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KKK之家♥ » ♂♂文文发布会♂♂ » 【全J古风/主KK】天下 1.26上部完结,就默默坑了吧别再跳了
«123 4 5678» Pages: ( 4/35 total )
本页主题: 【全J古风/主KK】天下 1.26上部完结,就默默坑了吧别再跳了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woai小猪猪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21
威望: 36 点
现金: 55552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86(小时)
注册时间:2008-10-08
最后登录:2010-09-27

我大爱古风的啊

小刚和光一终于见面了啊,还有木中也出现了,貌似很纠结啊

想看啊想看啊
只要好好守着你们
顶端 Posted: 2008-11-07 21:52 | 30 楼
ykf11010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天使
精华: 0
发帖: 1110
威望: 707 点
现金: 16523679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914(小时)
注册时间:2007-08-19
最后登录:2013-02-12

才出了一趟門,剛就多了一個哥哥,還真不錯
和光一所謂的不打不相識
我想理虧的光一以後一定會想辦法補償的

那個它不知道是什麼,感覺好神秘喔.....
顶端 Posted: 2008-11-09 07:37 | 31 楼
aitsky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2
发帖: 165
威望: 202 点
现金: 63569 老鼠夹
贡献值: 28 点
在线时间:274(小时)
注册时间:2007-08-21
最后登录:2014-02-03

第四章
走过长长的石宫甬道,木村带他们来到一座石门面前,同之前的石门上雕刻着的怪异图案不一样,这道石门上雕了两行字,龙飞凤舞也看不懂是什么。
木村推开门却不进去,侧了身说:“去吧。”
刚和光一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事情透着不同寻常的气息,但是又完全不知道哪里不对。木村是宫主,长野和城岛也是一代名者,总不可能做些对他们两个小孩子不利的事情。
环着胸看着两个人,木村挑挑了眉:“怎么,不敢?”
刚没说话,当先进了门,光一一楞,那小子不是吧。
那门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光亮,走了几步就完全看不清里面有些什么,但是却隐隐有几声怪异的声音传来。本来他心底有几分胆怯,但是看到刚不发一言就进去了,如果自己不进岂不是输给他了。
冷哼一声,光一说:“有什么不敢。”
潇洒的一迈腿也跨进门去,却不想那门里面比外面低了一阶,昏暗中没看清楚,又落脚猛了,没防到这一茬,马上一个踉跄栽了进去。
刚走在前面听着后面的响声,回身过来光一正好撞到他怀里,忙伸手护住他,心里的第一个反应,这人怎么老实跌跌撞撞的?他们来这里不过两天,他却已经摔了好几次。
木村噗哧一声,光一也是心下暗恼,怎么老让人见到他这狼狈模样?
当下甩开刚的手,疾走两步,本意是想避开刚,不让他看到自己微红的脸色。
刚一看他的动作,当心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见光一一头撞到旁边的石墙上,却是因为他刚从有光的地方进来,眼睛还没有适应黑暗,又忙着避开刚,一时之间也不看方向,就这么撞了上去。
木村站在外面看的明白,他功夫极高,目力自然也不受限制,看着光一又摔又撞的,不禁再也忍不住笑出声。
“哈哈哈…………”
笑声在窄窄的甬道里形成回音,变得非常大声。
刚看光一保持着刚才撞到的姿势,把脑袋顶在石墙上动也不动,寻思着莫不是撞傻了?自然不知道光一已经在心里哀嚎了不下数十声,让他死了吧,丢人丢到这个份上他也真不容易了。
刚想了一下,上前牵着光一的手。光一一惊想要挣开,刚低低的说了一句:“别动,小心又撞到。”
光一马上老老实实的不再动,乖乖的任他牵着往前走,再撞一次,他真的丢不起这个脸。
走了一会,适应了黑暗,能隐隐约约看到前面牵着他的人的背影,这才发现不对劲的地方。这门里是一条石道,修的不是非常平整,脚下高低不平,而且石道间或还有些弯处,可是那个小子牵着自己走的毫不费力,好像看的清清楚楚一样。
“你来过这里?”虽然光一问得小声,但是在死寂的石道里也显得很大声了。
“没有啊。”
“那你怎麽知道路?”
