,春暖花开。
   
   
    光一,我从不曾这样感谢过上天,让我遇见你,让我们相爱。
    光一,如果说之前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为了和你的相遇,那我一定要牢记每一条我走过的街,每一个我遇见的人,每一件我做的事,每一次的眼泪与微笑,每一次的任性与撒娇。
    因为只有牢牢地拥抱这些记忆,堂本刚,才能够在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
    反复遇见堂本光一。   


[ 此贴被心·k在2009-10-02 19:55重新编辑 ]
我用100天的等待,换来你300年的陪伴
顶端 Posted: 2009-08-24 22:50 | 19 楼
«1 2 3456» Pages: ( 2/10 total )
♥新KKK之家♥ » ♂♂文文发布会♂♂

Total 0.018661(s) query 4, Time now is:10-16 13:0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5.3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