“我不知道,但是不会看吗?”刚回答的理所当然,说完了他自己也呆了一下,下意识回头看光一。
“我(你)看得见?”
顿了一会,刚摇摇头:“看的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足够我们走下去了。”
光一挠挠头:“那宫主真奇怪,也不给我们个火把照明。”
他却不知道,自己现在走的这条路,是穆宫最神秘的地方,素来有一条规矩,不能带火把等物进入。这石道虽然多有弯路,但是没有岔道,摸着墙壁就能走到底。
木村自然也不是忘了和他们说,却是觉得这两个孩子很有趣,总想要逗他们玩。
刚牵着光一一路走,以前没在黑暗中走过,如果不是光一刚才说,他也没发现自己能在暗中视物。不过他没怎么放在心上,遇到光一这两天,他不是摔了就是撞了,并不是轻视他,只是觉得和光一这样少根神经的人相比能在黑暗中视物似乎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至于他身后的人,如果他现在回头看就会发现,那人周身散发着奇怪的气场,那些气场由密密麻麻的小字构成:怨念
光一怨念的事情很简单,第一,他在这小子面前的不断出丑,第二,为什么他能看得见自己看不见。
怨念怨念怨念怨念怨念怨念怨念
“你别念了行吗?”刚头也不回的说
“啥?”光一一时没反应过来的,瞪圆了眼睛,他说什么?
“跤是你自己摔的,为什么我能看见我也不知道。你下次如果对别人有意见,也千万在自己心里默念就行,别那么大声说出来,我不是聋子。”
在心里说是一回事,别人发现又是一回事,光一不由得尴尬的摸摸鼻子。
他也不知道怎么会说出来的啊,嘀咕嘀咕
刚:“…………”不是都叫他别说声来了吗?
这石道也不知道有多长,两个人只感觉一直在往下走,似乎是向地底而去,又转了几个弯,前方隐约有一丝亮光。
刚松了一口气,走上前几步,发现又是一道石门,光亮正是从门缝里传出来的。
光一和刚都停了脚步,他们一个是堂本家的公子,一个是瀳麑门弟子,家教门规一向严谨,礼数更是少不了。
站在门口问了几声,里面也不见有人回答,那应该是没人吧。
刚于是伸手把石门推开
就在石门打开的一霎那,一道黑色的影子猛地扑过来,腥气扑面,中人欲呕。
“喂!”
光一就站在刚身后,反应极快就势一扑避开那突然的袭击。
在地上滚了几圈,那道黑色的影子正好从头顶窜了过去。刚滚得头晕,坐起来晃晃头,才发现光一正揽着他的腰,两个人就刚才那一滚的势头已经进了石门。
刚抬眼看到光一脸色难看,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也皱了眉。
“閰刵?!”
那道黑影在光亮下现出真面目,独脚,牛身,本来面目也似牛,但是嘴巴却裂开到腮帮子处,嘴里布满獠牙,不时从嘴里吐出蛇那样的信子,口涎滴在地上,发出难闻的味道。浑身覆满褐色的坚硬鳞片,总之丑陋无比。
光一从小喜欢看些奇书怪志,加上堂本家本就是修行世家,也有些听闻。刚就更不用说,作为瀳麑门修行的一课,他自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閰刵,独脚牛身蛇信,容貌奇丑无比,喜阴地,性暴躁,食尸体为生。
“吓到你们了?抱歉,它关在这里很久了。”幽幽的声音传来,光一和刚这才看清房间的角落里坐着一个人。
这房间四四方方并不大,西边的墙角放了一张矮桌,桌上摊着一些纸笔,除此以外就只有一个人盘腿坐在矮桌旁的地上,虽然这人看起来是住在这里,可是房间的墙角都挂满了蜘蛛网,唯一的桌上也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光一和刚细细打量着那人,看得出来他身上的衣服已经穿了很久了,有些地方腐朽的露出肌肤。赤着脚,一头浓密的头发遮了脸,更为奇特的是,屋子里压根没有照明的蜡烛火把之物,方才在外面看到的光竟是从这个人身上发出来的,确切的说,他是坐在一个小小的光团之中。
冷不防那人猛地抬起头来,目光如炬,光一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手还搁在刚的腰上,也把他往后拉了一下。只因为那人面容虽然没什么特别之处,但是浑身散发出的气息却咄咄逼人,虽然离了一段不算远的距离,气势却还是十分惊人。
势如猛虎
但只一瞬间,那人又垂下脸,那股气息也就隐了下去,普普通通的盘腿坐着,声音嘶哑的唤了一声:“閰”
门口的閰刵低咆一声,用头拱石门把它合上,光一咽了咽口水,斜眼看了一眼刚,见到他还是一脸淡然的笑意,立刻觉得自己又被比下去了。
“是木村叫你们来的。”肯定句。
“是的。”
那人抬眼仔细打量两个人,一个秀雅清华,一个俊朗沉稳,虽然还带着青涩气息,却不难看出两个人都非普通人。
“知道他让你们来做什么?”
两个人老实的摇摇头,那人抬起手,手里握着一枚小小的琉璃球:“过来,拿住这个球。”
两个人走过去,互看了一眼,那人的手没有伸出光团,自然就是要他们把手探进去了。
这一次却是光一快一步探手进去,刚也估摸到了光一的心思,这间屋子虽然处处透着诡异,但是那人似乎也没有想害他们的意思,当然除了閰刵刚才那一扑。从到了穆宫开始,木村、师傅、还有那个名叫长野的人的举动已经说明有什么事和他们有关,但又谁都不肯明说,也许从眼前这个怪人这里可以知道什么。这个叫光一的少年虽然一直跌跌撞撞,但是关键时候胆色和眼识还是有的。
刚刚把手探到光团里,已经握住琉璃球的光一突然朝他一笑,颇有几分得意的神色。
刚纳闷的想这表情是为了什么?却哪里知道光一此时正得意洋洋,暗想总有一件事赢了你吧。
……哪里和什么胆色眼识有关,根本就是为了把刚比下去的幼稚动作……
光一握住琉璃球的时候,球并没有什么变化,待到刚把手覆上去,琉璃球突然发出刺眼的光芒。
蓝色的光芒爆裂开来,整个房间就像包裹在一片蓝色的光幕中,握住琉璃球的那只手像是被吸住一样怎么也抽不回来,光一和刚急忙用另一只手护住自己的眼睛。
不管多少年,都想看着你和他走过的样子
顶端 Posted: 2008-11-09 20:52 | 32 楼
aitsky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2
发帖: 165
威望: 202 点
现金: 63569 老鼠夹
贡献值: 28 点
在线时间:274(小时)
注册时间:2007-08-21
最后登录:2014-02-03

不一会,那刺眼的光芒渐渐消失,光一从指缝中小心翼翼的看看,才把手放了下来。下意识的想去看站在自己身旁的刚,却吃惊的发现刚已经不见了踪迹。只有那个怪人正盘腿坐在他面前,垂下的头发遮住了脸庞。
“那小子呢?”光一暗中戒备,微微退后一步,谨慎的看着那个怪人,防他突起发难。
“天劫降至,九星正结,主命之人,一生难测。”那怪人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自顾自的开口。
“你说什么?听不懂。”光一皱皱眉,什么天劫,又什么九星,和他什么关系?
“我想要给你看一样东西,你愿意吗?”
“是什么?”
“你的未来。”
光一闻言笑得见牙不见眼,兴奋的问道:“可以吗?”
“有这么开心吗?”
光一一副当然了的表情:“那当然了,如果能看到自己的未来,不就等于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不过……”他话锋一转,怀疑的看着怪人:“不过我觉得不太可能吧,你是谁,凭什么那种口气问我要不要看。”胸有成竹的,他当看未来跟他吃饭一样简单么,切,摆明了说笑。
“我可以,让你看到你的未来。关键是,你要看吗?”
光一想了一下:“你既然能让我看,我当然想看了。”
“那我先问你一句,如果有一天,你非常重要的人就要死了,你会救吗?”
“当然。”斩钉截铁
“那如果,要你付出代价呢?”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一定会救的。”
“那要是救不了呢。”
“不可能。”怪人看着光一的模样,神色坚毅
“嘿嘿,幼稚。”
“你……”光一气结,迈了一步上前,那怪人却乘他上前的时候突然伸手覆上他的眼睛:“看清楚了。”
周围成了深沉的黑暗,一圈一圈像水波似的光环在黑色中柔柔的荡开,形成了一副画面,是近畿的堂本大宅。
他印象中的家宅,总是有父亲中气十足的吼声,母亲温柔的笑声,姐姐顽皮的捣乱,深紫色的扶桑花开的十分漂亮,起风的时候会飘落满院,落花中总能见到精神奕奕的下人来来回回,然后,那些花瓣落到长满青莲的湖中,景色唯美。
可现在的画面,整个大宅虽然干净整洁一如既往,但是却空无一人,非常干净……干净的没有一丝人气,光一伸手想要打开一扇门,画面却快速一转。
这次是站在一处悬崖上,风凌厉的吹过脸颊,眼前的景色让光一的呼吸为之一窒
远处山峦起伏,河流连接的平原丘陵,皆被染成的金黄色,所说的壮阔山河形容的正是眼前的景色,可是这里是哪里?
疑问刚刚升起,画面又变了一下,这次却是在一处山谷,战鼓和喊杀声混在一处,是战场……一方是人类,另一方是妖?总之是奇形怪状的生物,整个战场血肉横飞,虽然光一知道这并不是真实的画面,但是还是闻到一股浓厚的血腥味,让他差点吐出来。
画面又快速的变成了其他的,有时候他在华贵的房间里,对着一些人说什么,有时候又是其他的一些景象。
最后一副,光一瞬的睁大眼睛,那画面只在他眼前闪过一下,然后周围又变成了一片黑色,仍然有水波一般荡开的光环,这一次,没有任何画面出现,只是在那些光环的中心处浮现出一个图案。
火焰的图案,十分精致,先是淡淡的,然后颜色越来越红艳,渐渐殷红如燃烧到极致,后来颜色又渐渐的淡了下去,火焰图案连同那片黑色和光环一起消失。
眼前又出现了石室和那个怪人,光一眨了眨眼,还有些没有回神。
“看到了什么?”怪人低低的问道
“那些是什么?”光一还是愣愣的问着
“那些?”怪人没有听懂,愣了一下又反应过来:“你说你看到的?”
“恩”
“我不是说过了,你的未来。”
“骗人的吧,那不过是你捏造的……”
“嘿嘿,自欺欺人,一旦遇到不妙的事情就会先推到别人身上。这不是你想看的未来吗?为什么又不敢承认?因为看到不好的事情吗?”怪人的声音带着冷冷的嘲笑,光一窘了一下,还想要辩解:“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我不感兴趣,我只问你,你看到什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光一被他抢白了一番,有些愤怒,所以不愿告诉怪人他看到什么。。
“九陆天劫”怪人没有接着追问,却说起了不相干的事情。
“天劫?那是什么?”光一有些疑惑,听起来很了不起的样子
“古籍记载,九陆是由上古神兽九陆兽幻化而成,刚结成时是一个混乱的世界,荒蛮落后,各种妖、魔、怪、灵和人类共存于世,并且相互之间相处的并不融洽,各族间为了食物和地盘时常有厮杀争斗,那个时候天劫降临,几乎灭世。”
“妖族出了一个很厉害的人物,……不,并不是他天生具有那样的能力,而是获得了某种力量,他打开了通向妖界的通道,数以万计的妖几乎吞并了其他的种族。但是也只是几乎而已,最终他还是被封印了,通向妖界的通道也被关了起来。”
“被封印了?是被什么封印了?如果他几乎让九陆一统的话,还有什么力量能封印他呢?”
“九颗星”
“九星?星星?”
“这九星代表着九个人,这九人各自拥有不同的力量,最终成了封印的力量。而根据上古流传下的传说,这九人虽是封印的力量,但是也是预示着天劫将至的预示之星。乱世来前,九星散在九陆各地,当九星完全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也正是天劫降临之时。”
光一听的有点晕乎乎的,虽然生在修行世家,古怪的事情听过不少,但这么不着边际的还是第一次听说,好半天才理解了一些。
那怪人又自顾自的说下去:“本来上古时候人族是最为弱小的种族,却反而因此得福,妖族对各族发动战争,却对最弱的人族不屑一顾,所以虽然人族也损伤严重,但却是实力保存最好的。天劫过后,四国的局势渐渐形成,其他种族又几乎伤亡殆尽,于是人族分散到四国,开始重建家园,这也是九陆四国的由来,只是,已有天象显示,九星正结。”
光一吃惊的睁大眼睛:“那即是说……”
“天劫将至,妖族乱世。”
石室里一片死寂,光一有些无措:“那么,我……”
“九颗星并不会无缘无故的聚在一起,他们都是被某种力量所吸引。在天象之中,九星里有两颗星最为耀眼,被称为主命星,在上古传说中,最先被找到的就是这两颗星。就是这两颗星,吸引了其他七星。”
光一不自然的笑笑,往后退了几步,双手胡乱的摆着:“那个,虽然故事很精彩,但我想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不能逃的,你应该猜到了,你就是主命星之一。”
长久的沉默,光一突然低沉的笑着:“并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看到近畿的老家,开着满院的扶桑花,我和姐姐、双亲,一直安稳的生活在那里,老爹到老了都一直精神奕奕的冲我和姐姐吼……”
“为什么不说实话。”怪人静静的问
“什么是实话,这些难道都不是实话,我的家人,我的故乡都平平安安不算实话?”光一突然朝他吼到。
“你看到的并不是这些。”
“那我应该说我看到什么?战争、杀戮,还是……一个乱世?那些都不是真的。”
“那是你的未来,你现在可以不信,但是,那是你必经的命运。”怪人依然垂着头安静的说
“不是的,我不相信。”光一回身凌厉的瞪视着怪人,一幅幅水月镜花一样的画面,凭什么就要他臣服那样的命运。
“我不会,也不允许那样的未来发生。”少年的眉眼带着凌厉倔强,“绝对不。”
怪人突然笑了:“你并不是一个人,那些画面里,有另外一个人存在,另外一颗主命星。”
“哈?”光一努力的回想,那些画面,有的是并没有人出现的风景,有的画面虽然有人出现,可都是一些混乱的场面,认真说起来,和他面对面并且看清对方容貌的人,只有最后那副画面中的那个人。
“刚?”光一第一次好好的念出昨天才见过面甚至不算熟识的少年的名字,那个画面里,那个叫刚的少年,不,那时候的刚已经比现在成熟很多不是少年了。
“是的,你在那些画面中唯一能看清容貌的人,就是另外一颗主命星。堂本刚。”
刚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没有那个叫做光一的少年,只有怪人正盘腿坐在他面前,仍然是垂着头,头发遮住脸看不清容貌。
“和我一起的那个人呢?”刚问他
“他就在你身边。”
刚闻言,转头看看四周,发现还是那个布满灰尘和蜘蛛网的石室,却哪里有光一的影子。
“不用找了,你和他都处在各自的领域里,看不到的。”
“哦,这样的话,请问到底找我们来有什么事吗?”刚礼貌的问道
“你还真是淡定,从小……”怪人嘀咕了一下
刚没有听清,问他说了什么,怪人轻笑说:“不,并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有些怀念。刚,有一样东西想给你看看,可以吗?”
“是什么?很重要吗?”
“你的未来,想要看吗?”
“恩,那个的话……”
“有什么不方便吗?”
“不,只是那样的话,看不看并不怎么介意。”人各自有自己的归途,提前知悉并非都是幸。
从这个角度望过去,刚只能看到那怪人的嘴角弯了一下,心里有些微微的奇怪,这人和初见面时的感觉还真是有区别,还有他对他说过自己的名字吗?怎么不记得了。
“并不是什么重要的,只是想你看看而已。”
“那样的话,就麻烦你了。”刚微微躬了一下身。
怪人示意他走近,把手搁在他的眼睛上,只是那一瞬间,怪人轻轻的咿了一下,刚的胸口处一阵刺痛,忍不住用手覆上心口,然后感觉有人覆上他的手背,暖暖的力量护住心口,那股刺痛慢慢的消退了下去。
虽然眼睛被蒙住了,可是刚知道,是那个怪人的手,他渡给他的力量。
眼前是一片深蓝色,刚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个颜色,虽然在常人眼中可能是冰冷的颜色,但是给刚的反而是一种温和包容的感觉,耳边传来水流的声音,渐渐变得大声,随着声响,深蓝的颜色越见深沉,到后来变成了墨黑,墨黑色的中间水纹荡开一般出现了一幅幅画面。
奔腾的河水,蜿蜒的溪流,广袤的平原缀满星点的牛羊,浩瀚的星空,不论什么样的画面,都是美丽的景致,还有很多人,虽然看不清容貌,但是吵吵闹闹的反而让人有种……安心的感觉。
刚知道这样的形容有些奇怪,他本来应该感受不到任何的情绪的,但是,现在浮现的想法就是安心,很舒服,有种温暖的感觉。老实说,这样的感觉很奇怪。
虽然舒服,但是很奇怪,因为……陌生吧
最后一副画面,刚楞了一下,那个男子,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成年之后容貌轮廓也改变了很多,但是的确是那个叫光一的少年没错。
并不是本人,只是一副画卷,画上的光一有着精致的容颜,凌厉的眉眼,全然不是这两天总凸捶的模样,手上握着一样似刀似剑的东西。几乎是在看清画中人脸的同时,刚也发现,那幅画卷在燃烧着,好像是被人扔在火盆里,快速的燃烧着,所有画面在焰火中消失。
又是那片墨黑,只是这次,中央出现了一个火焰的图案,并不是平常的火焰的红色,而是隐约带着透明的深蓝色。
蓝色的火焰
等到所有的画面都消失,刚发现自己回到了石室,眨眨眼还没回过神。
“看到些什么?”
“不多,但是很漂亮,有人,可是不吵,怎么说,对于那些人,虽然很陌生,但是感觉并不差。”虽然,他第一次有感觉这种东西。
“是吗,太好了。”怪人还是垂着头,可是刚就是觉得他的口气里有种隐约的笑意。
“可是为什么,我看不清别人的脸,唯一能看清的是……堂本光一。”
“因为你和那个人,是预示天劫来临九星中的两颗主命星。”
“唉?”
“刚,你和那个少年……光一,未来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你都要相信他。主命星的存在不仅仅是为了聚集其他七星,如果仅是那样,一颗星也足够了。主命星之所以有两颗,是因为,有必须两个人一起面对的事情。”
“两个人?什么事情?”
“这个的话,你以后就会知道。刚,我只想告诉你,你刚才看到的,是未来,但并不是结局。”
是这样吗?那么,让他看到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刚推门想要出去,偏头想了想,突然冲那怪人笑笑:“谢谢你,让我看那些。”
虽然都是一些平常的画面,但是第一次让他有了感觉这样的东西,所以,谢谢。
刚推开门,却在合上门的刹那鬼使神差的又回头看了那怪人一眼,因为从见面的时候就一直低垂着头坐在那里,所以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可是,这个人,真的是他们一开始见到的那个吗?
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在合上门的时候就忘了,因为他看到,光一站在门外,正吃惊的望着自己。也许吃惊只是一瞬间,随后的,是更复杂的情绪。
门里,怪人还是低垂着头,低声说道:“出来吧,我要做的都做完了。”
身后慢慢浮现一个人,就像两个人重叠在一起,唯一不同的是后面浮现出的那人坐在一个光团之中。
光团慢慢浮到半空中…………
两个人,一个盘腿坐在地上,一个坐在半空的光团中,两个人都穿着破烂的衣服,低着头,蓬乱的发遮着脸,从外形上看,根本分不出谁是谁。
“东山对我说过,这个世界的因和果是不分彼此的,我现在才真正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我一直想找的人居然就是我自己。”
“总之,谢谢你让我借用你外貌。”坐在地上的人开始缓缓的变化,腐朽的衣服变成了雪白的袍子,刚才还蓬乱的头发也变成了一种灰败的颜色柔顺的披在肩上,脸也变了,完完全全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推开门,他走的时候突然回头对坐在光团里的怪人说道:“差点忘了,东山曾经告诉过我,见到一个人的时候,记得问他一句,你,得到天下了吗?”
那怪人没有回话,好像没听到他的话,只是把玩着手中的琉璃球,那个琉璃球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蓝色光芒,球中间,是袭击刚和光一的那只閰刵。
凝固在球中心,像是刻在球里的雕塑。
那怪人摩挲着琉璃球,像是拂过千年岁月。
命运轮回中,没有巧合。
~~~~~~~~~~~~~~~~~~~~~~~~~~~~~~~~~~~~~~~~~~~~~~~~~~~~~~~~~~~~~~
好像。。。。太长了。。。。
to ZQ亲:是昌爸啊~~昌爸~~~~~~
不管多少年,都想看着你和他走过的样子
顶端 Posted: 2008-11-09 20:57 | 33 楼
xunran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15
威望: 86 点
现金: 59288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42(小时)
注册时间:2007-08-13
最后登录:2015-04-06

更新了,顶一记。。。。不明白最后出现的到底是谁,还有得到天下的这句话,好玄乎啊。。。

恩,期待之后的更新,总之谜团很多啊。。。。
顶端 Posted: 2008-11-09 21:31 | 34 楼
夏川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24
威望: 127 点
现金: 58106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541(小时)
注册时间:2008-10-04
最后登录:2014-01-07

更新了哟,抱住亲

看着看着,俺突然想起了天之痕……不知道为啥~尤其是看到封印啊妖魔当道啊九星啊,然后就更不知道为啥的想起了宇文拓,总之,俺对神幻玄幻类的文章也是米有抵抗力的~
心水这里的小刚,以及笨笨的小光一
亲加油啊加油(摇旗呐喊)
俺的栖息地,欢迎各方人士勾搭
http://xiaoxiachuan.blogbus.com/
顶端 Posted: 2008-11-09 22:21 | 35 楼
心旷神怡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241
威望: 81 点
现金: 56702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77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21
最后登录:2017-08-09

楼上的想到了玄幻类小说,而马上浮现在我脑海的则是《圣传》,也是几星聚集的设定,LZ的气势很大,请多多埋土吧
强大:就是将任性进行到底!
我是微笑的大魔王~只听得见你的声音~
顶端 Posted: 2008-11-09 22:55 | 36 楼
iiimo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141
威望: 50 点
现金: 55735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976(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21
最后登录:2014-07-18

咳咳。。。好多谜团阿好多谜团!
那两个人。。。难道是未来的kk穿越回来的?我突然感到了一阵寒意
--
那个红色火焰蓝色火焰的设计好贴心哦~


[ 此贴被iiimo在2008-11-09 23:36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08-11-09 23:01 | 37 楼
山崎爱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32
威望: 47 点
现金: 56093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2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4-10
最后登录:2011-12-07

喵喵,。。

楼大的文文很有趣哦,。

那个深藏不漏的刚,。

和不知道为什么见到244后就一直很糗的光一,。

还有这扑朔迷离的剧情,。

。。。。。。。。。

跟文跟定了,。

嘻嘻,。

楼大加油,。。。
前鬼:光王功德无量。
后鬼:桃子万受无疆。。
顶端 Posted: 2008-11-09 23:59 | 38 楼
金蛇狂舞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60
威望: 98 点
现金: 55730 老鼠夹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81(小时)
注册时间:2007-08-22
最后登录:2015-06-05

我也觉得那两个人是KK啊,无论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对话,还是各自对少年KK的态度,气场都很像KK。
特别是看到“东山对我说过,这个世界的因和果是不分彼此的,我现在才真正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我一直想找的人居然就是我自己。”和“命运轮回中,没有巧合”这两句时,真的是浑身发凉啊。只是我不觉得这是穿越回来的KK,而是一直静静地等待了多少年的KK。
对这文充满了好奇,太精彩了。
人只有两种清晰的状态。醒与睡。在精神上是一种对峙。在时间上是一个颠倒。
人还有两种模糊的状态。生与死。一种人努力的想该如何活着。另一种人思考着该如何死去。
于是醉生梦死的人,便成了世间最疯狂的存在。
顶端 Posted: 2008-11-10 13:20 | 39 楼
«123 4 5678» Pages: ( 4/35 total )
♥新KKK之家♥ » ♂♂文文发布会♂♂

Total 0.031116(s) query 4, Time now is:02-20 16:2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5.3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